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并非闲话

时间:2012-1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鲁迅 点击:

华盖集(全文在线阅读) >  并非闲话〔1〕

 

  凡事无论大小,只要和自己有些相干,便不免格外警觉。

  即如这一回女子师范大学的风潮,我因为在那里担任一点钟功课,也就感到震动,而且
就发了几句感慨,登在五月十二的《京报副刊》上〔2〕。自然,自己也明知道违了“和光
同尘”〔3〕的古训了,但我就是这样,并不想以骑墙或阴柔来买人尊敬。

  三四天之后,忽然接到一本《现代评论》〔4〕十五期,很觉得有些稀奇。这一期是新
印的,第一页上目录已经整齐(初版字有参差处),就证明着至少是再版。我想:为什么这
一期特别卖的多,送的多呢,莫非内容改变了么?翻开初版来,校勘下去,都一样;不过末
叶的金城银行的广告已经杳然,所以一篇《女师大的学潮》〔5〕就赤条条地露出。我不是
也发过议论的么?自然要看一看,原来是赞成杨荫榆校长的,和我的论调正相反。做的人是
“一个女读者”。

  中国原是玩意儿最多的地方,近来又刚闹过什么“琴心是否女士”〔6〕问题,我于是
心血来潮,忽而想:又捣什么鬼,装什么佯了?但我即刻不再想下去,因为接着就起了别一
个念头,想到近来有些人,凡是自己善于在暗中播弄鼓动的,一看见别人明白质直的言动,
便往往反噬他是播弄和鼓动,是某党,是某系;正如偷汉的女人的丈夫,总愿意说世人全是
忘八,和他相同,他心里才觉舒畅。这种思想是卑劣的;我太多心了,人们也何至于一定用
裙子来做军旗。我就将我的念头打断了。

  此后,风潮还是拖延着,而且展开来,于是有七个教员的宣言〔7〕发表,也登在五月
二十七日的《京报》上,其中的一个是我。

  这回的反响快透了,三十日发行(其实是二十九日已经发卖)的《现代评论》上,西滢
先生〔8〕就在《闲话》的第一段中特地评论。但是,据说宣言是“《闲话》正要付印的时
候”才在报上见到的,所以前半只论学潮,和宣言无涉。后来又做了三大段,大约是见了宣
言之后,这才文思泉涌的罢,可是《闲话》付印的时间,大概总该颇有些耽误了。但后做而
移在前面,也未可知。那么,足见这是一段要紧的“闲话”。

  《闲话》中说,“以前我们常常听说女师大的风潮,有在北京教育界占最大势力的某籍
某系的人在暗中鼓动,可是我们总不敢相信。”所以他只在宣言中摘出“最精彩的几句”,
加上圈子,评为“未免偏袒一方”;而且因为“流言更加传布得厉害”,遂觉“可惜”,但
他说“还是不信我们平素所很尊敬的人会暗中挑剔风潮”。这些话我觉得确有些超妙的识见
。例如“流言”本是畜类的武器,鬼蜮的手段,实在应该不信它。

  又如一查籍贯,则即使装作公平,也容易启人疑窦,总不如“不敢相信”的好,否则同
籍的人固然惮于在一张纸上宣言,而别一某籍的人也不便在暗中给同籍的人帮忙〔9〕了。
这些“流言”和“听说”,当然都只配当作狗屁!

  但是,西滢先生因为“未免偏袒一方”而遂叹为“可惜”,仍是引用“流言”,我却以
为是“可惜”的事。清朝的县官坐堂,往往两造各责小板五百完案,“偏袒”之嫌是没有了
,可是终于不免为胡涂虫。假使一个人还有是非之心,倒不如直说的好;否则,虽然吞吞吐
吐,明眼人也会看出他暗中“偏袒”那一方,所表白的不过是自己的阴险和卑劣。宣言中所
谓“若离若合,殊有混淆黑白之嫌”者,似乎也就是为此辈的手段写照。而且所谓“挑剔风
潮”的“流言”,说不定就是这些伏在暗中,轻易不大露面的东西所制造的,但我自然也“
没有调查详细的事实,不大知道”。可惜的是西滢先生虽说“还是不信”,却已为我辈“可
惜”,足见流言之易于惑人,无怪常有人用作武器。但在我,却直到看见这《闲话》之后,
才知道西滢先生们原来“常常”听到这样的流言,并且和我偶尔听到的都不对。可见流言也
有种种,某种流言,大抵是奔凑到某种耳朵,写出在某种笔下的。

  但在《闲话》的前半,即西滢先生还未在报上看见七个教员的宣言之前,已经比学校为
“臭毛厕”,主张“人人都有扫除的义务”了。〔10〕为什么呢?一者报上两个相反的启
事已经发现;二者学生把守校门;三者有“校长不能在学校开会,不得不借邻近的饭店招集
教员开会的奇闻”。但这所述的“臭毛厕”的情形还得修改些,因为层次有点颠倒。据宣言
说,则“饭店开会”,乃在“把守校门”之前,大约西滢先生觉得不“最精彩”,所以没有
摘录,或者已经写好,所以不及摘录的罢。现在我来补摘几句,并且也加些圈子,聊以效颦
——“……迨五月七日校内讲演时,学生劝校长杨荫榆先生退席后,杨先生乃于饭馆召集校
员若干燕饮,继即以评议会名义,将学生自治会职员六人揭示开除,由是全校哗然,有坚拒
杨先生长校之事变。……”

  《闲话》里的和这事实的颠倒,从神经过敏的看起来,或者也可以认为“偏袒”的表现
;但我在这里并非举证,不过聊作插话而已。其实,“偏袒”两字,因我适值选得不大堂皇
,所以使人厌观,倘用别的字,便会大大的两样。况且,即使是自以为公平的批评家,“偏
袒”也在所不免的,譬如和校长同籍贯,或是好朋友,或是换帖兄弟,或是叨过酒饭,每不
免于不知不觉间有所“偏袒”。这也算人情之常,不足深怪;但当侃侃而谈之际,那自然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