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七章上山学艺
第七章上山学艺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看着眼前这个清丽的女子,清远山人心里一阵歉疚,
但,
自己真的能拂过心中那一抹青萍吗!
面对他直直的目光,陆雪琪双颊微红,略显局促的微微低首。
忽然她想到以后可能这样的默契,将不复存在,
因为,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道无法穿越的屏障,这使她的心里一阵慌乱,
良久,她抬起头,毅然的对上他的目光,
“我先走了,过几天再来。”陆雪琪转过身子,
“对不起,这是我最后一次挣扎,也许,是上天让那孩子带走金铃,斩断我最后一丝妄想罢了。”清远山人轻轻说道,
“到时……,你退出青云吧!”陆雪琪闻言身子一震,
“当真。”贝齿轻咬,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该有个了断了。”清远山人长叹一声,
“叮咛叮叮。”清脆的铃声再次响起。是谁?在这个夜里低低轻鸣,也许,这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吧。
梦里百回,阿山感觉自己在空中飞呀飞,那个快活别提多爽了,突然一下子掉进水里,吓了他一大跳,
只能运起看家本领‘狗扒式’用力的蹬腿,忽然间阿山感觉脸上一热,不禁伸手摸了摸,粘粘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抬起头,看看是不是要下雨了,哪知这一看差点把他吓得亡魂大冒,
只见一条巨大的黑色大蛇半身入水的俯视着自己,而刚才那热乎乎的东西好象就是从它口里流出来的。
“啊。”一声大叫,阿山闭着的眼睛猛的睁开,
入眼的居然是一条猩红的舌头,和一张血盆大口,
“啊。”又一声尖叫从阿山地小屋里传来处来。
打破了清晨最后的一丝宁静,慢慢的,周围屋舍中隐隐传来鸡鸣牛嗥之声,
“咚咚咚,汪汪。”小屋里杂声一片,
“哐铛。”陈旧的木门痛苦的呻吟一声,阿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此时的林山可谓是蓬头垢面。
身上衣衫不整不提,连鞋子居然也只穿了一只,只见他两手插腰对着门口喊道:
“死黄狗,今天我绝不屈服,想吃肉就给我老老实实道歉,大爷我……。”
“汪汪,……。”两声犬吠,
黄影一闪,大黄狗“嗖”的一声窜了出来,
阿山心里一突,咽了下口水,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却死鸭子嘴硬道:
“少发淫威。”
“哼呜。”跑过来的黄狗低鸣一声,又变为乖顺的样子,不停的蹭着阿山的裤脚。“好,好好,知错能改就好。”阿山连忙说道,
摸着狗背心想村里老人说的话虽然大多不可信,但有一句倒是挺对的,那就是
‘好汉不吃眼前亏’。
刚才一阵瞎闹不觉得,这一停下来才发现整个头脑隐隐做痛,阿山揉了揉太阳穴抬起头,天亮已有一两个时辰了,可爱的小太阳已然跳上枝头,露出红彤彤的脸庞。看来又是个好天气
“好像昨晚喝酒了呀!之后怎么都不记得了”他邹了邹眉头,如果是以前的话现在应该赶着去镇上了,而现在。。。。,
阿山笑了笑,心里不由的微微感叹
“吱吱。”这时猴子也从房里跑了出来。“唉。”阿山叹息一声,现在还没完呢,
“好了,别催了。”
他泄气的走进房子,看着堆了一屋角野物,嘟囔一句,
“什么时候得去问问镇上有没泻药卖。”便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掌瓢伟业。
等侍奉完两个小祖宗吃完之后,已是日上树头,明阳四射了。
收拾好一切后,阿山熟悉的穿梭在空气清新的茂林之中,心里却是激动不已,他只能哼着不成调的曲儿来平复心中的紧张。
“噔”阿山接住灰毛猴子扔下来的一个野果,
“诶?我好象记得那人叫你小灰,那是你的名字吗?”阿山嚼了口野果含糊的问道。
小猴子‘嘘’的一声荡了亚来,
“吱吱……。”手舞足蹈的跳着,不停的点头,阿山理会的,转头指着在灌木丛中窜看窜去的黄狗问道:
“那它呢?是不是叫小黄?”猴子一愣,接着扔掉手中的野果,双爪捶地,
“吱吱……。”大声怪叫了起来,阿山心里一阵发毛,这猴子不简单,他想着,“汪汪”
这时大黄狗走了过来朝着阿山狂吠两声,颈上黄毛根根竖起,
‘也太小气了吧。’阿山连忙陪笑道:
“不,不是小黄,是老黄。是老黄。”
黄狗更怒,前爪生涩的刨了刨土地,呲出两颗硕大却不锋利的牙齿,
“汪汪。”朝着阿山再次怒吼两声。
阿山心里微慌,这家伙喜怒无长,虽然至今从未咬过他,但他绝对不想试一次。
脑筋一转,
“喔,喔,叫大黄,大黄。”阿山连连说道,
“汪汪。”大黄狗听了欢吠一声,又厚颜无耻的贴了上来。
‘唉!人说树皮厚,但能厚过它吗?’阿山无力的乜了还在撒欢的黄狗一眼。
半个小时过后,经过那片残砖瓦烁的废墟,茅屋的一角在树叶的错分之下,隐隐可现。
‘叮叮叮。’微风中传来悦耳的铃铛声,它,仿佛也在欢迎着这个纯实的少年。
“进来吧!”阿山刚一站定,小屋内便传来温和的声音,
阿山惴惴的推门而入,清远山人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你可想清楚了,修道一途,枯涩无味,如果心有不愿,现在还来得急。”清远山人转过头说道,
林山向前一步,坚定的说道:“我想清楚了,现在的我无一牵挂,从小我便梦想走出大山,请高人收我为徒。”说着向下跪去,
“不必跪了。”清远山人说道,正欲下跪的阿山身子一窒,就这样仿佛定格了一般,
“我此生不欲收徒。”说完阿山的身子一轻,又恢复了自如,
“那……。”
“我只说教你道法,教会之后你得帮我做两件事,算是报答吧,你可以称呼我为山人。”男子的话不容置疑。
“是。”阿山别无选择,清远山人掏出几张宣纸递到他面前:
“这是纳气之法,你仔细看看,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喔。”阿山有些失神的接了过来,清远山人转过身朝里屋走去,
“在左边再搭个蓬子,你以后便住这里吧。”淡淡的声音自里屋传来,而闵山却惘若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