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十三章俩件事
第十三章俩件事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就快要离开了么‘。阿山看着山人的背影低低的喃语一声。 坐在石凳上。阿山将宣纸摊在桌子上。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十个墨迹大字。字体苍拙肃穆,锋芒必露.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阿山的身子微微一震。
‘天地不仁。天地不仁。’他茫然抬起头。这条路真的是对的吗。
须臾。他的目光朝着宣纸向下看去,
而就在阿山闭关时。中土之上正邪两派决战空苍山。
初一交战。以正道败退为结局,魔教的实力。远超于他们的想象。通天教主不仅完全收伏以前个自为战的魔头。(通天教主渡劫中期修为,风邪老祖,渡劫初期顶峰马上进入中期,云亦岚渡劫中期,其余正派修士,都是合体以上)
而且请出隐世的高人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光一个风邪老祖便能应付正道两个长老。其他如飞天阴魁。青阳剑客等等。都不是好相与之辈。
正道方面以焚香谷为首损失最大。各小派急功好名者皆损元气。青云门与天音寺不知为何倒是损伤甚微。
焚香谷谷主云亦岚得知消息后。立刻派出副谷主上官策前去领战。上官策为人阴沉老辣,刚一到达。
立刻请来青云门天音寺各大长老商量对策。出来时,天音寺青云门的几位长老面色微沉。
尔后上官策又找来各小门派门主商议。直达夜天三更。
笠日一大早,上官策便领着各派弟子前去对战,另各派弟子诧异的是。这一行人之中并无各派长老。但碍于焚香谷威严。
他们也不好相问,何况人家上官策亲自打头阵来了。到达空桑山之后,上官策便叫人喊阵,魔教并不怯阵。见正道之士前来挑衅。
呼啦啦的一下子窜出一大群,在见识过自己一方供奉的厉害后,这些魔教弟子又变回趾高气扬目中无人了。
带头者是以前长生堂魔头方见明,他只是出来查看情况,当见到正道弟子人数较之以前稍少时。领头人又不曾见过,
心下急功,不在多想。招呼一声便杀了过去,混战之中,正道弟子明显不敌,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而魔教弟子还不断从山洞里飞出来。
上官策见时机差不多了。招呼自己人迅速靠拢,以自己为锋冲杀了出去,魔教等人岂会让到口的肥肉跑掉。
一个个怪叫着追了上去,待逃出百里之时,上官策突然长啸一声,就在魔教弟子还没回过神来时,周围嗖嗖声不断,一个个身影瞬间窜出,将魔教众人团团围住。剑光血影之下,正道此战告捷。
经此一战。正道士气大长,尔后的几场交战各有胜负,战局便这样僵持着,后来三大门派商量后,决定暂时密切观察其行动,
万蝠洞中正道之士根本占不了便宜。只能做罢。
此战一收。焚香谷名气大躁,一时间居然有压过天音寺之势。只是参与护道的几小派从不与之说话,后来有人问之。都不做回应。另世人称疑。
老林小屋。
“你怎么看。”陆雪琪看着眼前这个男子。
“上官策行事果断,处在下风,想挽回声誉,无疑那是最好的办法,”
山人说道,
“可是那可是几百条人命呀!”
陆雪琪秀眉轻皱,
“那算什么。当年鬼王,。。。”山人突然打住声音。仿佛又勾起了封尘的往事。淡雅的面孔闪过一丝可惜。只为当年那位拥有睥睨天下王者之气的人,
陆雪琪不想勾起他的伤心事。
轻声说道。“那少年怎么样了。”
山人目光一清。瞬间恢复过来。
“他很好。性子纯朴坚毅。很有资质。短短两年便修炼到灵动后期顶峰。”“那你要他投在青云门下?”陆雪琪心里砰砰直跳。
“看缘份吧。他入哪门哪派。由他自己。这几天我把应该教的都教了。但愿。。。”山人话语一顿。突然说不出话来。转头朝她看去。
陆雪琪也正好抬起头,四目相对,山人眼中闪电过一丝歉疚。
他别过头,“三年,三年后你跟我走吧。”陆雪琪脸上飘过一丝艳霞,虽然早在两年前他已经答应过了,
但当他说出来时,她的心里总有些东西呼之欲出,是相思的沉淀,还是无尽的期盼!
深吸一口气,阿山缓步走出陈古的石洞,
道。便是如此!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朝阳成线,照在他的脸上,乍一看去越发的丰神如玉

千万人所凝聚的结晶岂容自己胡加猜忌,他自嘲的笑了笑,
轻步在古林之间,绿影环绕,遍野婆嗦,也许是因为宿命将要到来了吧。他慢慢的欣赏着周围的一切,这。只为以后多一分记忆罢了。
须臾,参天古树渐渐稀少。山风吹过,树影错落间,小屋的一角隐隐可见,
仿佛发现了熟悉的气息,趴着的大黄睁开忪醒的大眼,昂起硕大的头颅朝着小屋树林看去。
当看到那道灰色的身影时。忽的一下窜了起来。将靠在它身上睡觉的猴子弹开老远。
“汪汪”。大狗欢吠着摇头摆臀的向阿山走去。醒过来的猴子来不及发怒。当看到阿山时。
嗖的一声窜到大狗背上,也跟了过去,
来到近前,大狗嘴里“呜呜”低鸣着在阿山腿边蹭来蹭去。猴子则嗖的一声爬上了阿山的肩膀,伸出小爪子在他头上翻来翻去找着虱子,
“呵呵。半月不见,都减了几斤膘了呀!”阿山摸了摸大黄笑着说道,
“汪汪”。大狗轻吠一声。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
朝着阿山肩膀上的猴子叫了两声,猴子会意,“吱吱”两声。嗖的一声跳下肩膀,窜近旁边不远处的灌木丛。
阿山一愣,接着笑骂一声,“本事倒没见长。倒是挺会吃的。”大狗一听不乐意了,轻咬着阿山的裤角摇来撕去。
阿山心中好笑,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不由的神色一暗,慢慢蹲下身子,
“我说不定快要离开了,也许这是给你们做的最后一顿了!哎!”
大狗象是听明白了一样,请哼着趴在地上,耳朵微伏,身子自缓缓的靠在阿山身上!
青烟袅袅,日上中天,
“山人叔叔,我回来了。”站在小屋前,阿山扬声喊道,
山间有风,吹过小屋,叮咛叮咛,清脆的铃铛声在这个幽寂的午时显得格外清晰!阿山抬首看去,
屋角横檐之上,一个金色的铃铛随风飘荡,朝阳成线照在它的身上,反射出七彩霞光!
也许他还不知道,当初就是这个铃铛才改变了他的一生,
“进来吧。”山人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吱呀”
一声,拉朽的小门缓缓内开,蓄势的艳阳疯涌而入,侵占着房间里每一寸地方,
阿山顿了顿身子走进门来,又反身将门合上,
房间内清远山人端坐于首,灰色的长袍正襟方肃,往日微微凌乱的头发业已理清,束于头上结发成髻,
这一切的一切,隐隐预示这将要发生的事必不容渎,
阿山一见,微散的身子不由的一正,面容也肃穆了不少,
“山人叔叔!”
他上前行了一礼!“恩。”
山人微微颔首,看着眼前这个半大的男孩,心说终于到了,内心深处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可又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空空如也。
“你可曾后悔”
,山人突然问道,阿山一愣,瞬间便回过神来,
“我本是一孤儿,如无意外,碌碌一生,百年之后,黄土一杯,而如今得蒙山人叔叔教导法术,已是感激不尽,
至于修道一途,我根本不曾忧心,天道无情人有情,长生一道。念自无情,可世人根本无人成就过,我也不曾奢望,只求百年修道百年欢,不负此生则足矣!”
阿山缓缓说道。清远山人眼中精芒一闪。
不禁出口赞道。“好。好个百年修道百年欢,你能如此想便好,”顿了一下说道“我要交待你的事并非难事。”说罢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了过去。
阿山一见原来正是当年从山人怀中掉下的珠子。
“这是?”阿山接了过来。珠身依旧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白气,如朦似幻,
“你且叫他封魔珠吧!”
山人说道。仿佛在回想着什么,
“这珠子与一个圆形法器是为一对。你拿着它替我找到那个圆盘则已。那圆盘周围刻有不名花纹,圆盘之中有无数块小玉块循循而动,也唤做星盘。”
“找它做什么呢?”阿山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当回过神来后就有些后悔了。
山人眼神迷茫,缓缓说道,“那是我欠一个人的承诺。”
他的脑中又闪过普泓老僧的面孔。而在他的面孔旁又闪过那一丝翠影。
“这些你不必多问,”山人忽然话语一清。
“你且记住,此珠距那星盘一里之内便有感应。无论如何,到时你一定要将其夺下。再送回这里。”山人肃声道。
“是”
。阿山连忙应道。
仿佛卸下了千斤巨石,山人身子后仰,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还有一件事。你等等。”山人说着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须臾,山人返回屋中,不过眼中初时的精神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那淡淡的忧郁与哀伤的情丝,
“这个你拿着。”仿佛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山人缓缓的展开紧握的手掌,两只金色的铃铛串在一起,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中,发出迷离的光芒
阿山看了山人一眼并没有接,而山人仿佛并未知觉,他也在静静的凝视这金铃,
多少个夜里梦回百折,多少次在心中呐喊,多少次用那脆弱的情丝一根根的勾勒出她的面孔,
然而,梦中的她义无反顾的将他推开,潇洒的晗眸而去,却留下他一人独品这相思之果!
是无情,还是痴情,
‘既然她让自己活着,就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结局吧!也许一直是自己没有明白她的苦心,也许,自己早就该放手了!’清远山人合上眼睛,
“拿着。”阿山依言接过。
山人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转过身,神吸一口气,
“你把它放在身上,当见到,,,,哎!算了吧,三年后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将它扔掉便是!”
他毅然的挥出长剑,斩断自己最后一丝痴想,却抑制不住十年成滴的相思之泪。
阿山轻声“恩”了一句,
对于这些感情,他朦胧的知道一些,但他无法体会山人的心情。
“小灰乃天地至灵,不应该因我之固被束缚在这里,你也带他走吧。你初涉江湖,万事小心。如遇困难,可以去狐歧山找一个名叫小白的女子相助,到时你拿金铃给她看,她自会相助,这里的一切不可向外人提起,世间险恶,你好自为之。”
山人说完朝里屋走去,落寂的身影,无比的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