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幕(2)

时间:2017-02-1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吉 点击:
   莫桑坐在电脑一面,而我坐在电脑另一面,因此,我们总是背道相驰。
   我终究没有告诉卿略。
   我觉得,天空的蓝靠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蝴蝶兰就那么开着,不管别人看不看它,我总是觉得旁边的蓝色的花比蝴蝶兰漂亮的多。
   我问过好多人,甚至是老师,没人知道那种蓝色的花叫什么。
   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
   在我看来。
   我不想因为我的自私伤害了别人。
   夏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了,又走了,走了,再回来,年复一年,青春就是这么荒谬,荒谬到可笑,可悲。
   皖澜也是一个很阳光的人,我找不到一个其他的词组修饰他,他是卿略的朋友,也同样是体育生。
   他知道我喜欢卿略,他也经常告诉我关于卿略的一切。
   我们总在同一天空下看那些黑压压的鸟群,笑着,哭着,然后等到天黑回家,分道扬镳。
   我做着千月与卿略的传信使,奔波在两者直间。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
   真的,一直都是。
   直到我退出了重点班。
   这个消息仿佛雷一般砸在我的头上,然后脑袋嗡嗡的响着。
   我突然觉得我的眼泪是那么不值钱,哗啦啦的流着,没有尽头,宛若一个人走在长廊里,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地方,不知道东南西北,不知道下一秒是黑暗还是光明。
   看透了世上所有的悲欢离合,才知道,那只是自己没有经历过的痛。
   事实总会让人不相信它的姓名。
  我被踢出了重点班,踢出了那个我以为永远都会,一直都会呆在的那个班,可是,却经不住一模和二模成绩的下滑。
   蝴蝶兰快要谢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夏天要走了。
   其实夏天还没有来,是么。
   马上要高考了。
   身体仿佛被一根根细丝慢慢的缠绕着,用一种不可名状的速度勒着我。
  我以为我不会哭,永远都不会,直到看到飞鸟划过天空,划过大地,划出裂痕,我才相信,我竟是如此脆弱。
  鸟群静静的飞过。
   皖澜跑过来安慰我,安慰了我好久,千月也来了,可是,卿略却没有来。
   唯独卿略没有来。
   我仿佛觉得青春是一场荒诞的闹剧,在最荒诞的时间上演,然后谢幕。
   莫桑用一天的时间给我上了一堂哲学课,可是眼泪却依然止不住。
   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难道就这么崩塌了,根本反应不过来,天塌了有个高的担,可是,为什么却能将我压的喘不过来气。
   皖澜陪了我一个晚上,直到我泪水哭干了,他依然在。
   呼吸仿佛艰难起来,泪水埋没着脸颊,血红色的眼睛充斥着淡盐水,突然感觉眼前一片黑暗,难道我就这么死了么,死的没有一丝价值。
   千月走了,她要复习功课。
   黑压压的鸟群,依然飞着,不知道方向,看着寂静的周围,我笑笑,然后再抬头看看天。
   静的有些吓人了,周围就皖澜一个人陪着我。
   “你喜欢我,是么,皖澜。”我打破了沉寂。我的声音不算好听,可是在那一刹那变得富有磁性,变得有些不知道改怎么形容。
   我可能应该意识到这点,他喜欢我,我真的很过分,我的所有痛,所有伤,全都寄加在他身上,鸟叫声不绝于耳,可整个世界依然安静。
   “嗯。”我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因为我想做你的耶稣。”他笑了,变得有了表情。
   我又哭了,我以为我早就没了泪水,可是,却依然汹涌。
   皖澜就是莫桑。
   我的我,我的另一个我。
   皖澜。
   莫桑。
   心里仿佛被大石块压着,喘不过来气,大气压将眼泪挤出来,然后洒在地上,我不想哭。
   我从来没那么哭过,哭的天昏地暗,哭了,就那么哭着。
   青春是不是结束了,我一次次的问着自己。
   过了好久。
   哭着哭着,我不哭了。
   我发现蝴蝶兰快落完了,地上一朵一朵的。
   千月过了两天又跑过来安慰我,我把她推走了,她的目标是复旦。
   我曾经的目标,我曾经的梦想。
   我没有解释太多。
   蝴蝶兰落了一部分。
   黑压压的鸟群依然侵袭着天空……
  
  ————————
  
   蝴蝶兰落光了。
   高考也结束了。
   千月和卿略没有走到一起。
   我和皖澜走到了一起,或者说是和莫桑走到了一起。
   时间就这么结束了。
   千月考上了复旦,卿略考上了一所普通的体育院校。
   我和皖澜上了同一所大学,一本。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闹剧,我还记得高考结束的下一个冬天,我看着看着雪,突然哭了,卿略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就想哭哭,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好像感慨感慨。
   冬天是没有鸟的,我会觉得冬天好无聊,没有人陪我看蝴蝶兰,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花。
   哭过一次后,眼泪就不会再变得珍惜了。
   我觉得这一切没有什么好叙述的,每个人都没有头,没有脸,可是就那么存在着。
   皖澜说,卿略喜欢你。
   我的心揪了起来,莫名的难受,喜欢我?
   难道把我当做兄弟就是喜欢我?
   在我绝望的时候不管不问就是喜欢我?
   我猛地笑起来,荒唐。
   皖澜讲了一个故事,他说,卿略喜欢了我好久,千月却向他表白了,他拒绝了,他说,他不会喜欢任何人,说完之后,他后悔了,他不知道怎么告诉千月他喜欢我。
   千月依然给卿略写信,送信的人是我。
   是呀,就这么荒唐。
   皖澜还说,在我被转到普通班的时候卿略比我更难受,他哭了好久,却没有人安慰他。
   卿略说,他怕见到我哭,他会哭的更厉害。
   千月真傻,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甚至觉得,千月的出场,就是为了拉上落幕的最后一块幕布。
   毕业了,千月离开了,考上了复旦,曾经我的梦。
   卿略也什么都没说,我想起了卿略最后离开时的样子,满脸的落魄。
   可是却笑着。
   故事结束了,我的青春也结束了。
   毕业时,蝴蝶兰又开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蝴蝶兰是学校温室养的,花谢花也开了,到最后,我还是不知道旁边的那种蓝色的花叫什么。
   他们笑我说,蝴蝶兰是粉色的。
   鸟群最后掠过,叽喳的叫着,喧闹。
   那束蓝色的花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知道。
  
  ————————
  
   好快,上一秒开场,下一秒落幕。
作品集陈吉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40%
踩一下
(3)
6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