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夜行(第十一章)

时间:2021-01-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白夜行(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1

  约好碰面的咖啡馆朝向银座中央大道。正值下午五点四十七分,刚下班的男女与购物者熙来攘往,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露出满足的表情。也许泡沫经济破灭的影响还没有波及一般市井小民,今枝有这种感觉。

  一对年轻男女走在他前面,顶多才二十岁,男子身上穿的夏季西装大概是阿玛尼的,刚才今枝亲眼看到他们从停在路边的宝马下车,那辆车想必是景气好的时候买的。乳臭未干的小子开高级进口车的时代最好赶快过去,他暗忖。

  爬楼梯经过店里一楼的蛋糕房时,手表指着五点五十分,已经比他预定的时间晚了。比约定时间早到十五至三十分钟是他的信条,同时也是一种在心理上占上风的技巧。只不过,对今天要见的人无需这种心机。

  他飞快扫视一下咖啡馆,筱冢一成还没有来。今枝在一个可以俯瞰中央大道的靠窗位子坐下。店内大约坐满了五成。一个东南亚裔轮廓的服务生走了过来。人工费因泡沫景气高涨之际,雇用外籍劳工的经营者增加了。或许这家店也是这样存活下来的,这样总比雇用一些工作态度不可一世的日本年轻人好多了。他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点了咖啡。

  叼上一根万宝路,点了火,他往马路上看去。这几分钟人似乎更多了。据说各行各业都削减了交际费,但他怀疑那是否只是一小部分。或者,这是蜡烛将熄前最后的光辉?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锁定一个男子。那人手上拿着米色西装,大步前行。时间是五点五十五分。今枝再度见识到,一流的人果然准时。

  几乎在肤色黝黑的服务生端咖啡上桌的同一时间,筱冢一成举起手打了招呼,向桌边走来。筱冢一边就座,一边点了冰咖啡。“真热!”筱冢以手掌代替扇子在脸旁扇动。

  “是啊。”

  “今枝先生的工作也有中元扫墓之类的假期吗?”

  “没有。”今枝笑着说,“因为没有工作的时候就等于是放假了。更何况,中元扫墓可说是进行某一类调查的好时机。”

  “你是指……”

  “外遇。”说着,今枝点点头,“例如,我会向委托调查丈夫外遇的太太这样建议:请向你先生说,中元节无论如何都想回一趟娘家。如果先生面有难色,那就说,要是他不方便,你就自己回去。”

  “这样,如果男方在外面有女人……”

  “怎会错过这个机会?做太太的在娘家坐立难安时,我就把她丈夫和情人开车出去兜风、过夜的情况拍下来。”

  “真有这种事?”

  “发生过好几次,男方上当的几率是百分之百。”

  筱冢无声地笑了,似乎多少缓和了紧张的气氛。他走进咖啡馆时,表情有点僵硬。服务生把冰咖啡送上来。筱冢没有用吸管,也没加糖或奶精,便大口喝了起来。

  “查到什么了?”筱冢说。他大概一开始就巴不得赶紧提问。

  “进行了很多调查,不过调查报告也许不是你想看到的。”

  “可以先让我看看吗?”

  “好。”

  今枝从公文包里取出档案夹,放在筱冢面前。筱冢立刻翻开。

  今枝喝着咖啡,观察委托人的反应。对于调查唐泽雪穗的身世、经历和目前情况这几项,他有把握已全数完成。

  筱冢抬起头来。“我不知道她的生身母亲是自杀身亡的。”

  “请看仔细,上面并没有写自杀。只说可能是,但并未发现关键性证据。”

  “可凭她们当时的处境,自杀不足为奇。”

  “的确。”

  “真让人意外。”筱冢立刻又补上一句,“不,也不见得。”

  “怎么?”

  “她虽然有一种出身和教养都宛如千金大小姐的气质,只是偶尔显露出来的表情和动作,该怎么说呢……”

  “看得出出身不好?”今枝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还不至于。只是有时候觉得她在优雅之外,总有一种随时全神戒备、严密防范的感觉。今枝先生,你养过猫吗?”

  “没有。”今枝摇摇头。

  “我小时候养过好几只,全是捡来的,不是那种有血统证明的猫。我自认为是以同样的方式来饲养,但猫对人的态度,却因为它们被捡回来的时期不同而有很大区别。如果捡回来的是小猫,从懂事起就待在家里,在人的庇护下生活,对人不会太有戒心,自会天真无邪,喜欢撒娇。但是,如果大二点才捡回来,猫虽然也会跟你亲近,却不会百分之百解除戒心。看得出来,它们好像对自己说:既然有人喂我,那就暂时跟他一起住,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你是说,唐泽雪穗小姐也有同样的感觉?”

  “要是知道别人用野猫来比喻她,她一定会气得发疯。”筱冢的嘴角露出笑容。

  “可是,”今枝回想起唐泽雪穗那双令人联想到猫眼的锐利眼睛,说,“有时这种特色反而是一种魅力。”

  “一点不错,所以女人实在可怕。”

  “我有同感。”今枝喝了一口水,“股票交易的部分你看到了吗?”

  “看了一下,真亏你找得到证券公司的承办营业员。”

  “因为高宫先生那里还留有一点资料,我就是从那里找出来的。”

  “高宫那里……”筱冢的脸色微微一暗,那是种种忧虑在脑里交织闪过的表情,“这次调查,你是怎么跟他说的?”

  “单刀直入。我说受希望迎娶唐泽雪穗小姐的男方家人委托进行调查。这样不太好吗?”

  “不,很好。万一真要结婚,他迟早会知道。他作何反应?”

  “他说,但愿她能够找到好人家。”

  “你没有告诉他是我亲戚?”

  “没有,但是他似乎隐约察觉到是你委托的。这也难怪,虽然我与高宫先生只有几面之缘,但如果说正好有个不相干的人委托我调查唐泽雪穗,也未免太巧了。”

  “也对。我最好找个机会主动告诉他。”筱冢自言自语,视线再度落在档案夹上,“根据这份报告,她似乎靠股票赚了不少。”

  “是啊。可惜负责承办她业务的营业员今年春天结婚离职了,所以得到的资料完全出自营业员的记忆。”今枝想,如果不是已经离职,她应该也不肯透露客户的秘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