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问仙之旅 > 第一卷转世重修 > 第二章捉兔子
第二章捉兔子



更新日期:2015-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笠日,遥远东山之上跳出半个太阳,这正是它一天最温柔的时刻,显其貌而不显其利,
明亮温和而隐有光晕。
整个三叶村清雾缭绕,朦胧幽静,
“吱吱,”稚小的麻雀打破宁静,跳上枝头,带起一串串露珠,寻找着做早操的虫子。
‘吱呀’,阿山推开房门,张开双手伸了个懒腰,今天是个好天气,他心里想着,
他每天要做的就是早上卖柴下午砍柴,漱好口的阿山来到后院,他这房子本是村里最大的一座,
但自他失去双亲后因年久失修,每遭下大雨,屋内便也下起小雨,无奈之下便请人将三间整成一间,
如此一来,屋子窄了院子便宽了。后院靠墙处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排晒好的干柴,阿山麻利的将其捆成几堆,
“山呐,阿山呐。”屋前忽然传来叫唤声,
“是王老爷子吧。”阿山走到前屋,门前站着一位体态佝偻的老者,
“恩,山呐,有晒好的柴没?”老者问道,
“有呢!上次卖您的就烧完了呀。”阿山心中开心顺口问道,
“恩,娃儿他叔在镇上做豆腐,这柴火用得紧呢!”老者笑着说道,但怎么看都觉得笑得有些勉强。
但阿山又怎么看得出来,还以为他家亲戚在镇上做生意,心里正羡慕着呢!
“王老您等等,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呵呵,不忙不忙,还是阿山懂事,这次我那娃儿回来你就跟着他学打猎吧。”老者笑容可拘的说道,
“真的?”阿山心中大喜,“王大叔快回来了吗?”
“不错,他这次出去快半个月了,就快回来了。”老者笑着说道,
“咯!这是这回的柴钱,你先拿着。”说着伸手入怀掏出几个铜币递了过去。“王老爷子您太客气了,我这还没给你送去呢!”
阿山说道,
“呵呵,这邻里近乡的我还不放心你呀。”老者忍着肉疼,‘大方的’将钱币塞到阿山的手中。
“那太谢谢你了,”阿山说道,
“大小伙子了,矫情个甚?”老者拍拍阿山地肩膀语气豪迈的说话,接着笑呵呵的往回走去。看着老者的背影,阿山一阵感激。
不久。
送完柴回来的阿山靠在家门前的那棵枣树旁,嚼着昨晚烤好的山芋,怔怔的在想着什么,
他今天心情不错,口里的山芋仿佛也可口多了,
“嘟”扔掉手中的芋皮,阿山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得干些什么,’他想着,好一会儿,阿山心里有些丧气,自己好象除了上山砍柴还真没别的事可做,
‘得,就上山,’做好决定后,阿山心情一阵轻松,
利索的带好上山必备,一把柴刀,一札麻绳,再就是一壶刚注满的清水,便踏上了攀山之路。
清晨的林间清幽自然,此时日上树头,初阳似线,针芒突现,折射在欲滴的露珠上,发出七彩的霞光。
在第一声飞鸟的欢鸣下,树林间慢慢沸腾了起来。
这是一条因长年行走而形成的山间小路,两旁野草簇拥,将本来不宽的小路挤的更加窄小了,
阿山哼着不知名的调子走在其中,草尖的露珠打湿他的裤脚,而他却丝毫不在意。
“嗖。”一只灰毛兔子窜出草丛,竖着尖尖耳朵,前爪不停的掳着嘴须,阿山陡的一下停住了脚步,
慢慢的弓下身子,双眼冒光的盯着那只兔子。
“簌,簌。”没注意脚下,几声草叶摩唆轻响,灰毛兔子倏的一下直起身子,仿佛发现有人在侧,身子一缩,
“嗖”的一下往树林中窜去。
“唉。”阿山长叹一声直起身子,双眼盯着灰毛兔子那双弹力十足的后腿。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它怎么就不抽筋呢?”摇摇头重新向山上走去。
以前村里先生在村头给孩子们讲故事时,他刚好听到了一截,说什么兔子有时候想不开会撞树,
可现在自己天天砍树,怎么就没看到有撞死的兔子呢?兔子屎倒是见到不少,阿山心里有些郁闷。
来到昨天砍树的地方,阿山将绳索放在地上。
抬头看去,长年累月,这里已被他砍出一块方圆五六十丈的空地了,村里人说,打柴最好在同一个地方,那些凶猛的野兽看到人为的痕迹一般都会躲的远远的,不敢靠近。
事实上仿佛也的确如此,阿山笑了笑,扬起柴刀劈哩啪啦的砍了起来。他的心情不错,一会儿便砍了三四棵,
“啪。”又一棵树应声倒地,阿山直起身子长吁一口气。
“簌簌。”就在他打算再次攻坚时,旁边树林里忽然响起一阵错枝声,阿山转头看去,
心里不由的一突,紧了紧握着的柴刀,双眼死死的盯着那簇草林。
“嗖。”忽然他眼前一花,一只白花花的兔子窜了出来
,“呼,天杀的小东西。”阿山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挥了挥手中的柴刀,
本以为那兔子看到他会受惊逃跑,哪知他转身时那兔子还在原地不动。
阿山转过半边的身子一僵。眯着眼睛斜了它一眼,
‘这家伙受伤了。’看着小兔子腹部皮毛上的血迹,阿山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他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子,慢慢的蹲了下去,生怕不小心把这小祖宗给惊着咯。
当手触到地面时,他将柴刀放在地上,慢慢的向小兔子挪过去。
这时小兔子仿佛也发现了眼前这人不怀好意,虽然它知道这些站着走路的家伙对自己从来都没怀好意,如在以前倒它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可如今……,
小兔子警惕的向旁边纵出一两尺,仿佛牵动了伤势,白腿儿微微打着颤。
“嘿!果真受伤了。”阿山心中大喜,当挪到距其一丈远时,猛的窜出几步,一个虎扑,
“砰。”的一声,阿山双手肘部火辣辣的痛了起来,而小白兔已经窜出了一两丈外,缩着身子警惕的盯着他,
“小家伙跑得挺快的呀。”阿山站起身来皱着眉头揉了揉肘部,只见刚才一扑之下竟擦掉一块皮肉,隐隐有血水渗出。
“今天逮定你了。”说着再次跑了过去,看得准确,双手一合,
哪知兔子忽的一窜又跳开去。
“小兔崽子。”阿山咬咬牙,再次追了过去,
“嗖。”白毛兔子朝树林窜去,阿山紧跟着衔尾而上,山间多树,白毛兔子左突右窜,
每每在最关键一刹那逃脱毒手,但却甩不掉后面紧逼的阿山,走过丛树边,穿过枫叶林,
阿山靠在一棵参天大树上,懒懒的看着不远处趴在地上的兔子。
“呼,呼,呼。小东西看你往哪跑,哎哟我的妈呀累死我了。”阿山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他抬起头,透过稀疏的树叶,老人说的那‘仙人峰’仿佛更近了。
‘呀!糟了,这片树林可是连老猎人都不敢进来的呀。’阿山心里一惊,连忙止住喘息,
小心的打量四周。只见周围少有低矮的灌木,大多都是几人合抱粗的巨树,看起来年代久远,
想必是那老山林了,阿山心里嘀咕,脚下不停的朝趴着的兔子走去。
就在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