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新生活日记(4)

时间:2014-09-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郭沫若 点击:

 “这是怎么的呢?”痛得不能忍耐,他又起床来静坐。他的夫人本来是没有睡熟的,只以为他还在发气,屏息着没有作声,但到这时候看见他要想下楼的光景,她便呼止着他了。
 ——“你怎么的呀?”
 ——“我肚痛,想泻,想吐。”他话还没有落脚便向火钵里吐了起来,爱牟夫人急忙起床来把一个面盆来替他做了便器。他大吐了,又大泻了。
 ——“啊,该不是霍乱症罢!”
 ——“是怎么的呢?该不是晚饭吃坏了?”
 ——“不会有那么快,(这时候他的良心不愿意把他的病推给他的夫人了)……怕是柿子吃坏了,刚才和小孩子们一共吃了七个。”
 吐泻定了一些又倒在床上去睡。一只开水壶还是热的,爱牟夫人替他用布包好把来抱在腹上。肚里还是痛,又泻,又吐。
 ——“啊,该不是霍乱症罢?”
 ——“不发烧吗?”
 ——“还不。”
 ——“你睡,你睡!”
 他睡着,把眼睛闭起,害霍乱病死了的尸首的惨状显现到他的脑里来了。枯槁了的手脸,缩皱着的皮肤,青蓝的颜色,还有血红的烂腐了的肠壁,这些是他在医科大学生的时代,在kolle Hetsch合著的《细菌学》上看见过的,他又想起Maxim Gorky的父亲正是得了霍乱症死的。Gorky他在自叙传的小说《童年》里面写着的死尸情况也很鲜明地浮现起来。他在自己的心中便突然起了一个疑问:“假如我使在这儿病死了呢?……偏僻的山村中,死了一个流浪的诗人!这有什么!这有什么!”但他一想到他无家可归的一妻三子,一想到他仅仅留积着的四百元的家资,他不禁又迸出眼泪来了。
 他的夫人生起火来在炒吃剩着的晚饭,炒热了包好起来,替他把开水壶换了。炒过的热饭十分舒服地在腹上烫着,疼痛的程度渐渐减轻下来,吐泻也定了。——“感谢上帝哟,我害的仅仅是急性胃肠加达儿。”
 第二天他静睡了半天,早饭没有吃,午饭也没有吃。
 他睡在床上,听着流水的湍声,听着山鸟的怪鸣,他的想念和他的胃肠一样,是空洞如洗的了。
 隔岸的高山低头到檐前来,好象在安慰他的一样。
 楼下的老头儿在屋后的沙滩上钓鱼,钓竿举了几次,最后终于钓了一匹很长的鱼来。是什么鱼呢?他想起他小时在家塾里读书的时候,课完了到塾后的溪边去钓鱼,鱼大时连钓竿也拖去了的时候都有。但这个轻淡的回忆在他的神经上没有生出什么反响。
 他的夫人和小孩子们伴守了他半天,他们读着《伊索寓言》,时而又唱歌。
 他要走的心事消灭得无形无影了。
 田地里的百合花赛得过所罗门的荣华。
 伴守了他半天的他的夫人和孩子们看到他没有什么变动了,午饭过后便留他一人在家,都过河去买家具去了。
 去了有半个时辰的光景,突然下起大雨来。
 爱牟着起急来了,他想他们定然还在路上。他想下楼去借两把雨伞去迎接他们,但他立起身来,头脑昏晕,再也不能走动。
 他又不高兴起来了。
 “是怎么无意义的劳动哟!充其量只节省得百把块钱罢了!”
 但连这百把块钱也不能不节省的苦楚,他也不能为他的女人免掉,这使他自己更难乎为情。
 “啊,还是自己的无能,使她疑我不能创作。”
 他愈想愈着急起来,他又立起身来想着手写他早就计划着的小说。
 雨不久也住了,他爬到他皮箱代替的“书桌”前盘膝坐定。但等他抬头一看,看见了楼下的那个尿缸。他不高兴地掉过头来,又看见满壁黄垢丑恶的字迹。
 “啊啊,这儿不行!”他把纸笔移到东室里的饭台上去。狼藉着的食用器具,一个个都好象生了毒刺一样,刺着他的眼睛。楼外东北角上的那根柿子树也好象是仇人,他连看也不想看了。
 “啊啊,这儿也不行。”
 就好象找不出巢来生蛋的牝鸡一样,他想走的心事又潮涌上来。但要走,他又不能够安心地把妻子离开。离开了又要挂念,仍然是做不出东西。觉得走也不行。
 走也不行,不走也不行的心理把他夹攻起来,他把一只木杆的钢笔撇成两断,又倒在床上去瘫睡起来了。
 “哼!哼!早晓得是这样,倒不如不来的好些呢!”
 两个大的孩子嘻嘻哈哈地扛着一只铅桶走上楼来。爱牟夫人背着幼儿在后面跟着,手里拿着一把雨伞。
 ——“下雨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松梅村了,但怕还要下雨,终竟买了一只雨伞回来。”
 爱牟夫人说着,把铅桶里面盛的粮食取了出来,是些红豆、沙糖、酱油、牛肉……
 ——“今天晚上可以吃些好菜了。”
 众人都各欢天喜地的,只有睡着的爱牟总是一言不发。
 他的夫人问他,“怎么样了?”
 他满不高兴地答着一句:“不怎么样。”
 他们知道他的解气又发了,便都沉默起来。
 “啊,罪过!罪过!”
 他自己明明知道他不该破灭了他妻儿们的乐意,但他怎么也抬不起他沉抑着的愁眉。
 “写不出东西来,两个月以后就没有饭吃,有什么可以欢喜的呢?”
 长不过两丈,宽不过丈半的一室之中,除去一张皮箱做的“书桌”外,席地的铺着两床睡褥。两个大人一个睡在南边,一个睡在北边,中间顺次地挟着三个孩子。
 电灯熄灭了。幼儿嘴里包含着什么的哀哭声,时时向夜空中劈入。
 女人的带着哀诉的声音:“衔着奶子也要哭。你不要这样苦我呢!你不要这样苦我呢!”
 男子的暴躁的声音突然回答出来:“谁在苦你呢?你不要说那些话来顶我!”
 女人呜咽起来了。
 不快的沉默继续了两三分钟。
 男的突然又暴叫起来了:“你不要哭,不要哭!哭什么呢!我明天一定走!到福冈去也可以,到上海去也可以!”
 女人带着哭声的自语:“我总之苦到死就算了结,……只会想着自己的好!”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