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四章俩头?八脚?
第四章俩头?八脚?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少顷
“噔。”扔掉最后一个果核,阿山站起身子,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吱,吱。”看到阿山的目光透向自己腿边的野果,灰毛猴子急得吱吱大叫,立刻将手中刚咬了一口的野果扔掉,
阿山见罢一阵心疼,猴子手中不停的抓起两三个野果伸出舌头一阵乱舔,再将其放下,不一会儿便将脚边地野果舔了个遍。
阿山看得直摇头,心想这猴子也太那个了。他皱了皱眉头,实在找不出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它好。
“不吃你的啦。”阿山一阵没好气。
“吱,吱。”灰毛猴子欢腾的一叫,显然大是得意。
“他怎么了?”阿山指着那个躺在中间的怪人问道。忽然脸色一窘,心想我问这猴子干嘛,想想不禁摇头失笑。
“吱吱吱……。”仿佛听懂了阿山的话一般,猴子扔掉手中的果实,手舞足韬的比划个不断,
阿山一愣,心想这猴子莫不是得了羊癫疯了吧。
忽然只见那猴子白眼一翻,再次倒回那人腿边大嚼了起来,显然对阿山的失望透顶,不再浪费时间了。
阿山一阵莫名奇妙,
“我又不是猴子,哪能听懂你的猴语。”小声地嘟囔一句,阿山扶着坑边小心的向下滑去。
木屑松软,只听他“嗖”的一声落了下去,激起不少屑尘,
拍了拍身上的木屑,阿山向那人慢慢蹭去,来到近前,他才看清这是一位中年男子,
面容普通,饱经苍桑的样子,
此时他双眼紧闭,不知是死是活,
阿山伸出右手食指,小心翼翼的向男子鼻孔探去,‘有呼吸。’他松了口气,可能是昏了吧,
阿山想着,脑袋中忽然闪过他当时大发神威的情景,不自觉得向后退了一步,‘他是什么人?怎么会那么厉害?’
想着阿山心里翻腾的利害,
好象王叔叔曾经提过,在河阳城那边有些大户人家都请了高手做护院,那些人可都能在天上飞的喔。
他看了一眼跟前那个男子,‘不知道有没有他厉害。’阿山心里暗暗嘀咕。
抬起头,已是傍晚了,遥远极西处还留有一丝晕红,
阿山皱了皱眉头,今晚是回不了了也不能回了,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这个男子,还有那只贪吃得猴子,
“得找个地方躲躲呀!要不可然到了晚上可就糟了。”阿山自语着,
“吱吱。”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灰毛猴子忽然又扔掉野果,挥着爪子朝一个地方猛指,
而且自己一蹦翻上土坑朝那边走了几步,
又回头朝他“吱吱”的叫了两声,
“恩!”阿山张大嘴,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这个土坑至少有一丈多高,而且还是斜坡。
就这样一蹦而上!莫不是猴精,阿山咽了下喉咙,不敢再想下去。
不过这次他倒是似懂了这猴语,
以前村里老人也说到过,一般的动物都能识途,
“他的家在那边?”阿山指着那男子小心地比划着,心里别扭至极,
“吱吱吱。”灰毛猴子咧着嘴一个劲的点头。
“喔。你等等。”阿山摇了摇手,实在不知道‘你等等’该怎样比划,只得讪讪的放下手,
跑到斜坡旁用手刨了几个阶梯,土木混合,十分松软,倒没伤到手。
走到男子旁边,阿山蹲下身子,将他扶正背在肩上。
他如今正当力壮之年,而且因长年打柴,力气较同龄人大上不少,背着男子倒不太吃力。
爬上深坑,阿山长出一口气,一阵轻风拂过,掀起他的几片衣襟,
阿山心里吃惊不小,晌午这里还是古树参天,而如今却是空地白丈,心里不觉的对那本事有了几分向往。
“吱,吱,吱。”灰毛猴子叫了几声,向着树林走去,
阿山扶了扶身后的男子,跟了上去。
冷风习习,暮夜垂临,阿山背着男子踉跄着跟在猴子后面,山间无路,他也只能凭感觉行走了,
不知何时,一弯冷月挂上树头,撒下点点清辉。林间清冷,仿佛连那些猛兽也躲在窝里不出来了,
“沙沙沙。”裤脚刮过灌木的声音起伏不断,分外刺耳,
“还有多远呀!”阿山大声的向猴子喊了一句,搁在嗓眼的心落下去了不少,也便不管这问得多么可笑了。
“吱吱吱。”灰毛猴子从树上荡了下来,在他面前比划个不停,时不时的向前方指一下。
这一路上他已经知道了这猴子不仅能听懂人话,还有点小心眼,阿山腾出左手,揉了揉刚才因骂他而被砸中的额头,
装做听懂的样子,待猴子停下来时,悻悻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带路。”
不久,
他们在
经过一堆残砖瓦硕后,在清冷的月色下一坐小茂屋隐隐可见。‘终于到了’,阿山心中一定
,果然,看到那茅屋,那猴子三蹦两跳的跑到近前,回过身来对着阿山“吱,吱”欢叫。
走了一两个时辰,阿山也是累得不行,将那男子靠在小屋前的凳子上,
“呼”,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汪汪。”屋里忽然的两声狗叫,把刚坐下的阿山吓一大跳。他连忙扶起那男子,
两眼死死的盯着门口,
‘不会是只两头八脚的狗吧。’想起刚才的三眼猴,阿山心里一阵恶寒,站着的双腿微微的打着颤。
“汪汪。”又两身狗叫,房门往里一开,一道黄影飞了出来,
“啊。”阿山一声惊呼,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双眼看着眼前这庞然大物,没有想象中的双头八腿,
高头尖耳,毛发油亮,身体足可与大野猪有的一拚,
“汪汪。”大狗仰起头朝他狂吠两声,骇的阿山双腿一哆嗦,差点坐了下去,连忙将扶着的男子移到身前,
意思是“咯,我是你主人的朋友。”“呜,”大黄狗显然疑惑,回头朝小屋看去。房门灰影一闪,
灰毛猴子跳了出来,看它胸前抱着的野果,想来它刚才是进去贪吃了。“吱吱。”
猴子来到大狗面前扔下野果,接着双爪连挥,吱吱怪叫的说起了“猴语。”好一会儿,
猴子停了下来,屁股一颠坐在地上又吃了起来,黄狗显然也听懂了,迈着小步子围着阿山来回走动,
撅着鼻子不停的嗅呀嗅。阿山见罢心里一阵发毛。
看着及腰的大狗嗅呀嗅,狗眼滴溜溜的瞄呀瞄,怎么看都象是在打量着哪里肉多,方便下手,喔不,是下口。
“呼呼。”大狗鼻子耸了两耸,仿佛发现了阿山好久没洗澡了,懒懒的向猴子走去。将他晾在一边,
“通”的一声倒在那里不动了。“呼。”阿山长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腿已发麻。敲了两下后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烦闷,
闵山呀闵山,你也太没出息了,整个一天被两只畜生牵着鼻子走。
忽然胆气一壮,心想你们主人还在我手上,还怕你们做什,阿山朝两只畜生狠狠的瞪了一眼,
搀起中年男子朝屋内走去。屋内昏暗,一干物品只能看到模糊的景象,阿山将那男子靠在墙边的椅子上,
好一会儿才摸索到油灯,“哧”一声轻响,阿山将其点着,明红的灯光照亮了周围的事物,
阿山回过身来,这是一间不大的房子,周围比之阿山的家还要简陋,中间一张桌子与两把椅子,
倒是墙壁上搁着不少瓷瓶罐瓦,里面不知有何物,房间靠里有一房帘,里面是卧室吧,阿山想着,
“这人倒底怎么了,还不醒。”阿山嘟囔着将他扶起,忽然那人身子一斜,一道白光自那人胸口滑落,
“叮。”的一声掉在地上,“咦?”阿山重新放下那人,弯腰将那东西捡了起来,
这是一颗发着温和白光的珠子,表面上缠绕着一层薄薄的白烟,看似轻柔,却又挥之不去。
“难道当时他就是被这珠子打晕?”阿山脑中闪过当时这男子被击飞的那一幕,阿山将珠子放在眼前翻来复去瞧了个遍,
但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管它呢!”阿山自语一声,将珠子重新放回男子胸前,将他扶起往里屋走去。阿山将珠子放在眼前翻来复去瞧了个遍,
但依旧什么都看不到,“管它呢!”阿山自语一声,将珠子重新放回男子胸前,将他扶起往里屋走去。
里屋不宽,只有一床,阿山将男子扶上床,拉好被子便走到外屋,坐在椅上,伏首搭鄂,眼前灯火飘忽不定,耳边‘吱’响若起微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