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四十三章 谈话
第四十三章 谈话



更新日期:2014-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正在众人于那灭云峰顶上召开苑和会时,不为人知的深山里,一座寒玉砌成的宫殿中,隐隐传出两人谈话声。
 
  似乎有一语气略显沧桑的人言语道:“可是平安回来了,如此甚好。”
 
  另一年轻人答道:“是的,主子!幸不辱命,属下已将那几人处理妥当了,以后绝不会再发生类似于那日的事情的。”
 
  “这就好!”那人语调听不出感情的道。
 
  殿里沉寂下来。
 
  ……
 
  雀国异庐行省有一座山,那里的雪是终年不化的,即便在这样一个晴朗的日子里,那座大山上的雪并未见丝毫消融迹象,就像元国北部的天山一样。
 
  而雀国是位于热带边缘处的,所以能有这样的景象,实在是很不寻常。
 
  那座山,异庐的人把它叫做‘原拂’,是当地的土语,意思是广大的神山。
 
  是的,那座山占地极广,人们要想看清其全貌是几乎不可能的——无论您是站在神山的最边缘处,还是伫立于位于零淑高原的兰奇峰上——那是雀国的最顶峰。
 
  而其高度与坡度,是几乎所有人都要望而生畏的,甚至那些因轻功享誉多年的武林人士,见了此山,也是不敢起攀爬的心思的,没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原拂神山的四周,环绕着一条大河,那河水仿佛是一年四季都是静止不动的,闪着绿莹莹的光。
 
  只是此山虽然奇异,但在外省的相关传闻却极少。
 
  山上有一座式样很简单的庙,一灰衣人正在庙里慢悠悠的踱步,其神情安闲之极,仿佛他所处的地方不是一宗破庙,而是某个精致华美的大殿堂一般。
 
  灰衣人面容清长,肤色偏黑——那是一种但凡人年纪偏大,都会染上的一层面色。他的眼睛倒是灼灼生辉,而因为一身灰服,如此多的显著特征综合到一起,使得他整个人面相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驴。
 
  一会儿后,灰衣人感应到了什么的向天空望了一眼。
 
  再过了一刻来钟,在灰衣人所望的方向,一道紫色的惊虹贯穿长空,向庙宇这边降落下来。
 
  虹光一敛,便可看清遁光主人的相貌。
 
  那是一紫袍人,华衣美裳,身上佩戴着诸多闪闪发亮的宝石,仿佛这样就能显现出其富有似的。
 
  紫袍人拱手说:“幸见幸见!”
 
  灰衣人面无表情的说:“有什么可幸见的,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既然我来了,那阁下有什么话就赶紧说了的好,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这次紧急约我,只是想和我这糟老头子游山玩水来的!”
 
  紫袍人笑道:“此次来迟是我过错,不过若我说了缘由,老友你或许会体谅我一二吧!”
 
  灰衣人有些诧异的道:“哦?似乎是我没赶上什么了不得的事了?说说看吧。”
 
  紫袍人道:“我这次来,是为了向您举荐一人的。”
 
  灰衣人听了这话,不假思索的道:“这你可找错人了,我派今年已经是不新收弟子了,即使有您说情,我也是不能坏了规矩的。”
 
  紫袍人摆手道:“不不不,老友你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了,我这次可是真的举荐人才来了,据我预测,那人足以改变您命运兴衰的。此人不纳为己用,是您的一大损失啊。”
 
  灰衣人道:“哦,是的,您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对我说‘老友’这两个字的,上一次您这样称呼我,似乎还是在百年之前呢,我没有记错吧?那次是您想要我把您的亲侄子收归门下的,我照做了,您又说想让您的女儿,那位千娇百媚的大小姐,和我派掌门的次子喜结良缘的,我也去做了。现在您又要让我把那个听都没听过说过的某个人,介绍到九大元老那里,当关门弟子去吗?”
 
  “不可否认,我的老友,我讲的话,并不是危言损听,也丝毫没有夸大此人的才干——他本身就像是价值昂贵的金子,亦或是最为璀璨的明珠,即便没有我的举荐之词,也丝毫不会影响到其发出灼亮的光芒。而您先前所说的那些事情,我都很清楚的记得,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报答您,但都因没有机会,未能得偿所愿。”
 
  “而上天怜悯我这样一个贤德又正直的人,他不忍心我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所以他降下了那个人,那个人就是我报答您的机会,他已超越了人类的界限,他真是善良的天使,他一定是上天派下来资助我的!而现在,那个机会来了,我把那个奇才举荐给您,正是为了报答您先前对我的莫大恩情。只是我没有想到,在我绞尽脑汁的想着报答您的方法时,我却因为某个原因而变成了您心目中的拖沓无耻之徒了。这实在是让我心寒呐!”
 
  灰衣人道:“既然是这样,那我还要多谢您了?您是否知道那些事情曾搅得我彻夜难眠,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觉,头发噌噌的掉?看看吧,我现在的这头乱糟糟的白发,就差不多有一半是当时熬成的。您难道不知道,我在派里一向中立,所以即便掌着点微弱的权利,但很快就会被打压下去吗?”
 
  “更是由于我的性格,我从不喜欢和人交往,也不善于做那些无聊的事——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好好钻研那套《月洛诀》呢,甚至下盘棋都比听那些人无聊的恭维强上许多倍!哦,但是我却为了你做了这些事,为你去遍天遍地的求人拜人——这些事,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
 
  “我从来不知道向人求情是这么令人为难的事情,是的,对方就在眼前,我只要说上一句话,态度放卑微些,或许这事就成了。可是我开不了口,于是我强硬的迫使自己在心里相信这一切是并不可耻的。”
 
  “我对自己说:‘嘿!瞧瞧门内的音长老,席长老,赵长老他们三人吧!他们原先不都是我的下属吗?可是他们靠着一张巧嘴,已经升到和我差不多的职位了,再过不了几年,他们就会超了我的。这正是我的不足之处,所以我得向他们学习!我迟早得把我缺的这一门课补上!’”
 
  “于是我去求人了,我拜访了很多很多人,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人际关系有多么差劲!可是我最后还是给你办成了。而在我日夜焦虑不安,灰心丧气时,您在哪里呢?哦,是的,您在对我提出这几项向命令一样的建议后,您就到国外度假去啦!元国的天山很美丽是不是?琦国的冰原很宏伟是不是?是的,那些景色太过迷人了,以至于您的心情太过愉悦,而忘记了您可怜的朋友还在为你的事情忧愁不安,日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