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道师与道场

时间:2013-11-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鸦拉营的消灾道场是完了。锣鼓打了三天,檀香烧了四五斤,素面吃了十来顿,街头街尾竖桅子的地方散了钱,水陆施了食,一切行礼如仪,三天过了,道场做完,师傅还留在小客店里不走,是因为还有一些不打锣不吹角属于个人消灾纳福的事情还未了销的原故。道场属于个人,两人中,年长一点的师兄,自然是无分了。
  这师兄,在一面极其不高兴收拾法宝一面为连日疲倦所困打哈欠的情形中,等候了同伴一天。到了第二天清早,睡足了,一个人老早爬起走到街头去,认识这位师兄,见过这人曾穿过红衣在火堆边跳舞娱神的本地人,就问干吗两位师傅还留到这里不走。这问话是没有别的用意的,不过是稍稍奇怪罢了。因为人人都知道新寨初十的道场也是这两人的。他不好怎样答应别人,其他人就想起这必定还有道场要做了。有道场则人人又可以借水陆施食时抢给鬼的粑粑,所以无人不欢喜。师兄看得出本地人意思,心上好笑。“另外还有道场,”他就那么含含糊糊的告给本地方人,但他不说这属于个人的道场是如何做法,却说“有施食,”“有热闹看”。若果听这话的人明白这师兄话中的恶意,这两人以后不会再有机会来到这里了。他们也很有理由用石头同棍子把这两个做道场的有法力的人赶走,或者用绳子把人在桅上高吊起来——就是那悬幡的高桅——把荆条竹扫帚相款待。但是,除了王贵为做道场那个人,其余却没有一个本地人能知道这第二次道场是如何起头煞尾。
  那第二种道场上没分的师兄,在街上打了一个转,看到大街上数日来燃放的爆竹红纸壳铺满地上,看到每家大门上高贴的黄纸朱书符咒,又看到街头街尾那还不曾撤去的高桅,就满肚子懊恼。他心想,道场是完全白做了,一镇上人的十天吃斋与檀香蜡烛黄花耳子也完全白费了,就又觉得行香那几日来,小乡绅身穿崭新的青羽绫马褂,蓝宁绸袍子,跟到身后磕头为可笑的事情。
  但是这个话,他能不能向谁去说明白?这罪过,或者说,这使人消灾纳福的道场,所得的在神一方面的结果,还是不可知,但在人一方面,实在的保佑的程度,他能不能向同伴去追问?凡是本地人,既然不能明白这一次道场究竟用了多少粒胡椒,自然谁也不明白这时这师傅的心上涌着的东西是些什么了。
  在路上,他见到一些老妇人向他道谢,就生怒,几几乎真要大声的向这些人说这道场是完全糟蹋精力同金钱的事了。他又想把每家门上那些纸符扯去免得因这一次道场在这地方留下一点可笑的东西。他又想打碎了那些响器,仿佛锣,角,铙钹,都因为另一时那么大声的不顾忌的在人神前响过,这时却对于同伴的事沉默,也有理由被摔的样子。
  使这人生气的原由也不尽是因为另外的事与自己无分,就迁怒及一切事物,多耽搁一天,他可以多吃多喝不必走路也不必做事。这多吃多喝不走不做于一个以做道场为生活的人,是应当说再舒服也没有的事了。忙着走,忙着离开这里到另一地方去,也不过就是“念经”“上表”“吃饭”“睡觉”几种事消磨这日子罢了,他何尝是呆子呢?然而见到这地方的每一个人对神的虔诚,见到这地方人对道师的尊敬,见到符,见到……他不由不生气了。
  他知道所谓报应是怎样辽远的不准数的一种空话。他又明白在什么情形下做的事比念经上表为有意义。然而不离这地方,他是不能忍受的。不觉得同伴这时当真是在造什么孽。
  只是说不分明总以为走了就好。他也许作兴同这同伴上了路以后,还会把这自己无分的道场来谈论,引为长途消遣的方法,可是他如今留到这里,决不能忍受的就正是这一件事情。
  事情是对谁也没有损失,对本人则不消说简直是一件功果,这个人,似乎是良心为这地方的素筵蔬席款待,变得比平常特别变好,如今就正是在那里执行良心分派下来的义务了。
  心中有懊恼,他就满街走。
  时候不早了。凡是走长路的人,赶场的人,下河挑水的人,全已上道多久了。这个有良心的人,他在街前走了一会,下了决心,向神发誓,无论如何不再在这地方吃一顿早饭了,就赶回到那小客栈去。同伴在楼上店主的房中还同主人的女儿在一个床上,似乎还有许多还未了结的事情要做。这师兄,就在楼梯边用粗大的喉咙叫喊。
  上面没有声息。
  他想楼上总不至于无一个人,也总不至于死,就爬上楼梯。然而一到楼口又旋即倒退下来了,不知看到了什么,只摇头。
  楼上有人说话了。楼上师弟王贵的声音说道:“师兄,天气还早咧,你为什么不多睡一会。”
  “我为什么不多睡,你为什么不少睡呢?”
  楼上王贵就笑。过一会,又说道:
  “师兄,哥,昨天我答应请你吃那个酒,我并不忘记。”
  “我并不要你请。”
  “不要我请,可是答应了人的事我总不会忘记。”
  “但是,你把我们应当在初十到新寨的事情全忘了。”
  “谁说我记不到。今天才六号。让我算,有四天呀!有人过新寨赶场,托带一个口信,说这里你我有一件功果没完了,慢点也行。哥,我说你性子是太急了。这极不合卫生。哥,你应当保养,我看你近来越加消瘦了。”
  听到说是越加消瘦,显着仿佛非常关心的调子,楼下的师兄的心有点扰乱了。他右手还扶着梯子的边沿,就用这手抚到自己的瘦颊,且轻轻扯着颊上凌乱无章的长毛。颊边是太疏于整理了,同伴的话就象一面镜,照得他局促不安。
  他想着,手上的感觉影响到心上,他记起街南一个小理发馆了。那里刚才转身,就接着有好些人坐在那里,披了白布,一头的白沫,待诏师傅手上的刀沙沙的在这些圆头上作响,于是疤子出现了,发就跌到小四方盘子中:盘是描金画有寿星图的盘,又有木盘,上面是很龌龊,全是腻垢。他还记得一个头上有十多个大疤子的人,一边被剃一边打盹的神气。这里看得出人的呆处。
  本来是不打量理发的,因为肚中闷气无处可泄,就借理发,他不再与楼上的人说话,匆匆的到街南去了。到了理发馆门前时节,他是还用着因生气而转移成为热与力的莽撞声势,走到这一家铺子里面,毅然坐到那小横凳上去的。
  不到一会,于是他也就变成那种呆子了。听到刀在头顶上各处走动,这人气已经稍平了,且很愿意躺在什么凉爽干净地方睡一觉。睡是做不到的,但也象旁人一样,有点打盹的式样了。可是事有凑巧,理发人是施食那时从大花道服前认得到这位主顾是道师的,就按照各处地方理发师的本分与本能,来同他谈话。剃头匠不管主顾这时所想到的是些什么事,就开口问道:“师傅,这七月是你们忙的七月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