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二章 孙异
第七十二章 孙异



更新日期:2014-03-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连栖回礼。
 
  孙异面露惊异之色的道:“其实我真没想到您能到这儿来。”
 
  连栖说道:“若我不这样做,那就永远都无法到这里了。”
 
  孙异目光微闪:“你知道我在这里?”
 
  连栖反问:“为何不知?”
 
  孙异说:“你为何而知?”
 
  连栖微笑道:“您以为呢?”
 
  孙异道:“没想到上次会面,你就在算计我。”
 
  连栖道:“上次我可没见着您,何来算计?”
 
  孙异默然了一会儿,终于向连栖诚心一礼:“我真是比不得您。”
 
  连栖谦恭还礼。
 
  孙异道:“斗胆询问您,阁下,您是如何知道我是那个人的呢?”
 
  连栖答非所问道:“因为扥胡请求我来。”
 
  孙异道:“扥胡?隐族人?”
 
  连栖说道:“尽如阁下所想。”
 
  孙异道:“您真是不漏口风。”
 
  连栖说:“您也是。”
 
  孙异道:“连道友,您想必是个足够宽宏大量的人。”
 
  连栖说:“多谢谬赞。”
 
  孙异面露一丝奇怪神色的道:“您为什么……”
 
  “为什么不与你为敌吗?”连栖问道。
 
  孙异道:“是的。”
 
  连栖叹气道:“我先前技不如人……所以,您不必介怀的,我们可以公平相比。”
 
  孙异道:“没想到您的战书下的这么快。”
 
  连栖笑道:“这是自然,我从来不放过自己的敌人。”
 
  孙异说:“您为什么不认为我是您的朋友呢?”
 
  连栖道:“因为我们意见不合。”
 
  孙异道:“我不认为如此。”
 
  连栖微笑。
 
  孙异鞠了一躬说道:“好吧,我妥协。但是连道友,我是不会先出手的。”
 
  连栖回礼道:“不必。”
 
  连栖走了,孙异在屋内转了一圈,终于到了那个巨型罗盘前,他袖袍一拂,那罗盘便成了一张空白的纸张,底下的圆桌消散,纸张便飘在空中。孙异面色凝重之极的看着,突然深深的皱眉道:“怎么会……这分明就不可能!”他的脸色苍白起来。
 
  贾家庄,连栖微微睁眼,把手边的什么机关按了一下,便重又闭上眼睛了,却似乎是熟睡了一般。
 
  一个时辰后,司世等人服侍连栖用膳。
 
  四个时辰后,一位灰衣人前来拜会,被司世挡下。
 
  再过一刻钟,连栖出门,却不知去了何处地方,三个时辰后回来了。
 
  他手里提着一个人,那似乎是一位少年。
 
  司世面色如常,也并未多问。
 
  连栖把那少年提到内堂去,闭了门,便从袖里取出一张绣有人像的金纸来,在半空一抖,一道飘飘渺渺的影子便从中落出来。
 
  连栖道:“扥胡,这具身躯你且先试试。”
 
  影子朝连栖一拜,便毫不迟疑的飘进了那少年身体里,一阵子后,少年睁开眼拜谢道:“多谢主人。”
 
  连栖摇摇头,并未说什么。
 
  扥胡突然间面色一白,身躯一阵晃动后差点就地倒下去,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子,他忍不住向连栖望了一眼,只见那人竟是丝毫未动。
 
  连栖说:“你曾伤过司世一回,我且先替他还了,若是有什么不平,还可说出来。”
 
  扥胡躬身道:“主人罚的对极,仆领罚。”
 
  连栖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你与司世以后便是伙伴了。”
 
  扥胡行礼道:“是的,主人。”
 
  连栖道;“你下去吧。”
 
  扥胡再次行礼,然后退出房去。
 
  连栖则自个在房内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便重又坐下,倒杯茶饮了,然后安歇。
 
  第二天,立春,天气不是很冷了。
 
  在扥胡感谢这样的好天气时,司世说:“扥兄,过些时候便要下雪了。”
 
  扥胡疑惑的问:“今天不是立春吗?”
 
  连栖走出房门,正好听见这句话,司世与扥胡二人急忙拜见,连栖摆摆手道:“不用行礼了。”说完又对扥胡道:“是的,今天是立春。某本古礼上说‘立春,荒年无雪。’虽对了大半,但总有例外。这次就是了。”
 
  他带着赞赏之色的望了司世一眼,司世急忙行拜礼。
 
  扥胡亦行拜礼,“虽然仆尚未完全领悟,但主人既然这样说了,那必是对的。”
 
  连栖笑道:“若我说错了,你这话不是让我把脸丢尽了么?”
 
  扥胡辩解道:“主人定不会错就是了。”
 
  连栖道:“这话倒也没错,只是凡事都不可说绝了。否则我今天说下雪,这一两年都不再落半点雪花,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扥胡道:“主人说笑,哪里有这样巧合的事!”司世则微露明悟之色。
 
  连栖道:“这可不是什么巧合,大多时候,言语之论总是有些影响的。”
 
  扥胡还是有些疑惑,不过他见连栖似乎并没有再讲一番的兴致,便只好作罢。但他已暗地里打定主意,要向司世或其他什么人请教一番。
 
  连栖用过早膳,便去房里作画。半个时辰后他略有些匆忙的独自出门,不知所踪。
 
  在诸人都把府内一切收拾停当后,扥胡便去向司世请教今天早上连栖所讲的那句话的意思。
 
  司世说道:“其实主人这话是说,言语之论对巧合有所改变而已,扥兄不必如此执着。”
 
  扥胡道:“司兄还是再多讲几句吧,在下实在领悟不了,或许是天资欠缺的原因。”
 
  司世抱了抱拳道:“您不必如此谦虚。我们同在主人门下做事,自然都是伙伴,而我也必然会帮您这件小事的。其实这道理想来也简单,但要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可就有点麻烦了。”
 
  扥胡道:“洗耳恭听。”
 
  司世道:“承蒙您看得起我。对此主人先前略微讲过,所以我便也只是照搬过来罢了。扥兄定然知道,这世上的修炼者除过修仙者,还有修心者,不过他们人数略少罢了,而且多半并未学过法术。”
 
  扥胡道:“这话不错,据我所知,学正宗术法成名立派的多半是修仙者,由于其实力较强,所以在修炼界占主导地位,而且不容其他流派,便使得修炼界也被人干脆叫做修仙界。”
 
  司世点头赞同,“是的。但其实修心者并不像表面上看去那么弱,否则早就被灭杀干净了……我这是在说什么啊,竟是无意间咒了主人!该死该死!不过修心者大多盛传分为两类,修道者和修真者,他们本是同宗,但千万年前也不知是谁家结了仇,就此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