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情与毒药(2)

时间:2021-07-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宗子 点击:
 
然后各赐他们熏肌酒一杯,说:“这酒是常春草泡制的,也有人说用的是千岁藟草,总之喝了以后,白发变黑,益寿延年。”又告诫他们,去到外地,一定要低调,不能显本事,以免暴露身份。
 
宫中发现筝手失踪,通告全国搜寻。崔怀宝带了薛琼琼去荆南做官,闲时夫妻唱和,日子过得很惬意。不久中秋赏月,薛琼琼忍不住取出筝来弹奏,同僚听见,顿起疑心,心想近来到处查找筝手,这人筝弹得如此出神入化,又是从京都来的,显然就是宫中逃走的人了。报告上司,崔怀宝夫妇被押送回京。
 
审问时,崔怀宝说,他没有拐带薛琼琼,薛琼琼是杨羔所赐。杨羔闻讯,向杨贵妃求救。贵妃就对明皇说,“是杨二舅赏给他的,陛下就饶了他们吧。”明皇赦免诸人,并下旨正式赐薛琼琼与崔怀宝为妻。
 
故事里提到了熏肌酒。造酒所用的千岁藟,古书上常见,有人说就是诗经和左传里的葛藟,是葡萄科的藤蔓植物。本草书中说它的功用是补五脏,续筋骨,益气,止渴。杨羔说熏肌酒可使头发变黑,这里的千岁藟显然不是寻常的千岁藟,更像是何首乌。何首乌也是藤蔓植物。
 
至于常春草,估计也不是实指,就是一种仙草,好比《汉武洞冥记》的荃蘼、碧草、吉云草之类。然而在唐代,有一种常春藤,是大名鼎鼎的药草,故事里的常春草,也有可能就是常春藤,而常春藤就和前面说的几种毒药或麻醉药有了关联。
 
据《新唐书·方技传》,有位江湖术士姜抚,自称懂得神仙的不死术,隐居在山里,不轻易见人。开元末年,正好在崔怀宝故事之前,太常卿韦縚祭祀名山,顺便拜访山中的隐士,见到了姜抚,回来报告唐明皇,说姜抚已活了数百岁。唐明皇把他召到洛阳,询问长生不老之法。他推荐明皇服用常春藤,说常春藤能使白发还黑,可致长生。与杨羔所言,完全一样。还说太湖的常春藤质量最好。明皇派人去太湖采摘,赏赐给各位大臣。
 
右骁卫将军甘守诚,是个药物行家,他对唐明皇说,所谓常春藤,就是千岁藟,毒性太大,术士们早已放弃了。姜抚把它改个名字,吹得神乎其神,这是欺骗陛下。民间以常春藤渍酒,喝的人多半暴死。唐明皇听了害怕,自此停止服用。姜抚见势不对,假说去山中采药,一溜了之。
 
可见那时候,民间流行饮用常春酒,虽然不断有人被毒死,但延年益寿的吸引力太大,仍然照饮不止。
 
由此可见,崔怀宝的药酒情节,是从新唐书姜抚传里借来的。这故事的原始版本不得而知,依理推测,杨羔应该和劳伦斯神父及古洪一样,也是用毒药让薛琼琼假死,使她逃出宫廷。否则,他一个乐工头儿,胆子再大,关系再硬,也不可能敢把皇帝的宫人许给外人。
 
历代相传的奇异药物,特别是与名人轶事或文学名著有关的,有的可以考证出来,如苏格拉底死于毒堇,古罗马人善用颠茄杀人,《基督山伯爵》中维尔福夫人给继女下毒,有人说用的是马钱子,但大多数时候,要么语焉不详,要么出自幻想。
 
中国人说鸩毒,起初是指用鸩的羽毛浸泡的毒酒,后来描写宫廷斗争,不管是谁,只要被毒死就说是饮鸩而死,鸩便成为毒的代名词,比最恶俗的砒霜还司空见惯。然而鸩这种怪鸟到底有没有,至今不得而知。也许早先有过,后来灭绝了,也许根本没有。
 
《老残游记》里的“千日醉”,不用说,是从狄希造的让人一醉千日的千日酒变化来的,与还珠楼主和金庸小说里千奇百怪的毒物属于同样性质。让人先死后活的药,如《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无双传》以及崔薛故事里的,如果往现实中套,最可能的是宋代词人周密在《癸辛杂识》里记载的西域奇药“押不芦”:
 
“回回国之西数千里地,产一物极毒,全类人形,若人参之状,其酋名之曰‘押不芦’。生土中深数丈,人或误触之,着其毒气必死。”
 
采挖的方法,先在四旁挖深沟,然后用以皮条层层缠裹,一头系在狗腿上。用棍子打狗,狗一跑,把押不卢连根拔起。狗感染毒气,很快就死了。再一起埋在土里,一年后取出晒干,配合其他药物制成毒品。“每以少许磨酒饮人,则通身麻痹而死,虽加以刀斧亦不知也。至三日后,别以少药投之即活。”
 
利用饥饿的狗将风茄从土里拔出。风茄,曼德拉草,曼陀罗花,押不芦,疑为同属利用饥饿的狗将风茄从土里拔出。风茄,曼德拉草,曼陀罗花,押不芦,疑为同属
押不芦又是什么?我觉得和曼陀罗差不多。相传华佗给人动手术,用曼陀罗作麻醉药,而周密则说用押不卢。水浒中的蒙汗药,有人考证,主要成分也是曼陀罗。
 
古希腊人的戏剧中,解决难题的方法之一,是神祇的干预。以神力干预人间的事,自然十拿九稳。中国人退一步,换成皇帝插手,如鲁迅嘲笑的皇帝赐婚。然而神仙和皇帝都是靠不住的,那道理很简单:苦难还未上达天听,人已死得冷透,更何况神和皇帝还常常犯糊涂。神光和帝力不及的地方,只好自求多福,借用一切力量,靠智慧,靠蛮力,靠坏人无疾而终,靠阴错阳差化险为夷,解决问题。毒药便不可避免的,成为外来奇迹般的力量的象征,一条捷径,一种变通,寄托了非分的希望,在没有希望中找出希望,便如在堕下悬崖途中恰好抓住的半崖上的一棵树。
 
人世的戏剧中需要奇药的时候越多,说明凭借理性力量和正常努力破除困境越不可能。奇迹和祈祷一样,如果发生和应验了,生死肉骨也不过寻常,然而没有人能够保证,奇迹一定会发生,祈求一定会应验。朱丽叶和刘无双喝下毒药,无疑是一场赌博,即使安排不出错,更大的可能还是醒不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