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地狱客满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一级警报
第十八章 一级警报



更新日期:2011-08-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警报,连云港发现外来入侵者,全体戒备。”这个时候警报响了,外来入侵者一般是指的是外界的丧尸入侵,连云港与克拉刚刚过来的孤岛距离最近,现在的入侵者可能是那个孤岛的,丧尸会水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生物怕水是因为水会隔离空气,造成缺氧,窒息而丧尸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它们没有呼吸,身体会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洋流迁移,这也是丧尸会快速占领全世界的原因之一。而作为东方大陆与外界的结点之一,防备力量也是最强的,不过这次似乎不同,似乎是孤岛丧尸大移民,这些家伙似乎也开始了疯狂。前方战报:现在是连云战役的初期,这已经是入侵者第三百三十次抢滩登陆,虽然我们的战士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将入侵者赶回孤岛,可是他们连续作战已经即将到达极限,战斗还在继续,增援正在到达,等等,我们的友军正在增援,他们都挥舞着大刀与侵略者勇敢的近身作战……此时留守在基地的戴尔和沃克接受了政府的求援征求了东方大陆的朋友赶到港口开始了与丧尸的对战。这场战斗以关公门为主力,茅山派根本没有出来,因为他们的僵尸部队都被扔在孤岛了。蜀山剑侠们则是在关公门后面捡点小鱼小虾,以前的入侵都只是一两只,现在却似乎是一个部队的丧尸进攻,貌似有组织有规律的但是是谁组织的,似乎战争一瞬间就开始了。“那个是巨型丧尸。”在一群小兵小将的抢滩之后,他们的身后来了传说中刀枪不入的憎恶丧尸,东方大陆的丧尸进化的最高级别也就是憎恶丧尸,而且还是很难到达这个级别的,更加奇怪的变异形态丧尸根本没有。“看天上。”另一个士兵看到了东边的天空上过来了许多的黑点。“快请求支援。”指挥官对身边的通信兵喊道。

    “这里是连云据点,第312号防御点,敌军正在接近,空中,水上来袭,请求支援。数量众多。”通信兵反映还挺快,还没等指挥官说话就已经开始了通信。

    这里是武器卸载是,指挥官接到了一个命令:让所有机甲战士装备武器,现在不是留面子的时候了,我们需要FUCK的外援。

    “现在,把武器装备上,连云港口来袭,现在他们是我们的援军了。”指挥官接到了指令之后大喊了一声。全体工程师傻了,要说这武器拆好拆,就是按有点麻烦。

    “全体战士听令,装备武器,我们要开战了。”这个是钢甲战士与机架战士的总指挥,他本人也是钢甲战士。

    “遵令长官。”只见同一时间,所有原本躺在拆卸台好像死猪的战士们同时起身,迅速将武器装备到了身上,众人都彻底傻了,这也太……没办法形容了,从起身到组装只需要几十秒。指挥官现在是一头的汗啊。擦擦身上的汗水开始了思考,他思考有个毛病就是摸自己的光头,看来光头也是有原因的。

    “打开大门,战士要去战场了。”指挥官很实相的大喊一声,可是晚了。

    “轰……”几百吨的钢门被战士一脚踢飞。战士们鱼贯而出,留下一群还在发呆的工程师和外科医生。

    战场上已经有了新的情况,一个憎恶看到在他面前晃晃悠悠的鳞甲丧尸不顺眼于是拎起鳞甲丧尸,轻轻一扔,一个鳞甲丧尸上天了,超着防御堤坝飞去,刚好落在墙角,鳞甲丧尸开始了爬墙。其他的憎恶丧尸看见了感觉很好玩于是纷纷效仿,接着又有几个鳞甲丧尸突破防线来到了墙角。开始爬墙,墙头的守卫,狙击手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对付正在爬墙的丧尸,而关公门的战士现在正在于丧尸厮杀也没只能无奈的看着漫天飞的鳞甲丧尸感叹,自己怎么不再长高点啊。怎么才只有2米的个头啊。不过似乎所有的组织小喽喽死的都是最惨的,憎恶爽翻天的扔着鳞甲玩,鳞甲丧尸死的就有些窝囊了,撞到城墙上的还好,关键是脑袋撞到了城墙上那就有点大条了,落到了地上也没什么,就算落到了地上,以鳞甲丧尸的防御力也不会受伤,那些倒霉的家伙,要是撞到了岩石上,就不那么好玩了,还有哪些在天空与子弹恰巧接吻的,即使是普通的子弹也足以打穿他们的鳞甲,但是活下来的丧尸还是很多的。增援部队已经就位了,这些军人明显有对付大场面的经验,天空的丧尸鸟类也已经快到了,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在尸鸟来到之前把地面的鳞甲清理掉,可是这有可能吗?由于憎恶丧尸临时起兴造成了丧尸部队推进的速度大大增加,关公门人已经陷入了危机。沃克现在是忙的不亦乐乎,现在有风刀帮助已经是战场上的杀神,刀影一过就一定有一个丧尸变成血雾,不时的放上几个龙卷风,清清战场,漫天飞的龙卷风让他的功绩成倍累计,现在就算是跟克拉要一套铝化战衣也会免费给他。雪玲现在还没有扔下她的躯壳,因为还没有一个丧尸可以到雪玲面前,还没一个丧尸可以过了沃克这一关。

    戴尔还是一同往常,全身的鳞甲发出金光,手里的大刀门赠送的大刀,挥舞的虎虎生威,整个一个金甲战神,一个人与六七个憎恶丧尸对战而不落下风,此时,砍掉一个憎恶丧尸的脑袋,踩着另一个憎恶丧尸的肚皮一个回旋踢,落地,脱离了憎恶丧尸的包围,戴尔撒腿就跑,身后的丧尸还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戴尔帅气的大喊:“沃克,救命,我被包围了。”……沃克看见戴尔狼狈的样子一挥手,丢过去一个龙卷风……把戴尔吹上了天,前面的憎恶丧尸突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还没有反映过来就把前面的撞倒了,于是丧尸史上最严重,最血腥的踩踏事件发生了。戴尔站在龙卷风上抹了一把汗,刚要叫沃克撤掉龙卷风,才想起来,这可是几千英尺这要是掉下去,就算有鳞甲保护不死也会终生与轮椅做伴。

    “沃克,给我放下来。”戴尔现在已经超级郁闷,看见底下沃克正在酣畅淋漓的杀着丧尸,那感觉简直是太爽了,那种飘逸,那种拉风,那种……沃克怎么停下来了,停的姿势都那么帅,大头朝下插在沙滩上,原来,在沃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憎恶,好像扔鳞甲丧尸扔惯了,抓着沃克就扔,结果就……此时戴尔还想笑,可是还没笑出来,就郁闷了,因为战场上所有的龙卷风都消失了,包括他的,此时在戴尔脑袋里就两个字“糟了”然后就是自由落体。“这身下怎么那么软啊,不象是沙滩的样子啊。”戴尔刚以为自己要挂了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没死,身下是一个软软的躯体,用手摸一摸,正好摸到了一个软软的肉球,他脑袋还在当机中,一道灵光将他打醒。“戴尔,你摸够了没?要是没摸够你继续,我无所谓,不过我这辈子就嫁给你了。嘿嘿嘿嘿……”雪玲的声音在戴尔耳边炸响,虽然温柔但怎么听怎么刺耳。

    戴尔好像是一个坐在火盆上的TOM立即跳起三尺高,落下来砸死一直鳞甲丧尸。雪玲衣衫不整的起身,失望的看着戴尔:“不要就不要嘛,干嘛这么快,我还没玩够呢。”雪玲一句话出口,脸彻底红了,不过现在也不是玩暧昧的时候,二话不说身体立即软了,不用说,一定是脱离肉体,去玩木偶了。戴尔摸摸头上的汗水“真是个爆妞,恐怖啊,不过好像我也没老婆的样子,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找她聊聊为人类延续做点贡献的事情……”戴尔刚有这个想法就找了一块不大不小不高不矮软硬刚好的城墙撞,怎么能有这个想法呢?此时鳞甲丧尸看见穿着金甲的戴尔撞墙,以为是很好玩的事情,于是也开始了模仿,结果冤死很多鳞甲丧尸,为城墙的安全增加了一些保障,不过有一点郁闷的是也不知道是戴尔的点背还是鳞甲丧尸的头硬,居然可以把墙撞出缝隙,这样的话事情可就不好玩了。“全体火力,集中瞄准最高火力开喷。”机甲战士终于赶到了,所有战斗人员立即松了一口气,对于对付丧尸来说这些外来的战士是专业的,那些东方大陆的军人只是一些外行人。

    此时机甲战士已经把喷火器换上了,身上的乙炔装置被拿下来,换上了更猛的,中国造,二锅头,经过深度纯化,酒精度达到80,最高燃烧温度比普通喷火器用氧低,但是燃烧力高,尤其是这种喷水式喷火器,喷出的不只有火焰,而是燃烧的二锅头。让人想不到的是,问道了酒味的丧尸好像疯了一样,直往喷火器的火焰里冲,看来一个个生前全是酒鬼。在潜意识里对酒的兴趣比什么都高火焰好像高级瘟疫一样,在丧尸群里蔓延开来,却又有无数丧尸向火焰聚集,一时间酒味,烤肉的糊味,腥臭味冲天而起,天上的尸鸟也到达了,可是国家的空军还没有到,还好连云港还有文明纪留下的防空火炮,对付尸鸟那是一炮一个,但是,尸鸟太多了,根本打不完,有时候要是打好了可以一炮俩鸟,根本不用瞄准,直接乱射,天空的尸鸟那是成片的往下掉,不过还是有一群一群的鸟来到了战场,战斗再一次推上高潮。此时关公门已经手忙脚乱,天上的尸鸟好像苍蝇一样,不时还要拍刀法拍上一刀,把鸟拍下来,而憎恶丧尸此时也开始反击,身边的鳞甲丧尸好像蝼蚁一样,很随便的就被一刀两断。“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我们这里成了他们眼中的蛋糕。”一个士兵在爆掉一个丧尸的头之后开始回想起来这几天的事情,感觉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抵抗部队已经换下来无数次了,既然人类与丧尸的区别就是人会累,那么就只好用车轮战与它们周旋。水中又出现了一个异象,一个巨大的远古巨蜥,出现在沙滩上,它就是那个在孤岛上的那只巨蜥,看样子对于人类的仇恨让他怒火中烧,让一只尸鸟探路然后,带着他的一群小弟跟着fuck的飞船来到了东方大陆,这个大家伙看样子是这一队丧尸的头头,看那体形应该属于力量型的。“让我来。”沃克大喊一声,双手都召唤出风刀,看样子他不是去杀丧尸的,而是去清路的,这一路凡是在他前面的丧尸都被双刀砍爆。

    “抢我的好戏,这个我来,我还要看看我的防御究竟怎么样呢。”戴尔现在也不撞墙了,手臂上的鳞甲盾打开,向巨兽冲去,只见被他撞飞的丧尸无数这又清出一条路。沃克冲到了巨兽面前愣住了,这个巨兽正好看着他,巨大的红色的眼睛瞪的溜圆溜圆的,就这样两个大眼瞪着两个小眼足足瞪了二十秒,巨兽在想什么还不知道,沃克想的是,我这把刀能不能划破他的鳞甲?就在这几十秒钟的时间戴尔也赶到了,此时看见这个巨兽跟沃克不到2米的时间,脸对着脸,互相看着,样子感觉好像很暧昧的样子,戴尔轻轻咳了一生,巨兽和沃克都一个机灵,双双转过头,看着戴尔,沃克还好说巨兽就不那么客气了。“轰……轰……”巨响从巨兽脚下响起,听这个声音,力量一定很大,而且步幅很大,戴尔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手中的关公门的大刀怎么也握不稳了,“当啷”一声掉地上了,不过面对这个家伙就算戴尔防御再高也抓瞎。“戴尔,你怎么学我啊,跟这个怪物对眼是我的专利,不许抢,小心我告你。”沃克看见戴尔正危险,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叫他,于是发挥以前斗嘴的本事大喊一声,此时没听到的还好,那些听到这句话的不管是人是尸都流下一滴汗珠。但是戴尔也醒过来了,扔下掉的关门大刀掉头跑了几十米,后面的巨蜥也跟着跑了几十米,戴尔突然停下,巨蜥也奇怪的挺下了。戴尔现在心里那个汗啊,回头又跟巨蜥对上一样,侧身跑了几步,巨蜥双脚乱划,也横移了几步,戴尔这个奇怪啊,这巨蜥怎么就盯上我了呢?

    此时,戴尔想,反正也是死不如冲,可是刚冲几步巨蜥退了几步,巨蜥刚反映过来,戴尔就后退,巨蜥追来,没过几步戴尔又停住了……就这样远处的看到这个场景的人们晕倒一片,这两个家伙在干什吗啊,巨蜥和戴尔跳恰恰,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此时,沃克郁闷的想,看来比我牛叉的人还有的是,这个家伙比我跟巨蜥对眼还牛,直接跟巨蜥跳恰恰,不过这一对舞伴的比例也太……

    “嗷……”巨蜥怒了,巨大的抓向戴尔拍来,戴尔本能的打开鳞甲盾,“璞……”戴尔半个身子进入了沙滩里,还没等戴尔明白怎么回事,巨蜥的大抓再次拍下来,“噗噗噗噗”连续几下,直接把戴尔钉进沙子里。沃克现在傻了,戴尔这个家伙还活着吗?巨蜥现在很自豪,转过头看着沃克,猩红的眼睛盯的沃克发毛,这个时候雪玲从沃克身边出现了,还是那么神出鬼没的雪凌,不过现在沃克了不想那么多了,恐惧可比突然的吓一跳大的多了。雪凌很失望的摇摇头,“你们啊,对付大家伙还是得叫我来。”“妹妹,你终于来了。”沃克好像突然发现了在他身旁已经快起蜘蛛网的雪玲,雪玲高傲的甩甩头,灵魂状态的头发很自然的摆着。

    沃克现在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还是不会去戴尔的那个地缝,那根本就是大坑。而且还不是挖出来的,是钉出来的。

    雪玲轻飘飘的进入了巨蜥的身体,巨蜥站在那里不动了,好像石像一样,连眼睛都不眨……眨眼是生理反射,即使丧尸已经不能说是人了但是它的一些生物本能还是有的。

    沃克现在傻了,以前他看见雪玲只要进入身体就会彻底控制目标的身体,但是这次却不一样,只是让丧尸定在那里。

    “傻瓜哥哥,快点用你的刀砍他啊。”奇怪的声音,是巨蜥的叫声,但是怎么听都是人话。沃克现在让这一吼给惊醒了,用尽剩余的精神力,凝华出一把大道,就是以前戴尔拿的那个关门大刀。“杀啊……”沃克大喊着,扛着大刀向巨蜥冲过去。巨蜥此时很“正常”的大吼一声:“吼”就这么一吼,沃克很丢人的腿软了,摔倒在沙滩上。……

    其实当时的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沃克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巨蜥狂奔,此时,刚好路过戴尔的那个深坑,戴尔伸出一直手,想要抓点什么,谁知到,刚好抓到的是沃克的腿,冷不防的被绊倒了。巨兽现在是真的怒了被人无缘无故的耍了叫谁都会生气的。

    “沃克,把我拉起来。”沃克脚边的戴尔叫道。

    “好,等等。”沃克手里的大刀早就没了。双手双脚一起用力,就是拉布出来,戴尔气的,“不用拉了,你改挖吧。”

    “哦,我想起来了,你的头发多长时间没有换发型了?”沃克问了一句让戴尔莫名其妙的话。

    “额……好像很长时间了。”戴尔随口说了一句。

    “今天给你换个发型。”沃克现在的精神力只够召唤出来一个一人高的龙卷风,不过制造一个小型的沙尘暴还是可以的。

    “喂,你要干什么?”戴尔感觉不妙,这么好说话根本不是沃克的性格,在说让他拉起来一个全身都被定在沙子里的人是多么难的事啊。

    龙卷风很快就出现在了沃克的手心,对准戴尔的头,轻轻一放,龙卷风来到了他的头上,周围的沙子迅速的向龙卷风靠拢,微弱的风力,还是可以把戴尔留了好几年的方便面头卷成鸟窝头。很快,一个一人高的沙尘暴出现了,沃克很小心的将沙尘暴移开,之间一个新造型的戴尔出现了,灰头土脸的戴尔,一个爆炸式的鸟窝头,下半身还埋在沙子里,双手总算是解放出来了。戴尔双手撑地,一用力,居然自己把自己给提出来了,但巨蜥的距离也近了。雪玲从巨蜥的身体里弹了出来,刚好进入了沃克的身体,沃克不由自主的起身飞速的向远处狂奔。

    “戴尔,小心啊,我先走了,唉雪玲,叫你慢点你也不听,前面还有人呢……”沃克被雪玲控制着跑了,留下身后的戴尔傻了,这谁跟谁亲热还是关键时刻才能看出来,这兄妹就是比暧昧关系要铁很多。“嗷……”巨蜥大叫着一抓拍下,戴尔后滚翻躲过,巨蜥的脚不停下,狠狠的向戴尔踩去,戴尔又一个侧滚翻(俗称懒驴打滚)刚刚躲过,此时他看到了离他不到百步的关公大刀。

    “你给我等着。”戴尔狠狠看了巨蜥一眼,想要跑,可是巨蜥不依,巨脚狂跺,戴尔只好在巨蜥的胯下钻来钻去,这韩信能忍胯下之辱,看来我们的戴尔小朋友以后前途无量啊。

    这巨蜥跟戴尔一踩一躲玩起了踩脚的游戏,不过这次的踩脚游戏可是有相当的危险系数的,而且还是单方面的,就是巨蜥踩戴尔,远远的看去这巨蜥还真和戴尔是一对搭档啊,一个跳街舞,一个跳踢踏舞,两个风格在台上那是相当抢眼了。在戴尔有意的引导下,终于到达了关门大刀的掉落地点,一个前滚翻抓住大刀,巨蜥前抓很拍,戴尔脚踏礁石稳住中心,以标准的马步迎敌,左手打开鳞甲盾,右手扶着大刀,迎接巨蜥的一抓,“噗……嘶……“马步夸大了,裤裆撕了,戴尔现在是脸红脖子粗,但是他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开裆就开裆吧,反正开裆也不怕尿裤子了,下面更风凉。”鳞甲盾应声而碎,很久没有流自己血的戴尔终于受伤了,“爷爷跟你拼了。”左脚狠狠一踏礁石,双腿用力“嘶……”开裆裤又一次的被撕大了一块。戴尔全当不知道,但是他心里一经将裤子的制造商诅咒了无数遍,裤子为什么不是弹力的,为什么要把裆做那么小,但是他的咒骂是没人听到的。关家刀法起刀式,“斩月”现在戴尔改名叫绝命的一刀,向巨蜥砍去,可是他忘记了,他不会轻功,刚好跳到巨蜥的肚皮附近,巨蜥一爪子抓住了戴尔,巨蜥血红的眼睛好像透着玩虐的笑,戴尔这一刀还没砍下就被抓在半空,这不得不叫出师未捷身先死。巨蜥张开巨口想要把戴尔塞进口中,戴尔看准机会,一刀砍在巨蜥的上颚上,臭血流了戴尔满嘴,巨蜥似乎不知道痛一样,仍然咬下,戴尔无奈只好用右手的鳞甲盾挡一下,可是巨蜥的牙齿太锋利,直接穿过他的鳞甲盾深深嗑进他的骨头,卡在两个牙齿中间……换句话说,巨蜥塞牙了。要说这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也塞牙缝,这巨蜥倒霉的时候吃个胳膊也塞牙最惨的是戴尔,左手的大刀抬起,对准巨蜥的牙齿就是一刀,可是除了一片绚烂的火星以外没有别的了。戴尔现在真的没辙了,巨蜥不干了,一个巨抓伸进嘴里来回的扣,就是抓捕到戴尔,后来戴尔说:“那次真的是九死一生,我别的不行就是会躲,要不早就葬身兽口了。在巨兽嘴里呆了N久,直到我用大刀在它的巨抓上砍了一刀,而且,那巨抓上的刀夹在伤口上很结实,我才可以出来。话说戴尔从巨兽口中出来之后就挂在瘦抓上了,这次他终于找到了机会,而巨兽也知道,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才是最大的隐患,但是怎么样就是抓不住他戴尔这个家伙却利用了他体形小的特点,在巨兽的爪子,肩头来回跳,刚刚剁掉巨兽的攻击。“这个戴尔什么时候变成敏捷型的选手了?”远处的沃克看着戴尔辗转腾挪的样子很奇怪,这不应该是他认识的戴尔啊。

    “好机会。”此时戴尔发现,他的脚下的位置再跳一步就是巨兽的脑袋,一根关门大刀全都扎进巨兽的头颅一定可以达到大脑的,只要巨兽大脑中的脑核被刺穿巨兽也就可以GAME OVER了。但是他郁闷的发现,大刀在他刚刚躲闪巨抓的时候留在了巨蜥的爪子上了,现在望去,好像还插在上面。“晕。”戴尔现在希望的不是骨盾的防御而是有一个随身携带的武器。巨蜥的爪子又挥上来了,不过不是他丢掉大刀的地方。

    “晕,换一个抓再来一遍。”戴尔轻轻一跳躲过了巨蜥的爪子。巨蜥也很听话,立即换了一个爪子又抓了一边。

    “好机会。”戴尔和远处的沃克,雪玲同时喊出了声,全体战士也都向戴尔的方向看过去,这是一场决定胜负的一战。

    但是其他的丧尸可不会挺,就这眨眼的瞬间很多战士挂彩了,这就意味着自己将殉职在这里,为了赚个够本,死也不能白死,于是拼劲全身的力气杀丧尸,在他们们感觉即将发病的时候会给自己一颗子弹,或者自己的同伴会成全自己。战场又恢复到了原先的你死我活。戴尔手稳稳的抓住了大刀,但是就是拔不出来,巨抓再一次将他赶到沙滩上,不过大刀也下来了。戴尔这个郁闷啊,好好的机会就这样没了。

    “切,我还以为可以看到胜利呢,一群东方大陆的战士很郁闷,还以为这最后一刀可以砍中,在心里咒骂着那把惹事的大刀,战斗还在进行这,一切也只能在心里诅咒着。

    巨蜥转过头看着戴尔,两个眼睛狠狠的盯着,巨抓再一次落下,戴尔又一个侧滚翻躲过去,立即起身,轻轻一跳刚好踏在巨蜥的巨抓上,飞身落到了巨蜥的肩头,这一套动作帅气又流畅,看来戴尔还是有做偶像派明星耍帅的潜质。可是流畅归流畅,最终还是会有那么“一不小心”,这个现在估计所有人都知道了。

    “最后一刀,遁地刺。”戴尔这纯属是自己即兴发挥起的一个名字,跳起三尺高,刀尖朝下,超巨蜥的头骨刺去。

    或许现在戴尔手上的大刀要是换成长矛也许就真的成了。但是那也是需要机会的,明显巨蜥不给他机会,一个大抓出现在他下落的路线上,“砰……”戴尔应声而飞,不过这次不再是落在巨蜥的脚边,而是朝天上飞,看样子是要给他打上天,但怎么看都离巨蜥的距离远了许多。戴尔落的地方也好,刚好是憎恶丧尸扔鳞甲丧尸的大后方。此时无数憎恶丧尸围了上来,戴尔郁闷的发现,两个手的鳞甲盾都没了,关公大刀也已经不如以前锋利了,看来今天的战斗会很麻烦。戴尔名言:“我打不过我还可以跑。”此时戴尔说了一句话:“奶奶的,看样子我今天又要跑了,不过这个样子很难跑掉,这怎么办呢?没有鳞甲盾,不可能做推土坦克,没有关公刀,也不可能与憎恶纠缠,正在他努力思考的时候,他现在的老对头过来了,无数丧尸给巨蜥让路,那场面简直是太壮观了。几百米的沙滩上布满了丧尸,就那么一条路是很清楚的,就是巨蜥要过去的那条路。戴尔刚好看到了希望,疾步跑去,巨蜥还是老套路,一脚,这次玩踩脚的时候戴尔占了上风,跳起身踩着巨蜥的脚,跳起身一个漂亮的空翻,想要落到巨蜥的爪上,可是,还没落到抓上,就被巨蜥好像打一个球一样一掌拍飞……戴尔这个郁闷啊,他惹谁了这是,老是被人想拍苍蝇一样被拍,落到了沙滩上,刚巧砸倒几个倒霉的憎恶丧尸,当场是血流成河。巨蜥不给戴尔喘息的机会,朝他几步追上,巨抓又抬起,想要再来一掌,戴尔不理会身下的憎恶丧尸,起身拿刀,跳起来,踩着巨蜥的巨掌,一跳,踏着另一只即将到来的巨掌的爪臂来到了巨兽肩头。巨蜥还在郁闷中,这个家伙真的好像一个苍蝇,在你面前乱飞,你还拿它没办法,现在巨蜥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戴尔现在也郁闷,要先到它的头上,然后才能再想办法,但是如果到了头上,跳起来用遁地刺的话,会被巨抓拍下来,如果要是不跳起来,又怕自己的大刀破不了放,很纠结。

    此时巨蜥的巨抓又来了,不过这次是从戴尔身体旁边掠过,原来巨蜥够不到这个地方。戴尔放心悠闲的往巨蜥的脑袋上爬,脚下的巨蜥只能给他制造点麻烦,那就是乱蹦乱跳,希望可以把他震下来。可是现在很难。戴尔那是很小心了,两个胳膊都受了伤,但是还是可以慢慢的往上爬的,远远的望去,巨蜥好像是在跳舞,后来这一段被战地记者流传开来,被誉为巨蜥的死亡之舞。“这个地方应该是脑核的位置了,”戴尔现在正在思考如何把自己的大刀插进巨蜥的脑袋,不能跳,直接插又不可信。

    就在戴尔无奈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巨蜥的爪子居然可以抬起来拍自己的脑袋,戴尔把大刀一立,巨抓刚好拍在刀把,戴尔在巨抓拍到大刀的时候侧身翻到巨兽巨抓之外。“嗷……”巨蜥一阵长啸,看来大刀一定进巨蜥的大脑里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进他的脑核?巨蜥此时开始全身发抖,巨抓很奇怪,居然可以抓到巨蜥头上的戴尔,戴尔的胳膊很痛,刚好被和身体一起抓在巨蜥的手上,巨蜥疯狂的大摇,戴尔被它摇的晕头胀脑。

    巨蜥终于没有力气了,卧倒在沙滩上,但是可怜的巨抓上的戴尔,在临倒前很本能的将戴尔再一次含在了嘴里,巨蜥的血水将他的全身都浸泡了。

    巨蜥被打到了,丧尸的阵营恢复了往常的杂乱无章,关公门的大刀究竟刺到了哪里?这也许不是太重要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刀刺穿了巨蜥的头骨,跟上颚,巨蜥的脑浆流进了嘴中,同样包围着戴尔,奇怪的是戴尔的胳膊居然开始痊愈,伤痕慢慢的好了,或许这是他体内的吞噬基因起了效果,吞噬了巨蜥的力量基因和恢复基因。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后方的丧尸有一部分被巨浪卷走,天慢慢的暗了,海水也开始涨潮了,巨蜥的尸体在水中飘荡了几下又被巨浪送回了沙滩上,也许应该好好清理战场了,沃克看见战斗结束了,现在是立功的时候,立即冲下去,现在他可以凝结变态的风针了,但是还是选择了强度不是很强的短匕首,风针是需要高度凝结的,而风刀却不用那么高的凝结度。很快来到了巨蜥附近,用风匕首将巨蜥的皮划开,结果居然发现这么容易,看似坚硬的皮在风匕首的裁剪下,很快就分成很多份。

    里面戴尔的样子别提多多惨了,双臂的鳞片一点也没有了,反而血肉模糊,一把大刀的刀尖就在离戴尔不到手掌的距离,全身都是巨蜥的血和自己的血,整个就是一个红人。

    “来几个人把他抬出来。”戴尔对身边的战士说道。

    战士们点点头,出来了四个人,还有十几个把巨兽的牙齿打开,战士小心的把英雄抬出了兽口。

    天空中的尸鸟很麻烦,不过东方大陆的空军很完善,在发出求救信号之后,三个小时内到达了战斗地点,中间还算上在连云空降场加满了油的时间。

    空军犀利的武器如同收割机一样收割着天空的尸鸟,不过数量很多,还是损失了几架飞机才把尸鸟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