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十四章初入修真界
第十四章初入修真界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河阳城。
万富酒楼,
阿山仰头看了看风中飘荡的酒帆,想了想便带着小灰朝里走去,这是一座中上等酒楼,大堂周围装饰奢华大气,地铺黑檀香辗,红木坐椅,老漆镀边,
阿山刚一进去心下便悔,刚转头想走,
哪知小二眼尖,急忙迎了上来,
“诶!这位公子是吃饭还是住店呀?”店小二讪笑问道!
阿山只好硬着头皮转了过来,手下偷偷摸了下腰间,不由的胆气一壮,装做镇定的吐出两个字。
“吃饭。”
小二一笑,“那您这边请!”说着将阿山引到窗边的佳座。这时阿山才发现宽敞的大堂内已经坐了几桌食客,。
来到坐位旁,小二擦了擦桌子,利索的帮他倒好一杯茶,嘴里也不闲着的问道
“客观您要吃些什么?本店有清蒸雕花鸡、红烧狮子头,还有卤水甜鸭。。。。,”
小二自顾的报出一串菜名,阿山听得头大,却一个都没记住,只得强笑一声,
“随便选两个菜就好了!”
“吱吱”
。这时旁边的小灰叫了一声。小二才发现这公子还带着一只猴子,心里纳闷。这人不象是搞杂耍的呀。口里却问道。
“要不要来壶酒。”
“酒”
!阿山眼睛一亮,连忙说道,
“好好。再来一壶酒,愕,两壶!”
看着快要走开的小二又连忙补充道!
“好的。客官您稍等,”
小二吆喝着走进厨房,这时猴子忽的一下跳在桌子上,
“坐老实点。”
阿山连忙一把将它抱了下来!左右看了看还好没人发现。
“这可不是在家里。你给我老实点,小心我以后不给你做吃的!”
阿山一边把猴子两只动来动去的爪子按了下去,一边‘恶狠狠’的威胁道。猴子小灰吱吱叫着反正抗了两声,
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坐回椅子,不过猴子特性天生好动,虽然身子不能腾上挪下,但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却在四处张望。
阿山也不再说它,稍显拘谨的喝了口茶,便端坐于椅,目不斜视的等着上菜。
少顷,
随着店小二特有的音调
‘菜来咯’。两盘色泽诱人的烧菜摆在阿山的面前,
“客官,您的酒。小二说着放下两个花白瓷壶。”
阿山‘恩’了一声,看着酒壶不由的咽了下喉咙,
“客官您这猴子要不要给它做些包谷杂物,这些小店是免费的。”
店小二好心的提醒道。
“不用了,他来时吃过了。”
阿山笑了笑说道。‘总不能跟他说这是三眼灵猴!荤素皆食吧!那样还不被他当疯子赶出去!’
“那好,客官您慢用。”
小二说着便走开了。阿山将一盘红通通的烧肉移到小灰面前,说了句‘吃吧’,自己则便美滋滋的斟了一小杯酒,
举到嘴边轻喙了一口,入口清麻,舌尖酌爽,两年不知其味了呀!
阿山心里微微感叹,不由的仰头一饮而尽,
啧啧,比王老爷子口中的那佳酿好上不止一筹!阿山晃晃头又斟上一杯,
刚要一品良液,
忽然旁边传来轻微的‘啧啧’声,阿山转头看去,原来猴子正拿着另一只酒壶,对着蛇形壶口仰灌了起来,
回头还咂巴咂巴小嘴,‘啧啧’出声。见它十分享受的样子。显然已非初次。阿山一愣,
回过神来后刚想责骂它两声。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
不由的大叫一声,
“好呀,当年那酒是你偷喝了。”
这突然的喝声将猴子吓一大跳,“嗖”的一声窜出老远,但手中的酒壶仍然没有放下。
原来在两年前,王老爷子送给阿山一小壶酒水。而阿山当时舍不得喝,等过了两天阿山想过把瘾时,才发现酒壶已是空空如也,他当时以为是时间久了,那水酒自己挥发了,
自责之余,不免惋痛了好一段时间!而如阿山今见这猴子如此能喝,断然猜定当年那酒是这猴子与大黄并奸偷喝的。
事隔许久,他心中并无怒气,只是突然之间得知真相,气惊之下,情不自禁的吼了出来。
方一叫出,阿山便发现这里不是那深山,任自己为所欲为可以胡乱喧吼的老林。
但已经来不及了,周围的目光‘刷刷’的全投了过来,羞的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双脸也涨得通红。
‘快过来呀,’阿山朝着猴子一个尽的使眼色,但猴子小灰如若未闻,仰起脖子咕噜一声又灌了一口,
完事还咂咂嘴,‘啧啧’出声,显然很是陶醉,阿山一阵气结,
这时周围仿佛也隐隐传来低低的窃笑声,有玩味,也似嘲笑!阿山感觉自己的头快要爆炸了,就在他竭斯底里时。一个铃莺悦耳的声音突然响起。
“咦!这小猴子还会喝酒呢!”阿山没有回头,就这样直直的看着猴子,猴子抓了抓头,不解的看着阿山,
山洪水势瞬间退去,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阿山面色瞬间恢复如初,站起身来,他走到猴子面前,伸手将它抱起,
猴子居然也不再抗拒。任他抱起。
阿山带着它再次坐回椅子,也许这只是正视自己的一个开始吧!他怔怔的想着!道法上自己能有诸多悟解,但在生活上他却停留在那个自卑的少年的位置上。
深吸一口气,阿山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喂,你这猴子多少钱,我买了。”
轻盈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却多了几分蛮横,青影一闪,一道身影大刺刺的坐在阿山面前,阿山一眼看去,眼神不由的一呆,
只见那少女清面葵形有致,清目描眉,琼鼻皓齿,乍一看去,给人一中清秀灵动之感。
只是此刻的她嘴角微微翘起,有点愤愤衍娇之态。
“喂!问你话呢!”少女娇目含吒。
“愕。不卖的。”阿山连忙说道。
“不卖?说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得起。”
少女怒目说着朝小灰摸去,“把它吓成这样,连酒都不给它喝。真没见过比你心黑的人。”少女小声嘀咕着,小灰居然出奇的安静下来,任由少女靠近它。只是眼珠子乱转,“吱吱”轻叫了两声,看似甚是乖巧非常配合少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