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蜂死亡的季节(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7-02-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丹尼斯·米娜 点击:
黄蜂死亡的季节(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莫罗坐在办公室里,紧张地咬着嘴角,对于即将到来的对凯的讯问,她有种不祥的预感,一定会产生什么可怕的、悲伤的、令人厌烦的问题。
    她站起来,驱赶走恐惧感,打开门,在专案室外停留了一会儿。他们现在感觉更轻松自在了,因为他们认为就快结案了。犯罪现场的照片不再是关注的焦点,也没有人刻意回避,他们只是认为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班纳曼的门开了一条缝。莫罗敲了敲门,在里面的人还没有机会问是谁之前探进头去。她很惊讶地发现班纳曼正在跟顶头上司麦基奇尼谈话,莫罗甚至不知道他在这栋大楼里。
    麦基奇尼是个政治家,大腹便便,却脑袋尖尖,老派而刻板,讲究一切按部就班,按程序来。
    班纳曼靠在书桌上,咧着嘴笑,麦基奇尼自鸣得意地把手放在肚子上,背靠在硬椅子上。他们之间永远有一条纽带,是麦基奇尼把班纳曼提拔上来的,他到这里就是要亲眼目睹他培养的奇才如何大显身手,亲自操刀断案的。
    “长官。”她点点头。
    “这个案子干得不错,莫罗。”麦基奇尼说,看着班纳曼,寻求确认。
    班纳曼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干得非常棒,明天我需要哈里斯留在这里。”
    但哈里斯已经订好了飞往伦敦的机票,这是不可转让的。
    “我们只在那里呆一上午,下午我们就回来了。”
    “明天上午我需要他留在这里,你带怀尔德去。”
    班纳曼是想让莫罗远离哈里斯,孤立哈里斯。他故意当着上司的面提起这件事,这样莫罗就不会反对,因为任何抱怨都会让她成为叛乱分子中的一员。没有摇旗呐喊或警告,战争已经开始了。
    “好的,”莫罗说,“我不打算去审讯室了。”
    班纳曼点头,“我已经解释过了,你认识嫌疑犯。”
    “不,嗯,”莫罗紧紧抓住门的边缘,“默里其实不是嫌疑犯。”
    班纳曼点头表示让步,“接受你的观点,是嫌疑犯的母亲。”他看着麦基奇尼,“她可能是嫌疑犯,等我们到了那里才能做决断。”
    “那些孩子们在后面?”
    “是的,我们已经把他们的鞋子脱掉了,把他们家随处乱放的所有古董都带了过来。”他对麦基奇尼解释道,“我们的一个新警员在一次例行查访中发现了这些东西。”
    他的语气好像他们在那里发现了大英博物馆。莫罗并没有在凯的家里看到很多古董,“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班纳曼把桌上一摞用复印纸打印出来的彩色照片推向莫罗。她走过去,用手指拨弄着它们。
    墨水有一点擦痕,那些东西是紧挨着一把尺子拍下来的,旁边带有一个展品编号,使它们看起来似乎是偷来的。
    第一件东西是一只银质蛋杯,是在厨房橱柜的顶部发现的,上面落了一层油腻的灰尘。她仍然可以看到杯子边缘沾着细小的毛发。
    第二件是一块装饰派艺术风格的手表,矩形的表面镶嵌了一圈钻石。
    “这是在她床下的一只袜子里发现的。”班纳曼告诉麦基奇尼,帮助莫罗翻到下一张图片,是发现这块表的现场,床下积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失物随意地散落在深蓝色的地毯上,一条紧身裤卷成了两个炸面圈,一只空灯泡盒,一本名人杂志,那只橙色袜子就躺在壁脚板旁。
    第三件是一只外表涂满彩釉的碗,是在熨衣板上发现的,在一个生动的花朵图案上有棕色的烧伤痕迹,凯一直把它当作烟灰缸使用,互联网上的搜索显示它价值数千英镑。
    “并没有那么多。”莫罗听起来心情很坏。
    他们没说什么,但莫罗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并不在意,从一开始她就没觉得他们对自己有什么好看法,她很快会离开这里。她把手放在腹部安抚着胎儿,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把手垂到了一边。
    班纳曼礼貌地改变了话题,看着麦基奇尼说:“现在过去吗?”
    麦基奇尼微微一笑,“你说了算。”
    他们站起来,经过她走向门口。麦基奇尼很高兴,因为一个备受瞩目的案件即将结束;班纳曼也很高兴,因为他正是那个收尾的人。莫罗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
    远程观察室里有一排椅子,总共四把,麦基奇尼坐在中间。
    “先生,这是警探塔姆辛·伦纳德,正是她发现了那个烟灰缸,才使我们决定搜查那里的。”
    莫罗和伦纳德分别在麦基奇尼两旁坐下来。
    鲁瑟走进来,检查审讯室的摄像头,打开四四方方的电视,调好频道。屏幕上模糊的雪花点消失了,高高窄窄的房间出现在画面上。摄像头指向门和两个空座,班纳曼和戈比在后面,所以他们的脸看不到。他们正忙于脱掉夹克,把录音带放在桌上。戈比倒了三杯水,班纳曼转身对着镜头微笑,这在麦基奇尼看来太油头滑脑了一一他不满地在座位上挪了挪身子。
    每个人都在等待,房间看上去小得令人窒息,高高的墙壁,一张狭窄的桌子,两个大男人坐在桌子的一边,面对着大门,等待着,期待打败下一个接受讯问的人。
    门慢慢打开,麦卡锡的脸出现了,他显得忧心忡忡,但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检查椅子是否在那里。凯拖着沉重的脚步进来,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双手紧握着放在桌子上。她迅速与麦卡锡忧虑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眨眨眼睛让他知道自己没事。莫罗很好奇地想,他们是不是彼此认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