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六十四章 两人
第六十四章 两人



更新日期:2014-0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于是几人忙碌起来。
 
  ……
 
  一个衣着普通的商人,在听说了关于连栖的一些事件之后,斗胆去拜访了他。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位传说中的人丝毫也不摆架子,这是见惯了那些总是昂着头的大人物的他很惊讶的。
 
  而且在得到了关于一些来时目的的满意答复后,他在心里对这个人的赞美就更多了,以至于竟在无意间将一些发生在连栖与他的奇特的事情,讲述给了另外一个人。
 
  他的这位朋友,显然拥有着喜怒不形于色的良好品质,他在细细的聆听了商人的讲述后,他说,“你知道的,朋友,我是一名拥有至高信仰的传教者,我只信奉一位伟大的神,那便是上帝!至于你所说的其他伟大的人物——无论他是哪一类人,商人,工人还是与我一样的传教者,我都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的,你如果认为我顽固,但你就这样想去吧!我不会阻止你,也不能阻止你,因为我们是平等的,而我尽管拥有至高的信仰,但是又没有确切的为此而获得某种特殊的强大的能力——或许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您要说服我这样的人,跟您一样去对某个人产生强烈的敬仰甚至讨好,那你可就找错人了。”
 
  商人听到他的这位脾气执拗的朋友的这些言语,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说:“朋友,我是商人,一名确确实实的商人,人们都说,商人是因父母的爱抚而生因利益的纠纷而死,这话可是有些过了,毕竟哪个生物可以大无畏的向全天下的人们和在心里清楚大声的呐喊一句‘我不会再为利益而奔波了’?没有人的,没有人的!我们生活在爱里,有爱才有利益,然后产生纠纷和友情。朋友,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长篇大论的向你宣扬我有多么的博学或是才华横溢,我也不是为了来让你不开心的,更别说让你改变自己的信仰,这是不可能的!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朋友,我绝不会这样做,即便这会让我损失大于三分之一的财产,我也不会这样做!”
 
  他的朋友说:“我相信你,我的朋友。因为我们的友情比世界上的所有感情都要贵重,我们有着用命换来的交情!可是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有些不明白了,既然你这么推崇那位姓连的人物,为什么又……?”
 
  “为什么又否定自己追随他,是吗?”商人笑着说道,“我是一名商人——这句话我不知道在嘴上或是心里说过多少回了,但我不介意再说一遍。而作为商人,能驱动我们的最大的动力非利益莫属,这个你想必比我更明白。所以我才去了他那里,我要去看看这位人是不是真的担当得起他的名声,结果他比我想象中还要高尚。于是我开始学习,他的所有带着高贵气息的一举一动,甚至行为产生的方式,在这过程中我发现他有着成为优秀商人的一切条件,我想他或许已经在这一方面成功了,因为他巨大的财富已在家室里无意的表露出来,这是掩盖不了的,华贵的气息……”他脸上现出一丝向往之色,继续说道,“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而这件事已经被另一人抢先做到了,甚至似乎丝毫不费力气……听说他的家族就是那个以富贵著称的希国的连家,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我很羡慕,但是我很奇怪自己为何对他没有半分仇视或是嫉妒的心理,我私下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高尚的人,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可是我竟然真的无法对他兴起那些可鄙的念头,甚至一丝想法都没有,是不能出现……还是不敢出现?我始终弄不明白。”
 
  他的作为传教士的朋友说:“那人是不是表现出了一些惊天动地的才华,从而想自创一个教派呢?”
 
  得到了对方否定的回答后。
 
  既然他不用再为自己的饭碗忧虑了,自然心里轻松许多,而且并不掩饰的表现在了面上来。
 
  他带着那种故作的忧虑安慰自己的朋友说:“朋友,你可一定是多想了,那人在拥有高尚的品德,巨额的财富,完美的家底和足以令所有女人倾心的容貌后,若是还能有强大的实力,那真是不堪设想了,这也太完美了!上帝是绝不会允许这样违背他当初造人意愿的生物安然太平的活在这世间的!而您看他,现今一帆风顺,不是吗?没有被降低了名声的同道中人过去挑衅或是闹事,一个都没有!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朋友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吗?”
 
  商人说:“是呀,或许我该听从你的见解。因为作为一个深陷迷途而不自知的人,听从一个对自己忠诚不二且正直的朋友的良好建议是我应该去做的。虽然我还是感到不安和彷徨,不过没有关系,这些不利的消极情绪很快就会像被风卷过的轻云一样消失殆尽的,而且会不留一丝痕迹!真是罪过,我竟然对拥有那么高尚品德的人进行不好的猜想与推测!我真是闲的发慌进而开始胡思乱想了,愿天父原谅我无意间犯下的罪过!”
 
  他的朋友赞同他的观点,说:“你这样想就对啦!”可是他并不能认同商人竟然能在他跟前表现对天父的敬仰,不过他想他的提议一定会换来对方‘天父是神界统帅,我信仰天父可没有错’的话语,而且多半他们会为此而争执起来,因为以前已经发生过不少这样类似的事件了。
 
  传教士在帮助改变了自己朋友的想法后,又想道,“或许那位人真的很值得人深思,他的所拥有的所有让人艳羡的成功和……隐藏的实力,未知的东西才是最恐怖的,而我怎么能去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呢?我不该去做啊!……可是与明显的暴利或是以后的心安比起来,这件事真的是比较的不重要了,所以……只希望我们两人的意见不要有太大的分歧,而且上帝保佑,他也有着和我相同的信仰,否则什么事情都会被搞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