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五十章 葬花
第五十章 葬花



更新日期:2014-0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少年道:“真是失礼,真是失礼,我们竟让阁下独自在这寒风里静等了如此长的时间,实在过意不去,现在请您先请进吧,让我们来弥补已有的过失,我希望能得到您的宽容谅解。”
 
  客人鞠了一躬说:“我未曾预约,深夜造访,本就是无礼的事情,您没有计较我的过失也就罢了,我又哪里会去埋怨您呢,您这样说,可让我的愧疚之心愈发重了。”
 
  “请进吧,请进吧,尊贵的客人阁下,您且请进吧,这外面着实风大,不宜久待啊。”
 
  客人微笑点头,随即面上微带一丝礼貌的拘谨,走进门去,而他却并未再询问关于那位已经“入睡”的主人的事情。
 
  少年虽然面上冷冷的,但着实是个热心肠,要给客人张罗了一顿晚饭,在客人谢绝后,又问他是否有所需要。
 
  客人说:“若说我有什么需要,嗯,大概是一张纸吧,另外若是有笔且先备一份来。我想或许尊主不在,我该留封信才对。”
 
  少年好奇的道:“哦?是什么事情?竟如此紧急与重要?以至于要让您亲自动笔了。不过您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我们还是会尽力做到的,毕竟您是客人嘛!”
 
  客人鞠躬拜谢,又是一番过意不去的言语,少年微微一笑道:“客人,您可并未造成什么太大的麻烦,而且看您如此着急,似乎这件事情很严重啊。”
 
  于是司世便吩咐下去,不一会儿那些笔墨便都取来了。
 
  客人虽然也是见惯了荣华的人,但看到下人所拿上来的纸,还是有些赞叹道:“阁下府上殷实,吾甚是羡慕。”
 
  司世微笑还礼。
 
  不一会儿,那客人便在纸上写满龙飞凤舞的字体,折好后,交给司世,并说道:“此事虽然非常重要,但也不是无法补救。而且还请记得告诉尊主,不到明天勿拆信,切记切记!到时尊主那么绝世聪明的人,绝对能想到补救之法的。”
 
  司世点头答应,大约半刻钟后,那客人寒暄了一会儿,便是要走了,于是司世等人送那客人出去。
 
  而那客人,在走出四五步后,突然折回来,对司世道:“若是尊主问起我是谁,还请告知,吾复波,号灭风。”
 
  司世点头后,那客人才放了心的愈走愈远,最终消失在黑暗里了。
 
  司世看着那人走远,面无表情的道:“关门!”便转身回房。
 
  第二天,连栖回来了,连同那匹马。
 
  在听了司世对于这位客人的叙述后,连栖笑了:“司世,你该给他一根蜡烛的。”
 
  司世道:“蜡烛?”
 
  连栖道:“对啊,我们府上不是刚买了几根回来吗?听你所说,那人还是半夜来的,这黑灯瞎火的,万一他撞到了什么不该撞上的——比如说,墙之类的东西。难道不是我们没有尽好主人的职责吗?毕竟他可是来拜访我的。”
 
  司世道:“主人所言甚是。不过,那位客人可真是不够寻常的。”
 
  连栖道:“这是自然了,能自命为‘灭风’的,恐怕没有几人。若我猜想成立,那这人还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呢!好了,不是说他还留了一封信吗?拿来给我看看吧。”
 
  司世便把那封信取过来,递与连栖。
 
  连栖打开一看,便道:“有意思的人。”
 
  只见那信上原本是写的满满的,现在却只是剩下了十几个大字,不过这几个字体式有些奇怪,似画似字,前四个字竟似乎是“慕容连栖”!
 
  司世见连栖一看到信上所写,便有些凝重的神情,也不敢多问。
 
  连栖道:“这人可是我们的大恩人了,再过四天,若是他还来,我必得亲自接待他一番才行。若是不来,或许只有我去跑一趟亲自去谢他了。现在,司世,你若是有空闲,就请和我一同去拜访一下我们这些可爱的邻居吧,好久没看到他们了。”
 
  司世称是。
 
  于是两人略换了身着装,便到附近的几家人那里串门去了。
 
  说是串门,倒还真是不怀有任何见不得人的目的的,这对于大忙人连栖来说,真是难见的事情!
 
  对此,连栖说:“对于那些与我们关系较为淡薄的,用金钱连接友谊的朋友,只有与他们建立更深厚的友谊,才有可能让他们在我们困难时鼎力相助,而不是推卸责任。做到这一点的前提,便是合理运用足够的金钱与他们沟通,金钱可以使我们的关系更为友善,沟通则是消除了不必要的误解。”
 
  司世对此并无反对,于是两人便去闲逛了。
 
  ……
 
  沐门,葬花坡,凄厉的寒风呼啸。
 
  一位立于平地上的蓝裳女子却似乎并不受其影响,她面容冰寒,声音如同面容一样冷的道:“两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对面的一男一女,听闻这话,狠狠的打了个寒颤,面色白的像死人一般。其中的女子望了望距她极近的同样面色苍白的男子道:“请特使宽恕!此事与至文无一丝关系,全是我一人所为,请特使宽恕他!”
 
  蓝裳女子笑了,眼神却是冷冷的,“你在上演夫妻情深的把戏吗?亲爱的天簿!你们两人——是的,是你们两人,所以你便不要再狡辩了,我们可都不是瞎子。只是你们两个人,就瓜分了两千多人的资产,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呢?而且还敢私通外派,或许我们都看不见你们那聪明又掩饰的极好的作为,但你们身上背负着沉重的金子,也想不受其的丝毫影响,同样蒙混过关,可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那个被称作天簿的女子一听见此话,顿时眼中现出绝望神色的道:“那您为什么要和我们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把戏呢?您早就决定不放过我二人中一个的,对不对?既然如此,您为什么不现在就把我杀了呢?特使!尊贵的特使啊,您为什么现在不把我杀了呢?”
 
  蓝裳女子道:“别做梦了,天簿,激将法对我没有丝毫用处,相反,这会使你死的更快!不过,我想若是我取了你们二人的性命,我会良心不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