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碰壁”之余

时间:2012-12-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鲁迅 点击:

华盖集(全文在线阅读) > “碰壁”之余〔1〕


  女师大事件在北京似乎竟颇算一个问题,号称“大报”如所谓《现代评论》者,居然也
“评论”了好几次。据我所记得的,是先有“一个女读者”〔2〕的一封信,无名小女卒,
不在话下。此后是两个作者的“评论”了:陈西滢先生在《闲话》之间评为“臭毛厕”,李
仲揆先生的《在女师大观剧的经验》里则比作戏场〔3〕。我很吃惊于同是人,而眼光竟有
这么不同;但究竟同是人,所以意见也不无符合之点:都不将学校看作学校。这一点,也可
以包括杨荫榆女士的“学校犹家庭”和段祺瑞执政的“先父兄之教”〔4〕。

  陈西滢先生是“久已夫非一日矣”〔5〕的《闲话》作家,那大名我在报纸的广告上早
经看熟了,然而大概还是一位高人,所以遇有不合自意的,便一气呵成屎橛,而世界上蛆虫
也委实太多。至于李仲揆先生其人也者,我在《女师风潮纪事》〔6〕上才识大名,是八月
一日拥杨荫榆女士攻入学校的三勇士之一;到现在,却又知道他还是一位达人了,庸人以为
学潮的,到他眼睛里就等于“观剧”:这是何等逍遥自在。

  据文章上说,这位李仲揆先生是和杨女士“不过见面两次”,但却被用电话邀去看“名
振一时的文明新戏”去了,幸而李先生自有脚踏车,否则,还要用汽车来迎接哩。我真自恨
福薄,一直活到现在,寿命已不可谓不长,而从没有遇见过一个不大认识的女士来邀“观剧
”;对于女师大的事说了几句话,尚且因为不过是教一两点功课的讲师,“碰壁之后”,还
很恭听了些高仁山先生在《晨报》上所发表的伟论〔7〕。真的,世界上实在又有各式各样
的运气,各式各样的嘴,各式各样的眼睛。

  接着又是西滢先生的《闲话》〔8〕:“现在一部分报纸的篇幅,几乎全让女师风潮占
去了。现在大部分爱国运动的青年的时间,也几乎全让女师风潮占去了。……女师风潮实在
是了不得的大事情,实在有了不得的大意义。”临末还有颇为俏皮的结论道:“外国人说,
中国人是重男轻女的。我看不见得吧。”

  我看也未必一定“见得”。正如人们有各式各样的眼睛一样,也有各式各样的心思,手
段。便是外国人的尊重一切女性的事,倘使好讲冷话的人说起来,也许以为意在于一个女性
。然而侮蔑若干女性的事,有时也就可以说意在于一个女性。偏执的弗罗特〔9〕先生宣传
了“精神分析”之后,许多正人君子的外套都被撕碎了。但撕下了正人君子的外套的也不一
定就是“小人”,只要并非自以为还钻在外套里的不显本相的脚色。

  我看也未必一定“见得”。中国人是“圣之时者也”〔10〕教徒,况且活在二十世纪
了,有华道理,有洋道理,轻重当然是都随意而无不合于道的:重男轻女也行,重女轻男也
行,为了一个女性而重一切女性或轻若干女性也行,为了一个男人而轻若干女性或男性也行
……。所可惜的是自从西滢先生看出底细之后,除了哑吧或半阴阳,就都坠入弗罗特先生所
掘的陷坑里去了。

  自己坠下去的是自作自受,可恨者乃是还要带累超然似的局外人,例如女师大——对不
起,又是女师大——风潮,从有些眼睛看来,原是不值得提起的,但因为竟占去了许多可贵
的东西,如“报纸的篇幅”“青年的时间”之类,所以,连《现代评论》的“篇幅”和西滢
先生的时间也被拖累着占去一点了,而尤其罪大恶极的是触犯了什么“重男轻女”重女轻男
这些大秘密。倘不是西滢先生首先想到,提出,大概是要被含胡过去了的。

  我看,奥国的学者实在有些偏激,弗罗特就是其一,他的分析精神,竟一律看待,不让
谁站在超人间的上帝的地位上。还有那短命的Otto Weininger〔11〕,他
的痛骂女人,不但不管她是校长,学生,同乡,亲戚,爱人,自己的太太,太太的同乡,简
直连自己的妈都骂在内。这实在和弗罗特说一样,都使人难于利用。不知道咱们的教授或学
者们,可有方法补救没有?但是,我要先报告一个好消息:Weininger早用手枪自
杀了。这已经有刘百昭率领打手痛打女师大——对不起,又是女师大——的“毛丫头”〔1
2〕一般“痛快”,他的话也就大可置之不理了罢。

  还有一个好消息。“毛丫头”打出之后,张崧年先生引“罗素之所信”〔13〕道,“
因世人之愚,许多问题或终于不免只有武力可以解决也!”(《京副》二五○号)又据杨荫
榆女士,章士钊总长者流之所说,则捣乱的“毛丫头”是极少数,可见中国的聪明人还多着
哩,这是大可以乐观的。

  忽而想谈谈我自己的事了。

  我今年已经有两次被封为“学者”,而发表之后,也就即刻取消。第一次是我主张中国
那嗄暧Φ倍嗫赐夤椋倏矗蛘呔共豢粗泄榈氖焙颍阌新劭鸵晕爻蒲д叩穆逞覆?该如此,而现在竟至如此,则不但决非学者,而且还有洋奴的嫌疑。第二次就是这回佥事免
职之后,我在《莽原》上发表了答KS君信,论及章士钊的脚色和文章的时候,又有论客以
为因失了“区区全事”而反对章士钊,确是气量狭小,没有“学者的态度”;而且,岂但没
有“学者的态度”而已哉,还有“人格卑污”的嫌疑云。

  其实,没有“学者的态度”,那就不是学者喽,而有些人偏要硬派我做学者。至于何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