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原上悲歌(3)

时间:2017-06-2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流岚谊雅 点击:

 
田小娥
 
 
这位女子应该是《白鹿原》一书最有名气的人物了,如果说白嘉轩是书中的受人敬重的至正,那田小娥就是受人唾骂的的至淫。
 
 
就像在《色戒》电影中那着重了王佳芝和易先生的色情部分一般,《白鹿原》电影也着重了田小娥和鹿子霖、白孝文私通的部分,也正是由于这种迎合市场的做法,两部电影使我开始对《色戒》、《白鹿原》的印象并不好,差点就横眉冷对的错过,好在后来读过了《色戒》并在如今也翻开了《白鹿原》,读着读着就不可避免的读到了田小娥。
 
 
初读到,第一感觉她有点像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莫妮卡.贝鲁奇扮演的女主人公马琳娜,因为同样是生在战乱年代的孤单女性,同样失去了男子的庇佑,同样为了自己的生活而最终苟且,当然还有同样可以勾魂摄魄的绝世容貌......
 
 
在这兵荒马乱、战乱频仍的年代,有多少女子可以牢牢的抓住自己的命运?
 
田小娥同样不可以把命运握在手心,但却可以在命运的岔路口进行深思熟虑后的选择,是做人人唾弃的婊子还是生活富足平稳的小妾?
 
田小娥接受了黑娃与更深夜半偷情,随之被丈夫郭举人发觉,由富贵人的少奶奶到千夫所指的婊子也就仅仅一夜光景。
 
 
不要小看人生路的任何一步小错,因为这小些错往往能牵连着无数个错误,使自己开始脚步杂乱地踏出一条与正途相背离的道路。
 
 
因为偷情而放弃富贵而千夫所指而身份与地位改变而被固执古板的父亲像卖旧货一般扫地出门,一切来的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不可阻遏。
 
 
在古时一个女人失去了贞洁使自己的门庭和姓字蒙羞,哪怕她再有倾城动人的容颜,在所有人看来也只有狐媚妖艳、淫荡下作。
 
 
当黑娃冒天下之大不韪把田小娥领回家,被村中包括父亲、母亲,白嘉轩族长所有人的唾弃鄙夷,这样的狗男女自然进不了祠堂,自然会被至亲视为陌路甚至视为仇人。
 
 
黑娃夫妇不敢住在村中居住,受房前屋后的人唾骂,他们只能住在一个远毗村边的一间废弃的窑洞相依为命,紧紧靠着黑娃夯窑土的手艺取得绵薄的收入,无论苦日子抑或富日子,能简简单单过下去,就总会习惯,人嘛!适应能力总是很强。
 
 
其实如果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尽头也不错,有点类似像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赵敏和张无忌远避江湖尘世,安居在冰火岛中的结局。
 
 
但是时代并不允许他们这样,时代,又是时代。我想起以前学《孔乙己》、《祝福》、《石壕吏》以及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老师在临近下课总会让我们总结一句“反映当时时代的黑暗。”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可是时代是什么?如果单纯是模糊的一句“时代”只会是学生和老师像演戏一般单调浅薄的对白。
 
 
时代就是社会,平凡家庭会把鄙夷的嘴角,淬出的口水越过重重院落与一亩亩原野准确的落在那个窑洞的门口。对田小娥,女人们咬牙切齿,男人们色眼隐掩下的道貌岸然与妇唱夫随。
 
 
时代也是时局,民国晚期军阀割据、动荡不安。天下兴亡,注定必定会有人站出来。
 
 
处于青壮年的男人自小就受了新思潮的蛊惑总想做出一些大事来,来撼动禁锢着自己的祖父辈的大山,作者也很给他们面子,于是就有了韩裁缝、鹿兆鹏找黑娃做了那个烧了白鹿仓反动军阀强征百姓的粮草的大举动,黑娃的名字顿时响彻在高原之上,黑娃后来的种种惊天之举打破了这个窑洞平凡的生活,之后便是他常年背井离乡的逃亡。
 
 
此时的田小娥不再有了和黑娃的卿卿我我,不再有了黑娃黑黝黝肩膀的保护,她要在这动荡的时代独撑。
 
 
这个娇小的肩膀又如何在这白鹿村生活下来?一个女人,没有依靠,村内是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封建伦理高墙,而村外则是遍地的烽火狼烟。而天不绝人的是,这白鹿村的高墙并不稳固,在关键处已经有了漆土的剥落和砖瓦间松动的裂痕,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不能不说不是隐患。然而却给了田小娥生存下去的希望。
 
 
就在她去县城央告此时已经做了白鹿村乡约的鹿子霖恳请他宽饶丈夫黑娃,鹿子霖一双凸出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田小娥,这位白鹿村的二号人物便做了着高墙溃散的第一块砖石,而且是很大的一块。足足一人多高,田小娥进进出出绰绰有余。
 
 
于是这次交易便于夜静更深的窑洞中隐秘的进行,鹿子霖用保黑娃无虞的诈言来做筹码,而田小娥的本钱只有肉体,于是一个自甘堕落的鹿家家长和一个早已被人唾弃的婊子就这样苟且的结成了看似牢靠的联盟。
 
 
白鹿原上由白鹿两家组成,原上人要么姓白要么姓鹿,白家的家长便是白嘉轩,而鹿家的家长则由早已年老鹿泰恒继承到了鹿子霖,鹿家由鹿马勺这一辈凭借高超的掌勺技艺和“天下第一勺”的金字招牌短时间内让本来平淡无闻的鹿家振兴,反观白家的发家之路则是踏踏实实、一点一滴的积攒之路,他们恪守着白家由自祖辈就传扬下来的严苛家训。
 
 
一夜暴富与苦心经营使得鹿白两家从最初就迥然相别,鹿家自鹿马勺之后就鲜有人才,因而祖祖辈辈,时时处处白家都是压着鹿家一头,到了白嘉轩和鹿子霖这一辈同样如此,白嘉轩身为族长声名在外,村村传扬。而鹿子霖则相形见绌,这种被压制而产生的怨恨和嫉妒使他走上了要报复白嘉轩之路。而报复的直接对象则是白家长子白孝文,就像王司徒毫不手软的把貂蝉送给董卓和吕布一样,也是毫不手软让田小娥去勾引白孝文。

作品集流岚谊雅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