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二十四章 快娘子
第二十四章 快娘子



更新日期:2013-10-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黑色的花瓣,清香的气息,这一切莫不使人着迷。
 
  他这一路上跑东跑西的,可没少颠簸。如今在这水里悠闲的一躺,顿觉这世界果真是美好之极。
 
  正是因此,慕容杜荷在桶里泡了近半个时辰才罢休。
 
  他懒散的随意着了衣裳,便招呼人把水抬了下去。
 
  且不说慕容杜荷自恋的状况,但看夏衣那红透了的脸蛋便知,慕容杜荷这次没白白下戏。
 
  慕容杜荷躺在床上时,不知不觉中竟又是想到了那座摆有巨型罗盘的屋子来,那华贵之极的灯光,幽静的宫殿,以及让人潜意识觉得恐惧的屋外。
 
  慕容杜荷突然感到有些冷了,便将被子拉紧了些。
 
  不过,这样算是他的记忆快要回来了么?他已经能够想象的到当时自己的无助感觉了,而且非常真切。
 
  慕容杜荷即便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但面对这种神乎其神的事情,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的。
 
  不过,那应该……是梦吧?他不确定的想道。
 
  慕容杜荷一闭眼就似乎看到了那个地方,不由得有些胆寒。
 
  不过他马上就在心内自嘲道:“看来我真是闲的发慌了,竟被一些不存在的事情搞的这般狼狈。”
 
  于是他得了一夜好觉,看来他的心理暗示法是很有效果的。
 
  他满意的想道,或许以后还得多催眠几次的。
 
  早上,他在房外打了一套自创的无名拳法,虽然招式简单,但每一手都是绝对致命的。
 
  却没见的他练过剑。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便是:“人长得好看本身就是一种过错,若是不知悔改,还继续放大,甚至通过舞剑来耍帅,那未免也太掉品味了。”
 
  正在这时,他看见了两个人,两个他无比熟悉的人正在不远处边散步边商谈着什么。
 
  慕容杜荷反射性的握紧了剑。
 
  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红衣上绣有只巨大凤凰。另一人则是身着紧短玄衣,面容冷峻的青年。
 
  一敌一友。
 
  慕容杜荷在看到那名青年时彻底僵在了原地。
 
  老者见到慕容杜荷,对身旁的青年言语了几句,便转而向他这边走来。
 
  慕容杜荷道:“苦兄,别来无恙啊。”他在看到那玄衣青年也走过来时,面上的笑容也有些不自在了。
 
  苦岚笑着应道:“依然如故。”顿了顿介绍道:“这位是高毅,阿杜你一定知道的。”
 
  慕容杜荷抱了抱拳道:“原来是高毅公子,幸会幸会。”
 
  高毅面色依旧冷冷的抱拳道:“久仰大名。”
 
  慕容杜荷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苦岚,这人早就知道我是谁吧?
 
  苦岚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慕容杜荷暗自苦笑,果然是麻烦来了,而且还是很大很大的麻烦。
 
  不过事实总比他原先想的要好些吧,大概这位高毅便是高息的孪生兄弟了吧?面目长得像,做事风格也像。若不是他明确地知道高息已经死于他的剑下,恐怕他还真要疑神疑鬼呢。
 
  高毅突然道:“慕容公子难道不愿请我二人进去坐坐么?”
 
  慕容杜荷暗道,这笑话可真够冷的。
 
  但面上还是略带歉意的道:“这真是在下的疏忽。不过虽然在下不是此地常客,但请阁下还是完全可以的,只是需请苦兄莫要介意我这借花献佛之举。”
 
  苦岚状似开玩笑的道:“当然不会。这匾上已挂了你的大名了,我即便想反悔也是不可能的了。”
 
  慕容杜荷也笑了笑,随后把两人请进屋。
 
  他见那高毅毫不客气的坐到椅子上,不觉有些无语。
 
  原来世上还有比他更懒的人啊,今日算是长见识了。
 
  慕容杜荷与苦岚二人也分别对面坐下,三人便成了真正的三足鼎立的形式。
 
  他三人随意的聊了会儿------或者说是慕容杜荷与苦岚聊着,高毅好半天才讲一句自己的见解。
 
  慕容杜荷把这归结为高毅这人太懒了,不仅是不想站立,连讲话都懒得讲。
 
  他们终于聊到了正题。
 
  慕容杜荷问起了苦岚这次到底是惹了哪门子的仇家,竟是被逼的只能逃命。不过他的说法委婉了些就是了。
 
  苦岚似乎有些不愿提起的道:“不过是雀国的沐门罢了,的确是实力极强。特别是,那个疯子女人……”他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目中隐着旁人根本无法察觉的恐惧之色道:“真是恐怖的实力……你永远都不知道她的剑是何时出手,但是在你刚刚觉察到的那一瞬,才会发现一切都晚了。”
 
  高毅凝了凝神道:“该不会是号称‘快娘子’的那位轩辕特使吧?”
 
  苦岚点头。
 
  慕容杜荷眼中闪过一丝阴晦,能把元宫第一高手逼成这样的人,或许武功真的不差才是。
 
  “你说她被称为快娘子,难道是她擅长快剑?”他问道。
 
  苦岚道:“大概是吧,不过她的剑的确是我见到的第二快的人了。”
 
  慕容杜荷面上闪过奇怪之色的道:“难道还有比她更快的?为何我未听说过?”即便不是中原人,也不可能没有一丝相关消息留露出的。
 
  苦岚道:“阿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慕容杜荷双手一摊道:“苦兄这是在卖关子吗?”
 
  高毅有些看不下去的说道:“那人该不会说的便是慕容公子吧?”
 
  慕容杜荷挑挑眉,道:“难道我的剑法很快?”
 
  其余两人无语,真是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
 
  慕容杜荷正了正色道:“既然你二人抬爱,我也就却之不恭了。不过其实比起快剑,我更想要个‘剑圣’的名号的。就是不知这天下是否已有‘狠剑’存在?”
 
  ……很贱?谁会取这么一个名号?脑袋进水了吧?苦岚与高毅互看了一眼,心内不由自主的想道。
 
  苦岚理了理袖袍道:“我敢肯定是没有的。”
 
  慕容杜荷道:“哦?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他望了望高毅。
 
  高毅警觉心骤起道:“慕容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容杜荷道:“高毅公子似乎还没什么名号吧?不如就勉强使一下刚才在下的提议如何?你们不是都说挺好的吗?”
 
  苦岚与高毅:“……”他们什么时候说过‘很贱’很好听的?
 
  慕容杜荷笑了笑,决定不为难这二人了,转而道:“既然那轩辕特使如此厉害,苦兄能逃出生天亦是非常不错了。”
 
  苦岚道:“若不是清楚阿杜你的为人,我恐怕还真要把这句话当做是反骂我的了。不过你既然问了,我便也不欺骗与你。说起来,我这次能脱身,还得多谢高毅公子的相救之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