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地狱客满 > 第一卷 > 第二十八章 雪玲的帮助
第二十八章 雪玲的帮助



更新日期:2011-09-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戴尔,我来帮帮你吧。”这个声音是雪玲的,她一直在戴尔身体里沉睡,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不是孤军奋战更加高兴的。

    “这些是傀儡没有不会受你控制的。”戴尔想到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傀儡与丧尸不同,丧尸是个体,傀儡拥有主人的精神力,要从主人身上夺取控制权必须要比傀儡主人的精神力高,但是现在雪玲的精神力明显不会比巫妖高,这个就是一个大麻烦了。“你以为我只会控制啊。”雪玲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难道你也进化了?”戴尔很好奇,一个精神体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是啊,就是那只史前巨蜥,我在控制他的时候,它反抗了,最后我失败了,但是却莫名的开启了精神的某个方面的能力,我现在已经不只会控制了。”雪玲说到这里很得意。

    “那你还会什么?”戴尔很好奇。

    “就是……”说到这里雪玲从戴尔身体里出来了,戴尔很好奇,现在的雪玲比以前的那个雪玲更好看了,似乎还透着羞涩。

    雪玲轻轻抚着戴尔的头,原本没有实体的雪玲,此时却叫戴尔感觉到了雪玲真的在抚着,然后雪玲轻轻低下头,她透明的唇慢慢接近了戴尔的唇,原本应该是透明的雪玲,此时,脸颊是红色的。好像两团挥之不去的红云。戴尔只是感觉嘴唇微凉,然后清凉的气息进入肺腑,然后通过血液将原本沸腾的大脑冷却,戴尔现在对周围的感觉已经没人可以比过他了。似乎都可以感觉到血丝状物体里面所蕴含的力量。很快身体在这阵清凉的气息冷却下来,疲劳也已经减轻了很多。“这个是……”戴尔感觉到现在精力充沛从来没有过的轻松。

    “这是我的初吻。”雪玲很认真的对戴尔说。

    “啊……不会吧,那我……”戴尔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

    “这个是我的新能力,灵魂安抚中的恢复力量,通过我的唇传达到你的灵魂,让疲劳的灵魂恢复往日的活力,我叫它安抚之吻。”雪玲现在也很乱,既然初吻都给他了,也就相当于向他表白了。“雪玲,如果我们这次可以出去的话我们恋爱吧。”其实戴尔对雪玲也有那么一点意思,只不过在这个乱世中被他遗忘在了心灵的角落中。

    “我?只是一个灵魂,那些皮囊只是我的工具,你还会要我吗?”雪玲伸出一只手,手是透明的,戴尔轻轻抓住原本应该穿透而过的灵魂之手,雪玲惊诧的看着戴尔。

    “我可以抚摸到你的灵魂,从你刚才给我的那个吻开始。”戴尔知道,这次他一定会九死一生了,或许里面的怪物会轻易的要他的命。

    “好了我们进去吧。”雪玲轻轻的说完进入了戴尔的身体中。

    戴尔神采奕奕的站起来,双手化成利爪,全身的鳞片收起,尽量将骨爪延长,并且利化,身后的丧尸傀儡就要到了。

    “爷爷的,拼了。”骨爪直接切进了门中,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门切开,火星映照着周围的黑暗显得很突兀。

    “戴尔,小心后面。”雪玲轻声提示。

    “知道了。”戴尔转身的同时,全身的鳞甲也化出来了,此时,鳞甲是完全晶化的,恢复正常的利爪依然锋利。

    戴尔用了最快的速度将丧尸傀儡解决了,转身向门里走去,里面的情景戴尔看的很清楚,一个巨大发着红色光芒的心形状的物体在屋子中,上面布满了细小的血丝状物体和粗大的管状体。“这个是……”戴尔很奇怪,通过戴尔的视角雪玲也看到了这个东西,“这个应该是这个建筑的心脏,也许把这个东西消灭就可以了。”雪玲感觉到了这个东西里面蕴含强大的能量,可能还有异兽在里面。“我试试。”戴尔刚想冲上去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声吼叫,这个是异兽的吼叫,应该是那个水箱里危险警告的东西。

    “戴尔,天台上的那个异兽傀儡进入了楼道,正在向你走去,小心点。”克拉找打的话语这个时候响起。通话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好了……

    “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早知道我就先吧天台的解决了。”戴尔说道。现在想的不是怎么对付异兽,而是应该怎么对付这个大球。

    “嗷……”巨大的脚步声和兽吼声,离戴尔越来越近。

    “雪玲,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出去,但是你要答应我,自己保重。即使是死了,也要控制我的身体回去。”戴尔对着自己身体里的雪玲说到。

    “你不会有事的。”雪玲的声音有点发颤。

    “嗷……轰……”那个让戴尔划了一个大洞的门彻底报废了。

    “戴尔小心。”雪玲轻柔的声音直接在戴尔大脑中响起。

    “这个是什么?”戴尔看着面前的巨兽心里彻底说不出话了,长粗的巨尾,红色的皮肤,巨大的牙齿样子很难看。最夸张的是身上居然有血红色的鳞甲,而且看样子很厚的样子。

    “这个是什么?”戴尔又问了一次,现在他大脑彻底当机了,脑袋里只剩下问号。太夸张了,这个家伙怎么打啊。现在戴尔彻底体会到了丧尸傀儡对付他的心情,光看看就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况且体形的差异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戴尔,这个……你确定你能打过他吗?我现在反悔好吗?我不做你女朋友了,那个初吻就当白送你的……”雪玲也傻了。

    “这个……好像你不用带着我的尸体回去了,我应该不会有全尸了。”戴尔现在还没清醒。

    “他们那里发生什么了,怎么没有声音?”克拉现在算是害怕了。这也太夸张了。

    “我们的战士冲吧,怎么也要把戴尔救回来。”沃克心里也有种不祥的感觉。

    “嗯,不过下面的血傀儡好像不好对付啊。”克拉很郁闷,这又是一笔费用啊。光机甲战士的维修费不用说了,浪费点子弹也没什么,史上只要是战争就会有伤亡,虽然机甲战士只要大脑不被破坏就可以说是不死的,可是这个是战争,战争玩的就是钱。“为了兄弟拼了。”克拉下定了决心,为自己的兄弟拼一把。“我去组织人手。”沃克早就想看看这些难对付的血傀儡了。

    “你们要小心,注意叫他们带几把匕首,至少要配备近战标准配置。”克拉看着周围被血丝包围的建筑他知道,只要被血丝缠上就等于惹上了麻烦。近战标准配置是:长靴边两把匕首,腰间两把匕首,两个肩头两把匕首,背后一把灼热之刃。“知道,看来我们以前输入的近战防御知识居然还有用处。”当初在所有人的大脑芯片中输入的近战防御知识是因为当时用的都是实体子弹,每个人都有携弹数量,现在用的是能量子弹,根本不存在数量上线,所以已经快要把近战给忽略了,也就只有戴尔这个家伙会用近战对付丧尸。“飞艇降落,准备登陆。”克拉下达了命令,同时他在向已经死去的上帝乞讨那一点点的希望,不要死的太惨。

    被感染的楼内,戴尔还在与巨兽对眼,戴尔郁闷了,怎么每个异型丧尸都喜欢跟自己对眼呢?难道就没有一个直接跟自己开战的吗?

    “嗷……”巨兽大吼一声,向戴尔飞速冲来,戴尔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个家伙也太快了,几乎是一瞬间就冲到了戴尔面前,戴尔看着它的巨掌向他拍来,左臂抬起,鳞甲盾直接防护住了头部,鳞甲被震的叮叮响,虽然是晶化的鳞甲盾,但是鳞甲的特性还是被体现出来了,鳞甲之间的减震缝隙成功的阻挡住了这次攻击。“戴尔,感觉怎么样,如果不行别硬抗,我们先撤……貌似现在撤也撤不出去。”雪玲刚说完前面的话才发现,这个房间居然是一个四面都是墙的房屋子,看墙上的血丝,应该是冲不出去了,小小的血丝有很大的力量,要不那些在楼上做标本的机甲战士们也不用再做标本了。“雪玲,你先走吧,告诉克拉,回到西方大陆,东方大陆即将会沦陷,”戴尔很敢肯定,这里的一切都跟以前一样,那也是一个可以制造傀儡的丧尸,结果丧尸被打死,但是那个巫妖没有找到。后来西方大陆的四大尸皇,其中就有这个丧尸,成为巫妖之后的丧尸能力进化的很快。“戴尔,我想跟你在一起,你说过让我把你的尸体带回去的。”雪玲很委屈,不过她也知道,只要精神力不是很强自己一般很安全,现在虽然对巫妖的强大精神力无可奈何,但是雪玲的精神防御是很强的,只不过一些力量还没有开发出来。“雪玲,听我说,你跟我在一起也没用,他们都不是你所能对付的,告诉克拉,跟东方大陆研究一下,如何保住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文明纪就看你们的了。”戴尔说的很义正严词。

    “切,什么啊,明显是想让我离开你,讨厌我了,如果要是不讨厌我的话就别赶我走,东方大陆跟你有一毛二分钱关系吗?”雪玲后面这句话是在东方大陆学的,那是前物质文明纪,做什么都离不开钱。“好了你快走吧……”戴尔还没说完,巨兽怒了,你们这些爬虫在那里唧唧歪歪,我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这里没看到,一定要教训一下。

    一个巨大的巴掌向戴尔砸来,戴尔左手防御,右手骨刃顺势而发,“叮……噗……”那叮的一声是戴尔砍在巨兽肩膀上的声音,那噗的一下是戴尔鳞甲盾防御的声音,巨兽见自己的攻击不起作用,另一只大抓抓住了戴尔脖子,将他提起来,对着他的脸大吼着……一股血腥腐臭的味道吹进戴尔的鼻子里,“这个家伙。”戴尔被抓的全身没有力气,被口臭熏的想吐。巨兽的大抓一甩戴尔向远处飞去。在地上翻滚出很远才停下来。“嗷……”巨兽大吼者,戴尔全身好像被巨兽摔散架了一样,就这样爬在地上。

    “戴尔小心。”雪玲的声音很急促,在戴尔上方出现三个粗大的血管,戴尔回头看到了,他知道自己的末日要来了。

    “戴尔,振作起来。”雪玲还在叫着戴尔,血管正在飞快的向戴尔飞来。她很着急,毕竟现在戴尔接受她了,到了眼前的爱情不能就这么毁了。雪玲化作精神体从戴尔身体出来,双手一挥,一道透明的精神之墙出现在前面,为戴尔挡了一下,这是雪玲的全力了,但是终于遗漏了几个细小的血管,直接刺进了戴尔身体中。戴尔身上的水晶鳞甲开始暗淡下来,慢慢变成了原先的金色,不过没有了光泽。戴尔就感觉好像力量被吸走了一样。雪玲这里也不好受,自己可以挡住几个血管却防御不住全部的,越来越多的血管进入了戴尔身体,巨兽看见身上插满了管管线线的戴尔怒了,对着房子中间的大球大吼。“戴尔……”雪玲现在很痛苦,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爱人慢慢死掉,生命力一点点消失还无能为力更加痛苦的了。

    “雪玲快走吧,告诉克拉我已经尽力了。”戴尔说完就没声音了,看样子连气息也没了。

    “戴尔……”雪玲哭了,灵魂状态的眼泪滴落在戴尔身上,慢慢融入戴尔身体中,金色的鳞甲慢慢变成了透明的,里面是戴尔血红色的身体,样子跟外面被毒气熏过的剑仙一样。

    “戴尔……”雪玲穿过几个房间的墙壁,向飞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