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六章 绣字
第七十六章 绣字



更新日期:2014-04-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雪衣开心的说:“月兰姐姐,你可猜错了哦,我这次可是一跃成了一等精锐弟子了!”
 
  女子惊讶的说:“真的吗?难道是不久前的那场朱雀阁选拔……你真去挑战百位师兄弟了?”
 
  雪衣道:“当然了,而且我的天才你当然清楚,胜利是在所难免的。”
 
  女子笑道:“我怎么听说在倒数第六场上还有一个男弟子与你不分高下啊?”
 
  雪衣睁大眼睛说:“哪里有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女子说:“雪衣,你可别忘了你亲爱的月兰姐姐是做什么的,你可骗不了我呀!”
 
  雪衣死不承认:“哪里……好吧,的确有那么一个人。不过我最后还是赢了不是吗?”
 
  女子说:“对啊,所以强大的雪衣姑娘能不能为你可怜的老姐姐讲述一下你意气奋发打败那个弟子的过程呢?”
 
  雪衣道:“这还用说,当然是我用自己独一无二举世无双威力极大的黄天凌一下子就将那位可敬的师兄打下了擂台呗!”
 
  女子笑道:“你就继续编吧。”
 
  雪衣做了个鬼脸道:“这可全是我的内心话啊,信不信由你了!不过,月兰姐姐,你这种能力真是好神奇啊,一下子就知道我说话的真实目的等等。若是我也能像你这样强就好了。”
 
  女子没好气的说:“好好地练你的剑吧!先把你自己保护好再说!”
 
  雪衣嚷嚷道:“我已经够强啦!”
 
  女子说:“那上回不敌我三招的是谁?”
 
  雪衣道:“那多半不是我!”
 
  女子道:“说的就是你。”她转过身去,道:“行了,别无正经了,心算之术你什么时候有这机缘了,我再教你。现在,还请尊贵的李长老的义女先在我这寒舍里待一段时间,我给您做饭去!”
 
  雪衣道:“我已经辟谷啦!”随后她看着女子走远,又嘟囔道:“再说我也不是那李长老的义女!”
 
  “啊,这真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女子离得很远,但却对雪衣这话听得很清晰,便这样答道。
 
  雪衣显出一丝沮丧来,“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姐姐您。”她一边说着,一边从简易的书架上翻出一本蓝色封皮的书来,坐下来看。
 
  过一会儿后,她说:“月兰姐姐,这书没想到你还保存着。”
 
  “怎么,我就不能拿这本书吗?”月兰走过来,挥挥袖子,顿时一盘盘的佳肴,呈现在桌面上。
 
  雪衣对女子露的这一手并不奇怪,只是说:“其实我真是很羡慕您的。”
 
  “羡慕我什么呢?”女子笑着,把一双筷子递与雪衣。
 
  雪衣接过,道:“当然是羡慕你的身份啦。”
 
  女子道:“哦,如果你这样想,那可不是你的错。可是如果你只是这样说,那我就会怀疑你的诚意。”
 
  雪衣说:“好吧,我以我的良心发誓,我对姐姐你说的话没有一句不真诚的。”
 
  女子似乎是开玩笑的说:“那你敢对尊贵的天父发誓吗?”
 
  雪衣说:“当然不敢,天父是不会管我们这些小事的。”
 
  女子不作答,只是给雪衣夹了些菜,说道:“那现在呢?”
 
  雪衣说:“现在敢了。”
 
  女子顿时无语。
 
  吃过饭,雪衣继续看那本书,而女子则开始刺绣。
 
  女子绣的很认真,很仔细,不过她绣的不是什么花卉,也不是什么美景,而只是一些普通但又略有些繁复的文字。
 
  半个时辰后,女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好了。”
 
  雪衣连忙跑去看她的成果,不过只是略瞄了一眼,便失望起来的道:“月兰姐姐,你答应我的血殊花呢?难道你要告诉我,你的这些文字,便可以拼凑成花朵吗?”
 
  女子笑道:“莫急。假物总没有真物好,你去把这块布埋了,就埋在你现居宅院东北的那个花坛里。埋下三个时辰后,你再去那里定能看见一个人,你把那个人杀了,他身上有你要的东西。”
 
  雪衣惊喜的说:“这样就可以做到吗?”她有些不相信,竟然会这么简单。
 
  女子笑道:“我敢以我自己的名义发誓,千真万确!”
 
  雪衣说:“那好,我可就全都仰仗您了。”
 
  女子说道:“行了,别说客套话了,你既然心急,那就快去吧,毕竟这件事情推迟了不大好。”
 
  雪衣行了个礼说:“那就先谢谢您了,姐姐。”
 
  女子摆摆手说:“走吧走吧。”
 
  雪衣捏着绣满文字的花布,走了。
 
  她一回去,就把其他下人全都找个理由撵出去,若有其他师兄妹过来也叫贴身丫鬟拦了。
 
  雪衣则自个儿在房里研究那些文字,但看了半天也不懂写的是什么,她有些焦虑的在房里打起转来,似乎有些举旗难定,但走过了这么三五圈后,又蓦然间想起月兰曾给她略算过一次,说那血殊花她必能在六年后得到的,她当时可是又惊喜又迷惑,可是日子算来,好像今天距卜算的那天还真是六年整的样子。
 
  雪衣便想,若是月兰姐姐讲的正确,那多半的确是可以在那个地方得到血殊花的,虽然她并未听说过那雪方园里曾经出现过什么类似的奇物。她不信其他人,但相信月兰。所以或许她真的应该去一趟。
 
  她想若是没人,就使出敛气术,直接把那块绣布埋下,然后再回来,等上两个时辰再去,至于那时候不论有什么命令传下还是哪位大人物来参见,无论是谁,就都让夕儿想个什么办法挡下;若是她的几位好友来,便借口她是去了月兰溪了,她想那些人也不会有什么胆量赶亲自跑到月兰溪去印证这件事,而且她的这个去处还是很合常理的。
 
  若是那里有人,只能动用她的那位义父赐予的天罡隐身符了。
 
  她再次想想,似乎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担心了,便去把她的那位唤作夕儿的贴身侍女叫来,讲了几句,夕儿连忙应允。
 
  而雪衣,则是在原地略微犹豫,便直奔那花坛去了。
 
  到了那里,却看见两人在附近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