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并非闲话(二)

时间:2012-12-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鲁迅 点击:

华盖集(全文在线阅读) > 并非闲话(二)〔1〕


  向来听说中国人具有大国民的大度,现在看看,也未必然。但是我们要说得好,那么,
就说好清净,有志气罢。所以总愿意自己是第一,是唯一,不爱见别的东西共存。行了几年
白话,弄古文的人们讨厌了;做了一点新诗,吟古诗的人们憎恶了;做了几首小诗,做长诗
的人们生气了;出了几种定期刊物,连别的出定期刊物的人们也来诅咒了:太多,太坏,只
好做将来被淘汰的资料。

  中国有些地方还在“溺女”,就因为豫料她们将来总是设出息的。可惜下手的人们总没
有好眼力,否则并以施之男孩,可以减少许多单会消耗食粮的废料。

  但是,歌颂“淘汰”别人的人也应该先行自省,看可有怎样不灭的东西在里面,否则,
即使不肯自杀,似乎至少也得自己打几个嘴巴。然而人是总是自以为是的,这也许正是逃避
被淘汰的一条路。相传曾经有一个人,一向就以“万物不得其所”为宗旨的,平生只有一个
大愿,就是愿中国人都死完,但要留下他自己,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卖食物的。现在不知道
他怎样,久没有听到消息了,那默默无闻的原因,或者就因为中国人还没有死完的缘故罢。

  据说,张歆海〔2〕先生看见两个美国兵打了中国的车夫和巡警,于是三四十个人,后
来就有百余人,都跟在他们后面喊“打!打!”,美国兵却终于安然的走到东交民巷口了,
还回头“笑着嚷道:‘来呀!来呀!’说也奇怪,这喊打的百余人不到两分钟便居然没有影
踪了!”

  西滢先生于是在《闲话》中斥之曰:“打!打!宣战!宣战!这样的中国人,呸!”

  这样的中国人真应该受“呸!”他们为什么不打的呢,虽然打了也许又有人来说是“拳
匪”〔3〕。但人们那里顾忌得许多,终于不打,“怯”是无疑的。他们所有的不是拳头么

  但不知道他们可曾等候美国兵走进了东交民巷之后,远远地吐了唾沫?《现代评论》上
没有记载,或者虽然“怯”,还不至于“卑劣”到那样罢。

  然而美国兵终于走进东交民巷口了,毫无损伤,还笑嚷着“来呀来呀”哩!你们还不怕
么?你们还敢说“打!打!宣战!宣战!”么?这百余人,就证明着中国人该被打而不作声

  “这样的中国人,呸!呸!!!”

  更可悲观的是现在“造谣者的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真如《闲话》所说,而且只
能“匿名的在报上放一两枝冷箭”。而且如果“你代被群众专制所压迫者说了几句公平话,
那么你不是与那人有‘密切的关系’,便是吃了他或她的酒饭。

  在这样的社会里,一个报不顾利害的专论是非,自然免不了诽谤丛生,谣诼蜂起。”〔
4〕这确是近来的实情。即如女师大风潮,西滢先生就听到关于我们的“流言”,而我竟不
知道是怎样的“流言”,是那几个“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者所造。

  还有女生的罪状,已见于章士钊的呈文〔5〕,而那些作为根据的“流言”,也不知道
是那几个“卑鄙龌龊”且至于远不如畜类者所造。但是学生却都被打出了,其时还有人在酒
席上得意。——但这自然也是“谣诼”。

  可是我倒也并不很以“流言”为奇,如果要造,就听凭他们去造去。好在中国现在还不
到“群众专制”的时候,即使有几十个人,只要“无权势”者〔6〕叫一大群警察,雇些女
流氓,一打,就打散了,正无须乎我来为“被压迫者”说什么“公平话”。即使说,人们也
未必尽相信,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有些“公平话”总还不免是“他或她的酒饭”填出
来的。不过事过境迁,“酒饭”已经消化,吸收,只剩下似乎毫无缘故的“公平话”罢了。
倘使连酒饭也失了效力,我想,中国也还要光明些。

  但是,这也不足为奇的。不是上帝,那里能够超然世外,真下公平的批评。人自以为“
公平”的时候,就已经有些醉意了。世间都以“党同伐异”为非,可是谁也不做“党异伐同
”的事。现在,除了疯子,倘使有谁要来接吻,人大约总不至于倒给她一个嘴巴的罢。

  九月十九日。

  〔1〕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五日《猛进》周刊第三十期。

  〔2〕 张歆海 浙江海盐人,曾任华盛顿会议中国代表团随员,当时是清华大学英文
教授。这里所说关于他见美国兵打中国车夫和巡警的事,见《现代评论》第二卷第三十八期
(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陈西滢的《闲话》。该文除转述张歆海的话以外,还对五卅爱
国运动加以辱骂和诬蔑。

  〔3〕 “拳匪” 反动派对义和团的蔑称。参看本卷第295页注〔10〕。陈西滢
在《现代评论》第二卷第二十九期(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的《闲话》里辱骂五卅运动
和爱国群众说:“我是不赞成高唱宣战的。……我们不妨据理力争。”又说:“中国许多人
自从庚子以来,一听见外国人就头痛,一看见外国人就胆战。这与拳匪的一味横蛮通是一样
的不得当。”

  〔4〕 这里的引文都见于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二卷第四十期(一九二五年九月十
二日)发表的《闲话》。陈西滢为了掩饰自己散布流言,就诬蔑别人造谣,并乘机向吴稚晖
献媚,说:“高风亮节如吴稚晖先生尚且有章炳麟诬蔑他报密清廷,其他不如吴先生的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