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二十五章 灵犀
第二十五章 灵犀



更新日期:2013-10-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挑挑眉,似乎在问,后来呢?
 
  苦岚笑了笑,道:“此事说来也不甚复杂……”说完开始讲述起他这段时间的遭遇来。
 
  原来苦岚在一次外出时,于一僻地见着一农夫模样的人。那农夫说他本家是辉煌之极的,却没想到突遭小人暗算,失了权势,农夫便只得屈身当一位种田的普通人。
 
  农夫最后又说了好大一串的话语,大抵就是他以前是过着怎样阔绰的生活之类。苦岚极有涵养的听完,又受邀在农夫家吃了一顿饭。
 
  待他正要走时,那农夫却神神秘秘的递给他一个香囊,里面也不知装的什么。那农夫说是他本家唯一的留物了,还算是比较珍贵的。而今日他见了苦岚颇为投缘,便干脆以此作礼,送予了苦岚。
 
  苦岚对香囊里的东西很感兴趣,但并不代表他也对农夫本人感兴趣。所以,对于其人的希望他为之报仇的言语,倒也没当得真。
 
  他这般轻轻松松走了不久,却不知已是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那农夫原是雀国沐门对头家的一奸细,而且由于潜伏了数十年却还未被发觉来看,显然不是低级的奸细。
 
  这奸细本也就是这么平平凡凡的过一生了,但未料到竟有一次突然走了狗屎运,竟是稀里糊涂的得了沐门的九玉之一,灵犀。
 
  按理说他该是高兴非常的,可是事实并没有这么好。
 
  其中之一便是,奸细原本的门派,这几年与沐门有不少利益上的牵扯,算得上是盟友了。
 
  如今,不管他们是否真有与沐门化解的准备,真查出是谁偷了灵犀玉,他绝对就是那个为了能让沐门消气,而必须第一个被砍的牺牲品。
 
  灵犀玉是很烫手的,他可不相信他的门派会为了一个早已连姓氏都被忘光了的小人物,去得罪沐门。
 
  而且,他长期潜伏在沐门,自然是比较清楚沐门的实力的,只是越清楚越心惊。他的武功也不算低了,但这里十个人里有九个都能取了他的命。
 
  所以他便开始逃了,仅仅逃是不行的,还得改装,否则会暴露。至于将灵犀送还上去的这种傻事,他根本没想过要做,毕竟他若真傻傻的去还了,恐怕还未到大门,就万箭穿心了。
 
  在他逃亡的第十九天,遇到了苦岚,他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人是比较强的,虽然不一定比得过沐门,但总归不会太落下风。当然这是在那女子不在的情况下。
 
  于是他手里的灵犀白白送予了苦岚,嫁祸于人对他而讲是很有利的事情。
 
  沐门的人得了消息,有近一半的人去找苦岚的麻烦了,奸细的负担轻了不少。
 
  苦岚当然知道农夫这般轻松的就把东西交给了他,当然是很不对劲的,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千古真理,他自然不能免俗。所以一时冲动,便惹下杀身之祸。
 
  慕容杜荷听了苦岚讲述的这番境遇,不由得想了想若是他自己身处同样的环境又会怎样做,结论是他会反杀上沐门去,因为他听说沐门是有九块珍惜的玉的,而他只得了一块。
 
  但是条件是他的功力突飞猛进,能在几天之内翻上一番。
 
  所以慕容杜荷彻底打消了这一想法,更何况条件都没有,结论自然更是无踪迹可循了。
 
  苦岚接着道:“我被迫在眠心城附近与之对战了好几回,终究是不敌,此次落败,真是当得惨烈二字了。不过幸好没把命也丢在那儿,这还得多谢高毅兄弟愿与我联手呢。”
 
  高毅道:“本就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慕容杜荷暗道,原来还有这般好心的人。若是他救了苦岚一命,绝对把他这几年贪污的钱取个大半,而且他未完全取走,这已经是很仁慈的事情了。
 
  苦岚若是知道慕容杜荷现在所想,绝对会不顾风度的破口大骂起来。只是可惜他不知道,所以依旧是一种淡定的微笑模样。
 
  慕容杜荷道:“我方才听的你们说那玉是如何如何的重要,却未曾见上一见,实在是太过遗憾。”
 
  苦岚默默无言的把袖里一块绿色的东西抛给他。
 
  慕容杜荷接上,终究是称赞了一下玉的质量。因为这玉的质量过关,摔在地上大概是不会碎的。
 
  苦岚诡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沐门为何这般重视这玉了吧?”
 
  慕容杜荷沉思了一会道:“我想我大概是明白了,那沐门绝对是闲的没事干,才会收藏这么一块奇特的玉。”他把奇特二字加重了语气。
 
  高毅瞄了眼被嫌弃的灵犀玉,忍不住道:“我以前从未想到过天下竟还有这般不完美的石块。”
 
  苦岚不高兴的提醒道:“那是玉。”
 
  高毅顿了一下道:“可能它真的是一块玉。”
 
  慕容杜荷:“……”
 
  苦岚暗道:他为其差点抛了整条老命的宝贵东西,竟是被这样看不起的。虽然灵犀玉的外貌是有一点惨不忍睹,简直就跟裂了无数次又拿针勉强缝上了似的,不过这也正是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啊。
 
  慕容杜荷道:“这灵犀玉的模样真是太让人记忆犹新了,或许以后可以为其画张相,转下那些不招供的犯人。”
 
  苦岚道:“……这样是不是太过暴殄天物了点?”
 
  慕容杜荷不假思索的摇头。
 
  苦岚:“……”
 
  高息:“……”
 
  “啪!”清脆的一声。
 
  慕容杜荷望着地上的玉道:“……真是暴殄天物,你们就不怕摔坏了吗?”
 
  苦岚:“……”
 
  高息:“……那是金刚精打的,用锤子砸都不会有什么伤痕的。”
 
  慕容杜荷露出恍然之色的道:“原来如此,我倒是白担心了。不过阁下分辨的如此准确,莫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东西不成?”
 
  高毅:“没有。”
 
  苦岚帮腔道:“我敢确定,绝对没有。”
 
  慕容杜荷:“……”他可以看做是这两人心虚的表现么?
 
  慕容杜荷微笑道:“原是如此,不过两位若真在什么地方见了,可别忘了知会在下一声。”
 
  苦岚:“知会?”
 
  高毅道:“只是知会即可?”
 
  慕容杜荷暗道,看来这两位对他的人品问题有很大的怀疑啊。
 
  于是慕容杜荷继续微笑道:“当然不用这么麻烦,你们只要全给我送来即可了,跑来跑去的多麻烦。”
 
  苦岚顿了一下道:“……还真是够关心我们的。”
 
  高毅对此则直接是一句话:“晚上做梦比较有真实感。”
 
  ……慕容杜荷想,高毅的意思难道是,自己刚才在做白日梦?亦或是高毅其实比他想象中的要懒好几倍,还是正午便想睡觉了?
 
  “懒人一号”看着慕容杜荷嘴角的微笑,不禁与苦岚对视了一眼,又默默的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