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断想慧能

时间:2012-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二月河 点击:

佛像前的沉吟(全文在线阅读) > 断想慧能


    这几年善病,时而地,也读一点佛经,也就和一些和尚居士有点来往。如今的僧侣们和昔年旧时已经不同。就如鲁智深《山门》一场里头唱的“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那样潇洒浪漫而赤贫的和尚尼姑已很罕见,也许是有的,只是吾辈俗人索居城中,烟火重燃已不知世外情景而已。我有来往的僧俗有男有女,也都使用手机,是很现代化的了。逢到人天欢喜的佛论日、礼佛日、佛祖菩萨成道日、寺庆日,我也常给他们发个短信什么的,“祝大和尚论喜禅悦”之类的贺词。


    但是仔细想来,说个“泛善”,无论僧尼或寺庙流派怎样不同,大致上是不错的。说“禅悦”有时就未必准确,因为即使而今,有些寺庙他不是“禅宗”,也未必就坐禅,或者什么禅定,说“禅悦”他可能有点好笑。我和少林寺方丈永信相熟,我们都是人大代表,我看他身材较胖,就问他:“你这样,能坐得了禅吗?”不意他毫不思索:“少林寺是禅宗祖庭,我是方丈,怎么能不会坐?我每天都要坐两个小时的禅。”


    我当然没有“请君入瓮”,因为我相信他的话,和尚们“内里斗”那样的激烈繁复,一点也不次于我们的世俗官场。他能在佛界有那么高的地位,在人间世有那许高的知名度,不会是等闲之辈,也是在他的那个领域物竞天演的结果,他必须比别的和尚优秀才行。


    白马寺是中国佛教的祖庭,我写过《汝来白马寺》的文章。我认为,白马寺建立时,如果可以这么形容,它是印度佛家在中国的“驻华办事处”。次后印度的佛教渐渐就式微了,接近“圆寂”了。慢慢地,释教的中心迁到了中国。唐玄奘取经,是一股脑把佛经搬到了中国,翻译成了汉文,如果印度人要取经,他们反而要写一部《东游记》,也是一件艰难竭蹶的功业呢!就这个意义上说,世界佛教的中心,早已在中国,如来了然在中国,他的化身当然在白马寺,在少林寺。


    一个多月前,我去了一趟广东肇庆。去的时候,是为了讲学。但到了之后才晓得,彼地乃是禅宗六祖慧能的故乡,他的故乡遗址在,他初度入佛启蒙也在,他的母亲和舅舅不许他出家,“你把门前这块石头拜开,才能出家”——那块被他“拜”得裂开的大石赫然仍在。


    这一条禅路,从一苇渡江的达摩算起,经慧可、僧灿、道信、弘忍到慧能,他是第六祖。我初中时读《红楼梦》得到这个信息,慧能与上座神秀辩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是神秀的——你慢慢来,好好读书修养根基就成佛了,是渐悟。而慧能的则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什么也没有,明白这道理你就是佛!


    这真是个方便之门,免去了普通人渴望升天成佛的多少麻烦。屠儿在涅槃会上放下屠刀,立地便成佛——做过多少无论天大的坏恶事,只要你改正了,就立地能成佛。上天堂突然不要门票了——这个理念比我们今天许多旅游经营家还要先进些,你想进我这景点?掏钱。你想进我这庙礼佛拜神?掏钱。你想……掏钱!而慧能则是,你进天堂吧,放下你手中杀人的刀就成!这真是个革命性的突变。


    唐玄奘带回来的经太多了,就算博闻强记、智力高强的人,别说像他老人家那样,把经一字一句翻译过来,就算读一读想一想,或者说想悟出一点什么来,常常也是一头雾水。玄奘与我们凡人当中的鸿沟是太深了——你想学他?你休想。就实际上而言,玄奘也是很苦的。人们学佛是为什么?是为了解决“生死”问题,活要活得高兴,死要死得快乐,死后要到佛界中享受无尽极乐——这是目的吧。翻阅玄奘的个人史,从头到尾都是苦,据说他圆寂得也很“艰难”,弥留之际,他的徒弟们围在身边,隔一会儿就问:“(接引佛)来了没有?”他说“没有”……问了许多次,他才说“来了……”——不困难吗?


    而慧能的就不同,他是在肇庆圆寂的,在肇庆的日思寺,那年八月初三,一弯残月照着他的禅宗,他把徒弟们都叫来依次坐好,他自己安详端坐,至三更时分,自然地对弟子们说“我走了”——他就“走”了。我们平常人想不到这个境界,那真是理想极了,但慧能告诉我们:“你能达到,因为你自己就有佛性,你自己就是佛,放下你的屠刀吧!”很典型的一个艺术范例,你读读《水浒传》,鲁智深听到钱塘江上大潮的声音,想起师父的话“遇潮而寂”,立地就坐化了,作有偈:“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枷,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三拳打死镇关西,文化水平小学的鲁达,一会儿工夫就大学毕业了。


    佛界和所有的“界”,都是在摇摆风浪中的一个群体,这是由“世”所决定的,世事世人世心造就了这环境,因为“世”字本身便有“蒙蔽”的意蕴。肇庆人送了我一本慧能画传,他们当然没有明说,但我以为这位叫慧能的人,身材不高,瘦弱,也很平常。?他作了那首名偈,就有人不停地追杀他——为了那袭木棉袈裟——到他死后,还有人来割他的头——这倒是为了偷走去供祭他:真真的不易。


    佛的世界就是这样,由印度变成了中国的,再因译家的张扬,由少林寺到肇庆,变成普通民众的,变成了世界的。慧能一个文盲,成就了佛的最高境界——他的唯心理论,比欧洲的贝古莱早出一千年去。他是中国的释迦牟尼,然而他也还是人。他的真身在韶关而不在肇庆。他去世后,人们为他占卜安放真身处——拈香指定:那香烟直指韶关方向。有些朋友不能理解为什么不在老家?我笑说,这很正常,那里是他事业兴发隆起之地。我们很多要人也爱家乡,但还是要葬在八宝山嘛。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