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四十九章 来客
第四十九章 来客



更新日期:2014-0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连栖忽而笑道:“司世,可是把我的话当真了?若真是如此,倒也不枉我教导你一场了。”
 
  司世行礼道:“仆不敢乱言主人之事。”
 
  连栖道:“这般拘谨做什么,我可只是一句随便讲了句玩笑话,你倒还当真了。不过,我或许现在还真得请你帮忙一会了。你先去帮我找些蜡烛来吧,我想咱们虽然还不甚富裕,但这些普通的东西还是找的来的。”
 
  司世道:“这是自然,主人家财万贯,即便是商贾之地,必定能不受任何挫折的。不过不知主人是要哪类的蜡烛?除此之外,是否还需清水?”
 
  连栖接了片雪花,待其在掌心里挣扎融化时才道:“雪是漂亮的,所以我才决定在今天做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希望能够成功,而这需要你的帮助。”
 
  司世听闻此话,却立马变了脸色道:“仆知错,还请主人谅解。”
 
  连栖道:“无妨。我只需些大红喜蜡即可,其他一切均是不需要了,只是心诚即可。”
 
  司世道:“是!主人既是急用,那仆倒是真得外出一趟了。毕竟我们府里现在只是刚刚装修,可是并没有备这些事物的。”
 
  说完向连栖略略行礼,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连栖看着地上的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瞬时便恢复原先未下雪时的干燥模样,面色不变道:“不知是哪位朋友光临寒舍,鄙人不甚荣幸。”
 
  无人应答,万物萧萧,只有雪花轻轻散落的声响尤为清晰,却再也没有一片雪花落到院子里后,还能安存的。
 
  连栖微笑道:“吾闻北地曾有一炼火者,名赤烨,甚为奇人。今日方见,真是三生有幸。”
 
  依旧无人应答。
 
  连栖打了个哈欠,道:“阁下再不现身,我可先回去睡会儿了。冬日时节,正是睡觉的好时机啊,若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我都要唾弃自己了。朋友,您可不能怪我礼数不周啊。毕竟我虽然知道您在我这里,或许就在我身旁,可您不现身,我就看不见您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谁叫在下学艺不精呢?竟然连瞻仰您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我完全就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听不到您的回答真让我很失望。所以,朋友,您还是现身吧!”
 
  连栖等了好久,依然只是听到风声和隔院侍人们压低的谈话声,顿觉无聊,便搓了搓手,把云毯裹上,提着凳子,径直回房去了。
 
  一人身影仿佛是半透明般的状态,从半空中逐渐现形,那竟是一个褐发的金眼男子,他的金色的眼睛像极了早晨第一抹朝霞出现时刚升的太阳,他的褐色的头发披散开来,随意的搭在肩上。
 
  男子穿着一件蓝黄条纹错综复杂的袍子,因此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因为这两种颜色合在一起,绝对不能给人以美的享受。
 
  男子开口了,望着连栖紧闭的屋门,他的声音如泉水般清澈,仿佛施了魔术一般,令所有听到其言语的人,都觉察到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包括外貌和身份。
 
  “作为一个实力强大的修心者,不像那些老古董一样唾沫横飞的争论那些名家真理,真是很难得啊。而且他还这么年轻,潜力很大。再者,我的名声虽然够好,但是绝不至于一到某个地方,别人就能立马知道我是谁的。看来,我的隐匿术是到了改进的时候了。”男子微露苦恼之色,“不过,我记得这方圆千里,可都是伏明的地盘,这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却专门到这儿来定居……我很是迫不急待的想要看到这场好戏了,伏明的性子太暴躁了,不过我并不排斥,我想我或许该现在就把这位新朋友的事情,告诉亲爱的伏明。”男子自认为想出了一个绝好的办法,便面带着愉快的微笑,向远方遁走了。
 
  屋内,连栖在长椅上略躺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的站起来,开始到地面上踱步,一圈一圈又一圈,绕的人眼花,转圈子的人似乎心更乱,他似乎有了什么难以决断的事的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修仙者吗?不过如此罢了,就算实力好些,那又能怎么样?或许真不值得我这么烦恼的。”他自言自语道。
 
  “不过眼下这事有人掺和了,大概不会太过平顺了。不过没关系,我想以我的能力,想要避开某些事情,还不是轻而易举。知彼者为胜,但我的目的,他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此时,那院子里的雪花,才真正的落下来。
 
  半刻后,司世带回了蜡烛,连栖道谢,便让其退下,他自己却拿着蜡烛,到了密室去,关了隔板,也不知在里面准备做什么大事。
 
  三个时辰后,连栖终于面带一丝忧虑之色的走出来,吃过晚饭后,他对司世吩咐几句,便骑上马,出了家门,不知去往了哪里。
 
  ……
 
  而在连栖刚走还不到三分钟,府外便来了一位生客—— 一位面容俊秀,且衣饰华美的中年人。
 
  中年人的衣服看似繁琐,但仔细视来,竟似乎只是一罕见的雍容连衣。
 
  他刚一到,便对看门的小厮说:“朋友,务请您通禀,我有几句话要告诉您家之主。”
 
  小厮看见这人绝对不算寒酸的服饰,道:“阁下,我家主人已经休息了,暂不见客,您或许是白跑一趟了,我真过意不去。”
 
  陌生人说:“朋友,您的拒绝真使我伤心。可我是真有急事,耽误不得的,若是迟了一时半会,造成了某样严重的后果,那我们两人就都有过失了,我可不敢让您承担这么大的罪名。”
 
  小厮说:“阁下,谢谢您的忠告,主人现在的确不喜见客,但我想或许该替您通禀一下。”
 
  “您只需告诉他我名复波,他自然会知道我是谁的,而且绝不会降罪于您。”客人自信又面露感激之色的说。
 
  小厮行礼道:“那好,阁下,您且稍等。”说完便进门通禀去了。
 
  一会儿后,一个面容冷冷的少年走了出来,那小厮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