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六十五章 男孩
第六十五章 男孩



更新日期:2014-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类似于上述所讲的事件已经在附近几大州府内发生过无数起,故不再一一陈述。
 
  现在我们先去看一看我们上一节所讲述的两位主人公正在干什么有益的大事情。
 
  那个商人,自从被他的聪明而智慧的朋友提醒之后,便一直处于一种奇怪的闷闷不乐的状态下,他想自己的想法或许并不是像他的朋友所讲的那样毫无根据而且毫无章法,相反他相信自己的看法并一直认为那没有错,正如他先前所说的——虽然他的朋友在言语上让他口服,但却无法改变他的心理。
 
  这位商人坐着华贵的私家马车刚到他家所在的那条街道,便听见一个妇女大声吵嚷的声音,这吵声如此之大以至于离那地方如此之远的他都可以听得见,但奇怪的是,这妇女叫声响度虽大,但却音质不怎么好,就像牙牙学语的婴儿一般含糊不清,且音色太过尖利,使人想起那里是不是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他在路上所见的几乎所有人都为此深皱眉头。
 
  可惜的是,这妇女的声音他如此熟悉,毕竟他可是在这噪音里生活了近十年了。
 
  与她结婚,是商人这一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但却无法更改了。
 
  马车已行至自家府门前,商人进去,便看见院子里一个疯子一般的人正在对一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小男孩大吵大叫,边吵边哭,那情形就好像她是个可怜的无依靠的人一样,她语序混乱,咬字不清,仿佛是无意识的说出这些没有丝毫道理的话,几乎是什么难听骂什么,只是手里还拿着一只扫帚,所有仆人都躲得远远的只是看,而不上前调解。
 
  商人看着这个像泼妇一样的女人,面色阴沉,他就不该娶这个人的!所有的女人,都是包装好的废物!他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在听到一些朋友相关的有益的劝告后也不以为然,他为此感到十足的后悔。他以前怎会觉得这个疯子美丽动人呢!看来她除了祖辈的钱财和遗留的权利,再没有什么令人心动的价值了!
 
  妇女这时已经看见他了,顿时把扫帚扔下,表现得好像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边向这边移过来,边哭诉着小男孩的罪行。商人忍住厌恶的心情,轻声的安慰了几句,他费了好大的劲头才从女人混乱而含糊的字句中,勉强听出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他让下人把妇女扶到屋里去,才转过身来,对那小男孩说:“你过来。”
 
  这个可怜的孩子瑟瑟发抖,但还是把步子挪过来了,孩子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恐惧之意。
 
  商人说,“你知道错了吗?”
 
  孩子依然很害怕,但是他说:“我知道,我不该惹那个疯女人的,我如果不惹她,我就不会这么惨……父亲,您到底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要娶她?您娶她是为了让您与我都伤心吗?让我们两都对这个家庭绝望吗?”他悲凉的眼神,震得商人心中一颤,但商人仍然说,“他是你母亲……她就算再怎么蛮横,他也是你母亲,你必须承认她的存在。”商人像是对孩子说着,就像是在对他自己说这句话。
 
  孩子摇头:“不,不是的,她不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已经死了,她是被那个恶毒的疯女人害死的,是被她害死的!父亲,您为什么不杀了她,您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她呀?她是我们的仇人,您为什么不杀了她!为什么?!”
 
  商人冷冷的说,“雪姬是死了,那你不是还活着么?你要为她报仇,我不管,但是你若是要伤害我现今的妻子,我可就一定要插手了!”
 
  孩子说:“不!不,父亲!”
 
  商人说:“就这样了,你先去冰窟里跪上两个时辰吧,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里,想明白了回来告诉我。”
 
  孩子叫道:“父亲!您别这样!”
 
  商人已经转过头去不看他了,他说:“就这样吧,去领罚,别让我再重说第二遍!”
 
  孩子满脸绝望,他心灰意冷的向前走,一个身材健壮的仆人把他引到他父亲所说的冰窟那里,便回去了。
 
  孩子望着这个冰雪铸造成的天地,说:“这里……这里……为什么……为什么啊!”
 
  “父亲……”孩子慢慢地说:“我必然,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一代领袖,再也不受这样的委屈了……”“他似乎下定了某种非常重要且伟大的决心一般,向天空望了望,一片碧蓝,他说:“我的将要取得的成就,便要如这天空一般,一帆风顺而巨大的不可思量。不过我想,在杀了那个女人之前,我必须先将自己的实力变强,再变强,以便能顺应将来的形式,更好的从那个疯子处取得我应得的利益……按照法定继承,我可是会得到不少的一笔钱的……”他眼中闪动着被怒火烧清了神智的仇恨和隐隐约约的疯狂。
 
  至于那个狠心的父亲,则是回到了他的疯婆子那里,继续好生安慰,没想到那女人竟是不仅无耻的把所有罪过都扔到男孩身上,把她自己说的受尽欺负,几乎都要自刎谢罪;而且还建议商人修改家法,倘若那小孩再不识礼仪,便处以凌迟之刑。
 
  商人说:“他再怎么顽皮,也不过是个小孩子,你怎么也能跟着乱来?”显然他对于女人的口无遮拦很不满。
 
  女人说:“他还是小孩子啊?是啊,把脏水往我身上泼的小孩子!你是不是很可怜他呢?对于不尊父母的行为,神可是亲自说过必施以刑罚的。”
 
  商人说:“太过分了,你这么想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女人生气起来,她又闹起来了,好像不对小男孩施刑就对不起她一样。
 
  商人嘴上扯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可惜眼神还是无法露出温柔来,他想:“如果我可以拥有自己的权利,我就可以保护自己的财产,而不需要这个女人的家室来帮忙了,真是晦气之极的事情,怎么就娶了她!”他想在数年之前,无论他是选择了那个善良的钟情于他的美丽女子,还是不再续弦,或许都不会发生这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只恨他醒悟的太晚啊,不过……也不是没有挽救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