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十四年的“读经”

时间:2013-01-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鲁迅 点击:

华盖集(全文在线阅读)  >  十四年的“读经”〔1〕


  自从章士钊主张读经〔2〕以来,论坛上又很出现了一些论议,如谓经不必尊,读经乃
是开倒车之类。我以为这都是多事的,因为民国十四年的“读经”,也如民国前四年,四年
,或将来的二十四年一样,主张者的意思,大抵并不如反对者所想像的那么一回事。

  尊孔,崇儒,专经,复古,由来已经很久了。皇帝和大臣们,向来总要取其一端,或者
“以孝治天下”,或者“以忠诏天下”,而且又“以贞节励天下”。但是,二十四史不现在
么?其中有多少孝子,忠臣,节妇和烈女?自然,或者是多到历史上装不下去了;那么,去
翻专夸本地人物的府县志书〔3〕去。我可以说,可惜男的孝子和忠臣也不多的,只有节烈
的妇女的名册却大抵有一大卷以至几卷。孔子之徒的经,真不知读到那里去了;倒是不识字
的妇女们能实践。还有,欧战时候的参战,我们不是常常自负的么?但可曾用《论语》感化
过德国兵,用《易经》咒翻了潜水艇呢?〔4〕儒者们引为劳绩的,倒是那大抵目不识丁的
华工〔5〕!

  所以要中国好,或者倒不如不识字罢,一识字,就有近乎读经的病根了。“瞰亡往拜”
“出疆载质”〔6〕的最巧玩艺儿,经上都有,我读熟过的。只有几个胡涂透顶的笨牛,真
会诚心诚意地来主张读经。而且这样的脚色,也不消和他们讨论。他们虽说什么经,什么古
,实在不过是空嚷嚷。问他们经可是要读到像颜回,子思,孟轲,朱熹,秦桧(他是状元)
,王守仁,徐世昌,曹锟;〔7〕古可是要复到像清(即所谓“本朝”〔8〕),元,金,
唐,汉,禹汤文武周公〔9〕,无怀氏,葛天氏〔10〕?他们其实都没有定见。他们也知
不清颜回以至曹锟为人怎样,“本朝”以至葛天氏情形如何;不过像苍蝇们失掉了垃圾堆,
自不免嗡嗡地叫。况且既然是诚心诚意主张读经的笨牛,则决无钻营,取巧,献媚的手段可
知,一定不会阔气;他的主张,自然也决不会发生什么效力的。

  至于现在的能以他的主张,引起若干议论的,则大概是阔人。阔人决不是笨牛,否则,
他早已伏处牖下,老死田间了。现在岂不是正值“人心不古”的时候么?则其所以得阔之道
,居然可知。他们的主张,其实并非那些笨牛一般的真主张,是所谓别有用意;反对者们以
为他真相信读经可以救国〔11〕,真是“谬以千里”〔12〕了!

  我总相信现在的阔人都是聪明人;反过来说,就是倘使老实,必不能阔是也。至于所挂
的招牌是佛学,是孔道,那倒没有什么关系。总而言之,是读经已经读过了,很悟到一点玩
意儿,这种玩意儿,是孔二先生的先生老聃的大著作里就有的,〔13〕此后的书本子里还
随时可得。所以他们都比不识字的节妇,烈女,华工聪明;甚而至于比真要读经的笨牛还聪
明。何也?曰:“学而优则仕”〔14〕故也。倘若“学”而不“优”,则以笨牛没世,其
读经的主张,也不为世间所知。

  孔子岂不是“圣之时者也”么,而况“之徒”呢?现在是主张“读经”的时候了。武则
天〔15〕做皇帝,谁敢说“男尊女卑”?多数主义〔16〕虽然现称过激派,如果在列宁
治下,则共产之合于葛天氏,一定可以考据出来的。但幸而现在英国和日本的力量还不弱,
所以,主张亲俄者,是被卢布换去了良心〔17〕。

  我看不见读经之徒的良心怎样,但我觉得他们大抵是聪明人,而这聪明,就是从读经和
古文得来的。我们这曾经文明过而后来奉迎过蒙古人满洲人大驾了的国度里,古书实在太多
,倘不是笨牛,读一点就可以知道,怎样敷衍,偷生,献媚,弄权,自私,然而能够假借大
义,窃取美名。再进一步,并可以悟出中国人是健忘的,无论怎样言行不符,名实不副,前
后矛盾,撒诳造谣,蝇营狗苟,都不要紧,经过若干时候,自然被忘得干干净净;只要留下
一点卫道模样的文字,将来仍不失为“正人君子”。况且即使将来没有“正人君子”之称,
于目下的实利又何损哉?

  这一类的主张读经者,是明知道读经不足以救国的,也不希望人们都读成他自己那样的
;但是,耍些把戏,将人们作笨牛看则有之,“读经”不过是这一回耍把戏偶尔用到的工具
。抗议的诸公倘若不明乎此,还要正经老实地来评道理,谈利害,那我可不再客气,也要将
你们归入诚心诚意主张读经的笨牛类里去了。

  以这样文不对题的话来解释“俨乎其然”的主张,我自己也知道有不恭之嫌,然而我又
自信我的话,因为我也是从“读经”得来的。我几乎读过十三经〔18〕。

  衰老的国度大概就免不了这类现象。这正如人体一样,年事老了,废料愈积愈多,组织
间又沉积下矿质,使组织变硬,易就于灭亡。一面,则原是养卫人体的游走细胞(Wand
erzelle)渐次变性,只顾自己,只要组织间有小洞,它便钻,蚕食各组织,使组织
耗损,易就于灭亡。俄国有名的医学者梅契尼珂夫(Elias Metschnikov
)〔19〕特地给他别立了一个名目:大嚼细胞(Fresserzelle)。据说,必
须扑灭了这些,人体才免于老衰;要扑灭这些,则须每日服用一种酸性剂。他自己就实行着

  古国的灭亡,就因为大部分的组织被太多的古习惯教养得硬化了,不再能够转移,来适
应新环境。若干分子又被太多的坏经验教养得聪明了,于是变性,知道在硬化的社会里,不
妨妄行。单是妄行的是可与论议的,故意妄行的却无须再与谈理。惟一的疗救,是在另开药
方:酸性剂,或者简直是强酸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