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六十六章 传教士
第六十六章 传教士



更新日期:2014-02-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商人还记得,一天前他与连栖会面时,那人曾说他很赞同这样一句话:“用勇气战胜黑暗。”他想他现在或许应该对这句真理似的格言作以光荣的实践。
 
  于是他决定这样做了。
 
  再说商人的那位朋友,他在犹豫和徘徊之间做了诸多选择。
 
  终于他还是决定去了,他是与另一位朋友同去的。
 
  他邀请的这位当然不是前文所说的商人,那人还在为自己的家里的矛盾纠纷而头疼呢!传教士邀请的是武林上赫赫有名的“浦西拳”创立者月龄。
 
  传教士去时,由于并没有先行预约,所以倒是不得不在月龄的武馆附近等候了不短的一段时间,直到月龄的一位正好认识他的下人看见他来,才把他引见回去。
 
  他们见面时,月龄曾说:“朋友,你该不会是邀请我去助阵吧?”
 
  传教士道: “还是你最了解我。”月龄一笑,他当然知道这位传教士有多么的贪生怕死,却总是表现的大无畏。不过也正因为他过于珍惜自己的生命和地位,所以才总是想了除那些还不能称之为祸患的种子。
 
  而我们的还被蒙在鼓里的主人公,就这样被这个聪明而先知的人当做敌手之一了。从连栖与商人的一番谈话的显著效果来看,显然连栖若是也当传教士,那必然会对他现在本国近乎于泰斗的地位造成影响。
 
  他们去了,他们用微笑包裹来势汹汹的敌意。
 
  这天,连栖并未得到相关的消息,但是他对司世说:“几天后会有几位我们以前还未有幸结识的朋友过来,我们得先准备一二。”司世自然遵命,他退下后,连栖望着窗外某条小路说,“有意思的人,不过……若是没这么冲动就好了。”
 
  传教士与月龄在最豪华的马车里向贾家庄奔驰而来,他们穿越了数个大州府,终于在六天之后勉强赶到了这个富裕的庄子来。
 
  他们在路上还碰到了一位白衣书生,那人是要往一个附近的县城去的,正好同路,便顺便捎他一程,那书生上车时自然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然后便对这车的豪华有些咂舌。两人对造成的效果感到很满意。
 
  半个时辰后,那书生所去的地方到了,竟是一个较为偏僻的县城,他把零碎物品带上,他说:“两位朋友相貌不凡,必是大人物,故小生也不说什么报答大恩的废话了,只是你二人将来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下帮忙的,我必鼎力相助。”说完他便下车了,两人对这自大的书生默默无语了好一阵子,他们二人虽然不算是什么拥有丰功伟绩的佼佼者,但怎么说也不用这一贫酸书生帮忙吧!毕竟无论是财力还是物力,这书生似乎都没有太大的优势。
 
  两人入村后,打听了连栖的地址,便抄一条小路赶往那地方了。
 
  几乎是在两人马车刚停的瞬间,很快就有人来帮忙安置马车,他们说酒菜之类早已备好了,主人也已经等了半晌,两位客人方才过来。
 
  传教士与月龄互望一眼心道:“真是鸿门宴啊!”他俩心中暗自一凛,不过面上自然并无太大变化。
 
  他俩走近府门,便看见一个气度不凡的人向他们这边迎过来,这人正是连栖。
 
  两人顿时受宠若惊。
 
  连栖似乎有一种强大但却亲和的气场,这使得所有人都对他敬畏而又爱戴,传教士与月龄似乎也被感染了。
 
  席间,两人向连栖谈起了途中来遇到的那位书生,途中发生的事情他们自然是作为笑料而看的,不过却没有恶意。
 
  连栖说:“帮了这人一回,便是结了善缘,或许你们将来还真有那书生能帮到的时候呢。”
 
  两人赞同这种观点,并认为他们先前的看法是有些草率了。传教士赞同说,“您说的没错,我的一位朋友的朋友就似乎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因为他曾经谈起过一回,我认为真实性很高,因为认识他的所有人都说他诚实而拙于说谎。那位朋友说他与他的妻子曾到一个漂亮地方去度假——究竟是哪一州府我可记不清了,还请您原谅。
 
  “他们在那里便曾经见过一个道人,那人看起来却很普通,既没有华美的道袍,也没有成珠的语言,不过他说的话都通俗易懂而且亲切感人,就像您。
 
  “他们碰见那个道人时,并未觉得他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而且他们想平易近人的都不大可能是真正的高人。高人是喜欢隐居的,他们得了神的指示,不愿与凡人同流合污。不过他们几人倒是很有共同的话题,所以便谈了一阵子。他们两人发现,那道人竟似乎还是个哲学家。
 
  “他们临行时,向那人告辞,道人好心的提醒说‘回去时要看路,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走那条最中间的路比较好。’他俩不以为然,但还是拜谢了几句,那道人看了他们一眼,便摇摇头的离去了。
 
  “夫妇二人回家的路途中,要经过一片樟树林,那时正是夏季,绿色的叶子间散发出迷人的清香,它们正在开花期节。他的妻子说要摘几朵花去,香樟在他们的故州不多见,为了博得妻子欢喜,朋友便同意了。
 
  “两人对那驾车的人吆喝一声,便轻盈的跳下车,顺便说一句,两人都是轻功较好的武者,所以要上到数十米高的大树上去是不难的。他们成功的摘下一些黄绿色的小花来。他们从树上下来时,妻子注意到那些树干上的纹脉很漂亮,便说:‘我们也把这些纹路画下来吧——我记得我们似乎买了纸笔,若是不记录下来就太可惜了,它们真的很漂亮不是吗?我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树纹呢!’
 
  “朋友说:‘是的,不过我们或许有更为简便的方法。’他提议把这些树皮都揭下来,他说这样做速度更快。妻子动心了,但是她还是有些难以做出选择,她说:‘我们这样做似乎是太过残忍了,我想我们不能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