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混江龙太湖小结义 宋公明苏州大会垓(2)

时间:2017-06-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施耐庵 点击:
 
  且说李俊带了童威、童猛,驾起一叶扁舟,两个水手摇橹,五个人迳奔宜兴小港里去,盘旋直入太湖中来。看那太湖时,果然水天空阔,万顷一碧。但见:
 
天连远水,水接遥天。高低水影无尘,上下天光一色。双双野鹭飞来,点破碧琉璃,两两轻鸥鹭起,冲开青翡翠。春光淡荡,溶溶波皱鱼麟;夏雨滂沱,滚滚浪翻银屋。秋蟾皎洁,金蛇游走波澜;冬雪纷飞,玉蝶弥漫天地。混沌凿开元气窟,冯夷独占水晶宫。有诗为证:
 
溶溶漾漾白鸥飞,绿净春深好染衣。
 
  南去北来人自老,夕阳常送钓船归。当下李俊和童威、李猛并两个水手,驾着一叶小船,迳奔太湖,渐近吴江,远远望见一派渔船,约有四、五十只。李俊道:"我等只做买鱼,去那里打听一遭。"五个人一迳摇到那打鱼船边,李俊问道:"渔翁,有大鲤鱼吗?"渔人道:"你们要大鲤鱼,随我家里去卖与你。"李俊摇着船,跟那几只鱼船去。没多时,渐渐到一个处所。看时,团团一遭,都是驼腰柳树,篱落中有二十余家。那渔人先把船来缆了,随即引李俊、童威、童猛三人上岸,到一个庄院里。一脚入得庄门,那人嗽了一声,两边钻出七、八条大汉,都拿着挠,把李俊三人一齐搭住,迳捉入庄里去,不问事情,便把三人都绑在桩木上。李俊把眼看时,只见草厅上坐着四个好汉。为头那个赤须黄发,穿着领青绸衲袄;第二个瘦长短髯,穿着一领黑绿盘领木绵衫;第三个黑面长须;第四个骨脸阔腮扇圈胡须。两个都一般穿着领青衲袄子,头上各带黑蚢笠儿,身边都倚着军器。为头那个喝问李俊道:"你等这们,都是那里人氏?来我这湖泊里做甚么?"李俊应道:"俺是扬州人,来这里做客,特来买鱼。"那第四个骨脸的道:"哥哥休问他,眼见得是细作了。只顾与我取他心肝来吃酒。"李俊听得这话,寻思道:"我在浔阳江上,做了许多年私商,梁山泊内又妆了几年的好汉,却不想今日结果性命在这里!罢,罢,罢!。"叹了口气,看着童威、童猛道:"今日是我连累了兄弟两个,做鬼也只是一处去!"童威、童猛道:"哥哥休说这话,我们便死也够了。只是死在这里,埋没了兄长大名。"三面觑着,腆起胸脯受死。那四个好汉,却看了他们三个说了一回,互相觑道:"这个为头的人,必不是以下之人。"那为头的好汉又问道:"你三个正是何等样人?可通个姓名,教我们知道。"李俊又应道:"你们要杀便杀。我等姓名,至死也不说与你,枉惹的好汉们耻笑!"那为头的见说了这话,便跳起来,把刀都割断了绳索,放起这三个人来。四个渔人,都扶他至屋内请坐。为头那个纳头便拜,说道:"我等做了一世强人,不曾见你这般好义气人物!好汉,三位老兄正是何处人氏?愿闻大名姓字。"李俊道:"眼见得你四位大哥,必是个好汉了。便说与你,随你们拿我三个那里去。我三个是梁山泊宋公明手下副将。我是混江龙李俊。这两个兄弟,一个是出洞蛟童威,一个是翻江蜃童猛。今来受了朝廷招安,新破辽国,班师回京,又奉敕命,来收方腊。你若是方腊手下人员,便解我三人去请赏。休想我们挣扎!"那四个听罢,纳头便拜,齐齐跪道:"有眼不识泰山,却才甚是冒渎,休怪!休怪!俺四个兄弟,非是方腊手下,原旧都在绿林丛中讨衣吃饭。今来寻得这个去处,地名唤做榆柳庄,四下里都是深港,非船莫能进。俺四个只着打鱼的做眼,太湖里面寻些衣食。近来一冬,都学得些水势,因此无人敢来侵傍。俺们也久闻你梁山泊宋公明招集天下好汉,并兄长大名,亦闻有个浪里白跳张顺,不想今日得遇哥哥!"李俊道:"张顺是我弟兄,亦做同班水军头领,现在江阴地面,收捕贼人。改日同他来,却和你们相会。愿求你等四位大名。"为头那一个道:"小弟们因在绿林丛中走,都有异名,哥哥勿笑!小弟是赤须龙费保,一个是卷毛虎倪云,一个是太湖蛟卜青,一个是瘦脸熊狄成。"李俊听说了四个姓名,大喜道:"列位从此不必相疑,喜得是一家人!俺哥哥宋公明现做收方腊正先锋,即目要取苏州,不得次弟,特差我三个人来探路。今既得遇你四位好汉,可随我去见俺先锋,都保你们做官,待收了方腊,朝廷升用。"费保道:"容覆:若是我四个要做官时,方腊手下,也得个统制做了多时。所以不愿为官,只求快活。若是哥哥要我四人帮助时,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若说保我做官时,其实不要。"李俊道:"既是恁地,我等只就这里结义为兄弟如何?"四个好汉见说大喜,便叫宰了一口猪、一□羊,致酒设席,结拜李俊为兄。李俊叫童威、童猛都结义了。
 
  七个人在榆柳庄上商议,说宋公明要取苏州一事。:"方貌又不肯出战,城池四面是水,无路可攻,舟船港狭,难以准敌,似此怎得城子破?"费保道:"哥哥且宽心住两日。杭州不时间有方腊手下人来苏州公干,可以乘势智取城郭。小弟使几个打鱼的去缉听,若还有人来时,便定计策。"李俊道:"此言极妙!"费保便唤几个渔人,先行去了,自同李俊每日在庄上饮酒。在那里住了两、三日,只见打鱼的回来报道:"平望镇上,有十数只递运船只,船尾上都插着黄旗,旗上写着:“承造王府衣甲”,眼见的是杭州解来的。每只船上,只有五、七人。"李俊道:"既有这个机会,万望兄弟们助力。"费保道:"只今便往。"李俊道:"但若是那船上走了一个,其计不谐了。"费保道:"哥哥放心,都在兄弟身上。"随即聚集六、七十只打鱼小船。七筹好汉,各坐一只,其余都是渔人,各藏了暗器,尽从小港透入大江,四散接将去。当夜星月满天,那十只官船,都湾在江东龙王庙前。费保船先到,忽起一声号哨,六、七十只鱼船,一齐拢来,各自帮住大船。那官船里人急钻出来,早被挠搭住,三个、五个,做一串儿缚了。及至跳得下水的,都被挠搭上船来。尽把小船带住官船,都移入太湖深处,直到榆柳庄时,已是四更天气。闲杂之人,都缚做一串,把大石头坠定,抛在太湖里淹死。捉得两个为头的来问时,原来是守把杭州方腊大太子南安王方天定手下库官,特奉令旨,押送新造完铁甲三千副,解赴苏州三大王方貌处交割。李俊问了姓名,要了一应关防文书,也把两个库官杀了。李俊道:"须是我亲自去和哥哥商议,方可行此一件事。"费保道:"我着人把船渡哥哥,从小港里到军前觉近便。"就叫两个渔人,摇一只快船送出去。李俊分付童威、童猛,并费保等,且教把衣甲船只,悄悄藏在庄后港内,休得吃人知觉了。费保道:"无事。"自来打并船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