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定公(元年~十五年)

时间:2020-11-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公羊高 点击:
春秋公羊传(全文在线阅读)>  定公(元年~十五年)

  ◇定公元年

  春王。定何以无正月?正月者,正即位也。定无正月者,即位后也。即位何以后?昭公在外,得入不得入未可知也。曷为未可知?在季氏也。定、哀多微辞,主人习其读而问其传,则未知己之有罪焉尔。   三月,晋人执宋仲几于京师。仲几之罪何?不蓑城也。其言于京师何?伯讨也。伯讨则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不与大夫专执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大夫之义,不得专执也。

  夏六月癸亥,公之丧至自乾侯。

  戊辰,公即位。癸亥,公之丧至自乾侯,则曷为以戊辰之日然后即位?正棺于两楹之间,然后即位。子沈子曰:「定君乎国,然后即位。」即位不日,此何以日?录乎内也。   秋七月癸巳,葬我君昭公。

  九月,大雩。   立炀宫。炀宫者何?炀公之宫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炀宫,非礼也。

  冬十月,陨霜杀菽。何以书?记异也。此灾菽也,曷为以异书?异大乎灾也。 ◇定公二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辰,雉门及两观灾。其言雉门及两观灾何?两观微也。然则曷为不言雉门灾及两观,主灾者两观也。时灾者两观,则曷为后言之?不以微及大也。何以书?记灾也。

  秋,楚人伐吴。   冬十月,新作雉门及两观。其言新作之何?修大也。修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不务乎公室也。

  ◇定公三年

  春王正月,公如晋,至河乃复。

  三月辛卯,邾娄子穿卒。

  夏四月。

  秋,葬邾娄庄公。

  冬,仲孙何忌及邾娄子盟于枝。

  ◇定公四年

  春王二月癸巳,陈侯吴卒。   三月,公会刘子、晋侯、宋公、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娄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齐国夏于召陵侵楚。

  夏四月庚辰,蔡公孙归姓帅师灭沈,以沈子嘉归杀之。

  五月,公及诸侯盟于浩油。杞伯戊卒于会。

  六月,葬陈惠公。   许迁于容城。

  秋七月,公至自会。   刘卷卒。刘卷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我主之也。

  葬杞悼公。

  楚人围蔡。

  晋士鞅、卫礼圄帅师伐鲜虞。

  葬刘文公。外大夫不书葬。此何以书?录我主也。

  冬十有一月庚午,葬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伯莒,楚师败绩。吴何以称子?夷狄也,而忧中国。其忧中国奈何?伍子胥父诛乎楚,挟弓而去楚,以干阖庐。阖庐曰:「士之甚,勇之甚,将为之兴师而复仇于楚。」伍子胥复曰:「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且臣闻之,事君犹事父也。亏君之义,复父之仇,臣不为也。」于是止。蔡昭公朝乎楚,有美裘焉,囊瓦求之,昭公不与,为是拘昭公于南郢数年,然后归之。于其归焉,用事乎河。曰:「天下诸侯,苟有能伐楚者,寡人请为之前列。」楚人闻之怒。为是兴师,使囊瓦将而伐蔡。蔡请救于吴,伍子胥复曰:「蔡非有罪也,楚人为无道,君如有忧中国之心,则若时可矣。」于是兴师而救蔡。曰:「事君犹事父也,此其为可以复仇奈何?」曰:「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推刃之道也,复仇不除害,朋友相卫,而不相旬,古之道也。」   楚囊瓦出奔郑。

  庚辰,吴入楚。吴何以不称子?反夷狄也。其反夷狄奈何?君舍于君室,大夫舍于大夫室,盖妻楚王之母也。

  ◇定公五年

  春王正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归粟于蔡。孰归之?诸侯归之。曷为不言诸侯归之?离至不可得而序,故言我也。

  于越入吴。于越者何?越者何?于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

  六月丙申,季孙隐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孙不敢卒。   冬,晋士鞅帅师围鲜虞。

  ◇定公六年

  春王正月癸亥,郑游漱帅师灭许,以许男斯归。

  二月,公侵郑。公至自侵郑。

  夏,季孙斯、仲孙何忌如晋。   秋,晋人执宋行人乐祁犁。

  冬,城中城。

  季孙斯、仲孙忌帅师围运。此仲孙何忌也,曷为谓之仲孙忌?讥二名,二名非礼也。

  ◇定公七年

  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齐侯、郑伯盟于咸。   齐人执卫行人北宫结以侵卫。

  齐侯、卫侯盟于沙泽。

  大雩。

  齐国夏帅师伐我西鄙。   九月,大雩。

  冬十月。

  ◇定公八年

  春王正月,公侵齐。公至自侵齐。

  二月,公侵齐。三月,公至自侵齐。

  曹伯露卒。

  夏,齐国夏帅师伐我西鄙。

  公会晋师于瓦。公至自瓦。   秋七月戊辰,陈侯柳卒。   晋赵鞅帅师侵郑,遂侵卫。

  葬曹靖公。   九月,葬陈怀公。   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侵卫。

  冬,卫侯、郑伯盟于曲濮。

  从祀先公。从祀者何?顺祀也。文公逆祀,去者三人。定公顺祀,叛者五人。   盗窃宝玉、大弓。盗者孰谓?谓阳虎也。阳虎者曷为者也?季氏之宰也。季氏之宰则微者也,恶乎得国宝而窃之?阳虎专季氏,季氏专鲁国,阳虎拘季孙,孟氏与叔孙氏迭而食之。睋而锓其板曰:「某月某日,将杀我于蒲圃,力能救我则于是。」至乎日若时,而出临南者,阳虎之出也,御之。于其乘焉,季孙谓临南曰:「以季氏之世世有子,子可以不免我死乎。」临南曰:「有力不足,臣何敢不勉。」阳越者,阳虎之从弟也,为右。诸阳之从者,车数十乘,至于孟衢,临南投策而坠之,阳越下取策,临南駷马,而由乎孟氏,阳虎从而射之,矢着于庄门。然而,甲起于琴如。弑不成,却反舍于郊,皆说然息。或曰:「弑千乘之主而不克,舍此可乎?」阳虎曰:「夫孺子得国而已,如丈夫何?」睋而曰:「彼哉!彼哉!趣驾。」既驾,公敛处父帅师而至,谨然后得免,自是走之晋。宝者何?璋判白,弓绣质,龟青纯。

  ◇定公九年

  春王正月。

  夏四月戊申,郑伯囆卒。

  得宝玉、大弓,何以书?国宝也。丧之书,得之书。

  六月,葬郑献公。

  秋,齐侯、卫侯次于五氏。

  秦伯卒。

  冬,葬秦哀公。

  ◇定公十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