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三章 孙师兄
第三十三章 孙师兄



更新日期:2014-01-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乐音见到凌云嘲笑的样子,便张嘴要说什么大骂的话来。不过刚说了个“你----”字,便被打断了。

 

  此时,云雾突然在表面一层银光闪过后,完全消失了,雪津宫内又恢复了原先的清静样子。

 

  慕容杜荷见此微微沉吟,看来这些人的阵法还与世俗界大不相同的,毕竟即便是收法速度这一点上,世俗界便完全比不上人家的。

 

  而且威力效果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天壤之别。

 

  而乐音见到这阵法被人收起,便似乎有些忌惮的住口不言了。

 

  几人从那里缓缓走出来。

 

  为首的是一位虬须大汉,面目英武,双目里似乎黯然无光,但周身气势却不会被任何人所忽视。

 

  慕容杜荷看其面色如此之差,竟还能保持这般平和,倒真不知是其对此坦然接受,还是根本是其人修炼了特殊功法所致?

 

  几名身着白衣,系有一根紫色腰带的年轻人随后走出。

 

  凌云见这几人出来笑道:“孙师兄,您等能安然出来,实在是幸事。”

 

  虬须大汉面上毫无表情的道:“怎么,凌老弟以为我连那小子都敌不过?”

 

  凌云见此,打了个哈哈道:“哪里哪里!师弟怎会有此意思!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他又指了指慕容杜荷道:“这位是师弟新结识的朋友,慕容杜荷。若是师兄方便,还望能提携一二。”他为了转移话题,却又提起慕容杜荷来。

 

  慕容杜荷微笑着向虬须大汉一拜道:“见过孙道友!”

 

  虬须大汉面上有一丝异色的道:“这便是凌师弟那位朋友?怎么是位凡世人?”显然他是对凌云所说的。

 

  其话语中颇含对慕容杜荷的不屑之意,并未掩饰。

 

  慕容杜荷暗自叹道,果然这一界与他想象里一样,都是以强者为尊的,他相信,若他是一位高阶修仙者,这大汉绝不会说出上面的言语来,而且多半还会对他恭敬之极的。

 

  不过他现在的确是世俗人,也没有什么资本去向对方讨要说法的。毕竟大多修仙者眼里,世俗人由于实力太弱,是可以随意灭杀的存在,如蝼蚁一般。而他也正在其列。

 

  但他即便是为了出这口恶气,不被人欺辱,也必须变强。既然已经接触到这类人,那便要成为其中的强者,否则以后的生活可无法预料的,他可不想被人看扁。

 

  所以,这虬须大汉的一番话,倒是更使慕容杜荷坚定了些上进的决心了,也不知他此决定是好是坏?或许他才一下定决心,加入到这一行人里,便被某个修仙者看不顺眼,给灭了呢?

 

  凌云听到虬须大汉对慕容杜荷的不公正评论,面上有些不悦的道:“慕容兄虽现为世俗人,但其资质可比为弟好上许多的,而且灵根似乎也是独特之极,或许以后成就还在你我之上,又何必这番说人家?”

 

  虬须大汉面上有些诧异的道:“哦?他的资质能比你我二人还好?”

 

  他们二人可是门内公认的修仙奇才的,虽然比不上那些进阶快到无法思议的妖孽,但还是颇有名气的,而他二人也深以此为骄傲,特别是他的这位凌师弟,平日比他还要自傲的多,如今却大肆赞美一个凡俗人的资质?这真是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虬须大汉道:“既是凌老弟如此说了,为兄自然也是信得过的。不过这位慕容道友,在下可否荣幸,能亲自检验一下阁下的资质?”其话语虽然听起来似乎有几分客气,但语气却是实打实的命令口气的。

 

  慕容杜荷听到此言,目中寒光微闪,他的资质好不好关此人屁事?难道说,修为稍弱一点就要任人摆布吗?

 

  若是他现在实力暴涨,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剑劈了此人。

 

  这回,那凌云并未表态,但显然是默认了,毕竟他自己虽然资质还好,但毕竟修炼时间略低些,能借别人手清楚知道他这位新认“朋友”的资质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也不会沾染什么麻烦。

 

  乐音冷冷的在旁说道:“真想不到,堂堂九大门派之一的南乡院,竟是如此为难一个小辈,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他先前听到这两师兄弟之间的谈话,本身便有些气愤难平,能争得这几人斗上几回,也算是消消气了,他倒是乐得在旁看热闹。

 

  虬须大汉听到这明显是煽风点火的话语,再看到慕容杜荷还迟迟未表态,有些不耐烦的道:“慕容道友这么犹豫不决,是因为怕在下对你动手不成?”

 

  慕容杜荷此时自然清楚,不会有人替自己谈理的,凌云不会,乐音也不会,至于那几位年轻弟子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而且,这不过是验一下资质而已,可以免费得知自己的资质,这样的好事上哪里找去?

 

  若真是得罪了眼前这人,他以后绝对过不顺畅的。暂不说对方背后是否有南乡院此大派撑腰,单说对方现在的修为,即便他不甚清楚此些划分,但只感受威压,便知此人他是惹不起的,对方要灭杀他还是很轻易的。

 

  慕容杜荷在心里安慰自己道,就当是免费测验一回吧。即便对方口气不善,但说不得心里并未有什么与他冲突的想法的。

 

  明知他这样想是在自欺欺人,但他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好受些了。

 

  这样想着他便将手腕递出去道:“如此还得烦劳道友一回了。”

 

  虬须大汉冷哼了一声道:“烦劳倒算不上,只是阁下也太婆婆妈妈了些!”

 

  慕容杜荷面上自然只得讪讪的赔笑,心里却是一片悲凉,他竟是也体会到了一回身为弱者的悲哀!以前可没这等殊荣的!

 

  凌云面色也有些严肃的问道:“如何?”他问的自然是虬须大汉,关于慕容杜荷的资质。

 

  乐音也有些关心的望向这边。

 

  虬须大汉在探了一会儿慕容杜荷手腕后,神色有些古怪的道:“凌老弟你说的话,可是有些言不符实了啊!”

 

  凌云道:“孙师兄这话何意?”

 

  慕容杜荷也颇觉惊诧,他的资质难道有什么问题不成?难道是没有灵根?

 

  虬须大汉又仔细探查了一会儿道:“说是独特倒也算不上,但是其资质的确比我等要好上许多的。”

 

  乐音插口道:“难道是比我等灵根更为精纯?”他的资质即便比不上大汉二人,但也是极好的,绝对是难见之极。

 

  虬须大汉语带讥讽的道:“比起我们二人或许不分上下,但至少比乐兄强的多。”

 

  乐音脸色不变道:“那还不是都比不过?”

 

  虬须大汉,面色有些阴沉的放开慕容杜荷的手腕,转向乐音道:“乐兄此话,是想与在下再比试一回不成?”

 

  乐音道:“这可不敢。”此人可是传说中的疯子级别人物,即便没有实力差距,他也绝对是不想去惹的。

 

  凌云这时打断他二人的争吵道:“看来慕容兄的资质还真是了不得的,在下先恭喜一下慕容道友了。”

 

  虬须大汉此时嘴唇微动,但丝毫话语声都未发出。凌云却在同一时间似乎听到了什么的,转而向慕容杜荷说出了以上的恭贺话语。

 

  慕容杜荷有些苦笑的说道:“多谢道友谬赞,不过在下倒是对自己资质都不大清楚的,或许真当不上这一番赞美。”

 

  虬须大汉道:“阁下灵根的确非同凡响,可谓是非常罕见了。在下现以南乡院第五使的身份,邀请慕容道友加入我派,不知道友是否愿意?至于道友资质,入派后登记时,自然会很清楚的。”

 

  此人在短暂的思索后,竟是下定决心的说出了对慕容杜荷邀请的话来。而且其话语间也转变成了平辈之意。

 

  慕容杜荷听到此话,真是受了不小的打击,这人一会儿不屑于他,一会儿又话语诚恳的邀他入派,脸色转变的倒是飞快啊。看来或许是他的灵根的确很少见,才让对方对他有些忌惮的吧?

 

  此时,那些白衣人中却有几人不大赞同的道:“孙师兄,这样不太好吧?慕容道友即便天赋异禀,也应该先通报掌门人此事,此人方有可能入派的。”

 

  “对啊,现下孙师兄这般轻易做了决定可是不好的!”

 

  “孙师兄这样的做法可与门规不符啊!”

 

  “没错,我等还是认为先请示掌门人此事,再按其意愿,决定此人去留更稳妥些!”

 

  虬须大汉毫不客气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点小心思,不就是你们入派时经了诸多磨练么,现在看到慕容道友这番轻易加入,自然是心里不平衡了。不过我警告你们,最好是把那些不平和怨气收敛点,若是你们真一时脑袋发热,做出了什么蠢事来,别怪我不念素日同门之谊了!”

 

  他冷眼看着那几人,又接着说道:“而且,诸位师弟真的认为,在下身为执法使之一,虽不常理门内职务,就连这点招收一位弟子的权利都没了不成?”

 

  那几位年轻人似乎对虬须大汉惧怕异常,听到此话,都有些面色发白了,大都又转言说道:“师兄既然这么说了,那想来是错不了了。”

 

  “的确如此,这次是我等思虑不周了。”

 

  “是啊是啊,师兄宽宏大量,还望不要以此与我等计较才是。”

 

  只是这些话中,都有几分真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