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四十五章 缘由
第四十五章 缘由



更新日期:2014-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紫衣人道:“不是的,不是的。他这样做的确是在拍卖人命,但是并不违规。生死由命成败在天,这句话一向被我们所有的修仙者奉为真理,且我们都是对此深信不疑。朋友,请别用这样的眼光看我,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想去当一个可怜的叛别者,然后被所有修仙者打着‘伤余’的旗号追杀到死。我从来没有过对神明不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那个人的确是很有商业头脑,他想到了我们都没有想到的,他可以从中获取一大笔财富——而我们不行,一是因为我们没有想到,二是被重复的创意不仅不会受到尊敬,而且现实生活中,正与之相反,会受到人的冷视甚至厌恶。因为只有最先想到的人,才是值得人们崇拜的。”
 
  灰衣人说:“朋友,你这句话并未说错,我也是相信你不会做出叛别神圣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的。而且据我多年的了解,你也不会去那样做,除非是为了某个娇美甜腻的少妇。”
 
  紫衣人叹口气道:“唉,您还是不相信我的话,您甚至还在嘲笑我,不是吗?我是好色了点,但我从不以之为耻,相反,我认为我这样做是应该的,因为我们不能浪费资源。而且,您既然并不信任我,我也不得不向您举出一些实证了,以便能让我在您心中正名。”
 
  灰衣人重复了一句:“您这么做是应该的。是的,我很赞同您的说法,在我们普遍清心的时候,作为我的最聪明的朋友,您要是不捞点好处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您便是这样想的,对吗?罢了,您既然打算要说服我,那就请拿出您的有利的证据来吧。我可从来没想到自己是需要养活某个闲人的。朋友,来吧,说服我。”
 
  “朋友,您不该这样急躁的。您的说话语气使我想到了我门里原先还健在的一个资深长老,他姓王,是的,想必您也听说过他。因为他实在是太有名啦,以至于门派里没有一个不反感他的。因为王长老他从来没有自己的主见,但却总是喜欢评论别人——而这评论恰巧是他从别人那里学过来的。他也喜欢给别人提一些他自以为正确而且万分有用的意见,却并未想到别人是否需要;他常常怨天尤人,却并不想改变自己的现状。
 
  他出口无忌,经常使别人下不了台。他几乎是把门派里的人,无论上级还是下属,都得罪了个遍。于是他某一天被掌门请去执行任务去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朋友,我说这话,不是说想要给您找茬儿,我只是在履行一个作为朋友的最基本的职责——也是一个普通人对他的恩人的尽责直谏,那便是对您提出最有用的建议,以使您不至于走上和王长老同样的道路。
 
  好了,我若是再讲或许您就要嫌弃我是个唠叨鬼了,那便这样吧,不过衷心希望您能听从您忠诚的朋友的劝告。您刚才说,要我给您拿出证明那人是个有用之才的证据来,我为了不使您怀疑,便要尽力的完成您这一要求了。
 
  这还是等从那次拍卖会讲起。不过我想朋友你绝不会有兴趣听我的滥调陈词的,所以我便得将其尽量的缩短了。
 
  那人所主持的那场拍卖会结束时,他的兜里已经有了近七万灵石,哦,天哪,这足以支撑住一个中型的修仙门派昌盛百年之久了,而他得到这些钱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这真是惹人嫉妒的事情!他太聪明了!
 
  会后,他显然是有所顾忌的,所以便混在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一处走了,而我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准确的找到他,不得不自夸一句,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我见到他,是在离灭云山近五十里路的驱云山的山腰。当时,他是与一个蓝发少年在一起的——说起来,那个小伙子,你一定认识的,他就是那个贵派才招收的天算封申,我当时很惊异,封申竟然能和我所看重的良才关系密切,而且看他们的言谈举止,就像是多年好友一样——和你我的关系差不多。他们很轻松愉悦的谈论着一些事情。
 
  我从来没有窥听人的习惯,所以我便没有施展夺灵术,虽然这样很不方便,但至少良心上还算过得去。我只是疑惑一点,封申是天算,是贵派所尊重的能人异人,奇才天才,你们竟然就这样让他到处乱跑么?我可是没有见到其师父月拂的,否则我也不可能跟踪成功,也就不会站在这里和你轻轻松松的讲话了。
 
  不过我却并未看到那人身上有功法的气息,不过功德量倒是不少,足有六百多了——这可是几乎快要和你我齐头并进了,而这还是我们多年费了无数苦功才积聚而成的。那人还这么年轻,便做出如此功德,看来其天资比起那些所谓的修仙大才也是不遑多让的,甚至比他们还要高出许多来。
 
  所以我便向他提出了加入贵派的邀请,他看了看封申,婉拒了我。我有些奇怪,因为他作为一个凡人——特别是在平白得了这么多财富,被无数人盯梢上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平静的拒绝我帮助他的建议,实在是很不可思议啊。不过虽然我心中郁结,但还是无法在明面上表示什么,因为他的理由正似他的微笑一样无懈可击!
 
  所以据此,我断定,他必然也是和封申一样的奇才!因为他知道我那次去的真正用意,他知道该怎样避开危险,他甚至有可能知道你我现在进行的这场谈话。你我都清楚,具有那种天赋的天才有多么可怕!特别是在他还很有商业气运的情况下,而且他还有那么好的命格。”
 
  灰衣人道:“不可否认,我的朋友,您说的很有道理,他的确是位良才,我对此不得不略表敬意。但是,正如您所说,他这样做,或许真的有些太过锋芒毕露了点。不过若是他真的有那种能力的话,他倒的确不用担心这些琐事的。不过,您这番话,是在劝我只从两种方法,任择其一吗?”
 
  紫衣人微笑说道:“我可没这么说过,您要是想这么理解,那就随您去想好了。不过,天神或许是不会在意一些小小的血腥的,因为这利于我们的大众的长治久安。”
 
  就这样,紫衣人与灰衣人的友好谈话又进行了大约一刻钟,他们便互相道别着散去了,临行路上,紫衣人想起灰衣人所讲的那段偏激语言,在仔细视察了周围一下后,终于不再掩饰的皱了皱眉。
 
  与此地类似,元国,乃至附近的诸多修仙者,凡是听闻了那场奇特而又盛大的拍卖后,都盛传起此事来。很快的,慕容杜荷的“壮举”便成了大众的即兴谈资,并保持这项荣耀的地位长达数十年之久,直至某大宗内,一天骄百年证得伪道后,人们方才逐渐停止对这场事件的谈论。
 
  而此时,作为造成这场奇特事件,并在其中赚取巨大利润的主人公,却是面色无波的走在归程路上,他对于自己的无意之间造就的盛名略微知晓,但并不为此自豪。他对于此事,他的想法更偏重于会有多少人盯上他的不劳而获的钱财,他的声望。
 
  他无心的漫步,看着路两旁的因冬季到来,早已覆上一层衰冷的花草,其上死气蔓延。他想:“这些花草,再过几周,或是五六天——总之会有那么一天的——便要完全衰败了。它们的生机会不复存在,即便能勉强以顽强的生存念想抵御住寒风,也终究会在无情的寒霜面前败下阵来。这与人类的生活多么类似啊。”
 
  他望天喃喃道:“而我,便正是要去行使寒霜的职责了,多么可悲啊,但又令人兴奋!”
 
  “封申说我的决定是错的,他的又何尝是正确的呢?我们是同一类人,所以我们必定会去完成那项使命,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我们采用了不同的方法,他付出的代价太沉重,我……担负不起!我也不想那样做,卑微的恳求有什么意义呢?丝毫作用都不会产生的!我只相信自己……”
 
  他的身影消散在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