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沟坪与草花庄

时间:2013-08-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林清玄 点击:

林清玄散文集(在线阅读) > 沟坪与草花庄

 

    回家乡居住,要离家了,妈妈说:“多住两天吧!明天你三姑要嫁孙女,你和我一
起去沟坪吃酒席。”
    我听到“三姑”与“沟坪”,从心里冒出一股暖流,就留下来了。
    我有五位姑妈,其中二姑和三姑是最亲近的,二姑嫁去的地方叫“草花庄”,三姑
嫁去的地方叫“沟坪”。
    为什么与二姑三姑最亲近呢?原因是,二姑三姑和爸爸长得很像,简直就是同一个
模子印出来,我长得又像爸爸,从小就有很多人说我像二站三姑。其次,这两位姑妈嫁
得很远,家里又有广大的庄园,我们如果去姑妈家就可以住在那里,备受疼爱,几乎没
有任何“法律”的制裁。
    另外还有一个秘密的原因,沟坪与草花庄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是美得不得了的地方,
用人间仙境来形容也不为过。
    记得草花庄的四周,在春天来的时候就会开满各种野花,穿过野草花的小径,就到
二姑家的三合院,站在门口的时候,我总感觉全身染满了香气,感觉自己是从远地策马
要去拜会“草花庄庄主”的快客。草花庄主出人意料的是一位胖胖的、慈和的中年妇女,
那当然是我的二姑妈了。
    说二姑妈武功高强,一点也不夸张;他们有广大的田园,种着各种果树,还养了数
十百只的(又鸟)、猪什么的。有一段时间她热中养珠(又鸟)和火(又鸟),每次有武林人物靠近,还会
齐声高歌表示欢迎哩!姑妈最厉害的招数,就是她很会做粿她做的粿常用荷叶、芋叶、
姑婆叶来包,常把庭前园于里的桂花、茉莉。丁香拿来人味。她蒸的粿不是夸张的,在
一里之外就可以闻到香气。
    我时常和兄弟到二姑家,庄主有闲最好,庄主若是无闲,我们会自己到果园去饱餐
一顿,然后躺在西厢房前的宽大条椅上睡午觉,一静下来,庄外草花全部话转来,蝴蝶
四处飞,庄内盘旋着无以名状的香气。
    二姑丈热中于狩猎,时常天不亮就出门了,带着朝枝哥仔,阿泉、阿海、阿水哥去
山里猎野兔,晚餐总是非常的丰盛。
    草花庄虽美,与沟坪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沟坪的三姑家正好建在河岸,是一长排
的平房,屋前是果园,屋后是花园。三姑开了一家乡村典型的杂货铺,在那物资缺乏的
年代,杂货店就像宝藏一样,糖果,饼干还有汽水,三姑为人宽厚慷慨,要吃什么就有
什么,我们常常裤袋里塞得满满的,才到河里去玩。
    那河也不像河,所以日、“沟”,水深只到腰际,清澈可以见底,河里有泥鳅、土
虱、大肚、虾于,偶尔还可以捞到大的蛇贝,最多的是蛤仔,我们日日都在河中“摸蛤
兼洗裤”,玩得不亦乐乎。
    三姑最疼爱我,因为常有人

顶一下
(7)
50%
踩一下
(7)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