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二十三章 玄叶
第二十三章 玄叶



更新日期:2013-10-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刻后,张道奎收了镜子道:“想不起来便算了,不要勉强自己。”

  慕容杜荷觉得他家师父这话很伤人,就好像在安慰一个……失忆者。

  他看着镜里略感熟悉的画面,但奇怪的是,他的确是想不起来任何东西了。

  慕容杜荷低首道:“师父切勿挂念弟子,不过是一会儿的记忆罢了,总有一天我能找回来的,更何况弟子已知晓刚才发生的事情,所以无论找不找的回来都是不要紧的了。”

  张道奎道:“你能如此想最好。”

  慕容杜荷道:“弟子还有一事不明,望师父指教。”

  张道奎仿佛早就知道慕容要问什么的答道:“只要你静心,不乱想自然就不会再出现这种状况了。你完全不必担心此事的。”

  慕容杜荷有些迟疑的道:“可是……”

  张道奎沉吟了一会道:“若是还不放心,我可略帮你一些。”还未见他有什么动作,慕容杜荷便觉一股奇异的大力将他向前推送了几步。

  张道奎道:“也罢也罢,这东西本就是要送你的,早些也未尝不可。”慕容杜荷不明所以。

  张道奎将慕容杜荷的手执来,放于掌心,轻轻地用指甲在其手背上划了几笔。

  张道奎的指甲并不锋利,但划在手背上,虽觉不着疼痛,却留下了一道道浅色的血痕。

  慕容杜荷看了看手上栩栩如生的小杉树,沉默了许久。画杉树就杉树吧,为什么还是血色的?不过大概是有什么大用吧。

  张道奎轻笑了一下道:“此为杉印,算是比较珍贵的符篆了,是攻防一体的,而且还可以向一些特定的传达信息,虽然只有一次,但也足以救下你的小命了。”

  慕容杜荷诚心拜在地上道:“多谢师父!”

  张道奎道:“不必如此,荷儿你受了惊吓,便先休息一会吧,为师这就回去了。”

  慕容杜荷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恭送的言语,便又被那股轻柔的大力席卷到了床上。

  而这时,那人的身影已经走远。

  慕容杜荷在心内暗道:“若我有一天,能成得大道,必报答师父!”

  ……

  慕容杜荷醒来时,发现他竟是还在椅子上躺着,姿势都未变,不觉暗自奇怪,他不是在床上歇息的吗?怎么会在椅子上,难道是有人把他抬上去的?慕容杜荷不禁有些反感的想道。

  那些下人,卑微的生命,他一只手就能把他们全灭了,竟还敢来抬他的万金之躯?

  依然是白天,不过他记得其与张道奎讲话时便是快到傍晚了,为何现在却还是下午?难道他是只睡了一会便醒来了?还是……那些事,其实都只是一个梦而已?

  慕容杜荷忍不住看了下右手背,什么都没有。别说杉树,就连根树枝的样子都没有。

  慕容杜荷皱紧了眉头。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慕容杜荷道:“何事?”

  门外人答道:“慕容大人,我等已为您准备好了酒菜,不知是否需现在端进来。”

  慕容杜荷道:“进来吧。”

  那是一女子,相貌普通,约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双目转动间颇具慧气,但其面目上显现出的又是一副苦命象,算是相抵了。所以此女也只能平凡一辈子了,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慕容杜荷第一次与之见面,便在片刻端详后,下了结论。

  那女子把桌子擦净,将饭菜放于桌上,垂手侍立道:“慕容大人可还有什么差遣,奴婢夏衣,是专来伺候公子的。”

  慕容杜荷眉角几不可见的跳了下,道:“不用了,夏衣是么?且先下去吧,我有事时自会叫你。”

  夏衣在慕容杜荷的脸上流连了一圈,道:“是!”说完推门出去,又轻轻关上门。

  慕容杜荷暗自苦笑,果真是他这张脸太过出众了么?亦或是……他不该不化妆便出门的。

  不过那个叫夏衣的女子,似乎身上还带有一股煞气啊,这可是非常不好的现象。

  慕容杜荷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不过他马上就释然的想道,就算那女子真的不同寻常,与他又有什么关联呢?他完全不必为此而费神的。

  慕容杜荷仔细察视了下桌上的饭菜,还算是比较精致的美食了。

  其他都还不错,但惟独其中一碗汤让他隐隐的觉着不舒服。

  那是普通的紫菜汤,只是其上浮着数颗艳红枣儿。这些枣一眼望去,竟是有种和人头的形状类似的诡异感觉,若普通人无意间喝了这碗汤,必定会噩梦不止的。

  但慕容杜荷是什么人,又哪里会因为这么一点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耽误到吃饭!所以他在检查数遍发现无毒后,便毫不犹豫的喝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话说回来,那汤的滋味倒是不错,比外界摊上卖的不知好了多少倍。他这次也算是有口福了。

  酒却是很烈的,但对于慕容来说倒是正好适合。

  慕容杜荷吃饱喝足,便懒懒的想道,若是每天都有这么美好,那就真的再好不过了。免费的饭菜,免费的酒。

  不过人生中最重要的便是这份清闲。

  正所谓知足者常乐,慕容杜荷便是一常常知足之人,所以他几乎没有感知过什么太大的不顺心。

  过了些时刻,夏衣走进来端走碗筷,慕容杜荷闲闲的道:“夏衣姑娘,望你过会帮我添些沐浴的水来。”

  夏衣恭谨的答道:“是,大人,但不知大人可需什么香料?”

  慕容杜荷道:“香料就不必了,找寻些玄叶来即可。”

  夏衣眼中留露出一丝诧异,但口上毫不犹豫的答道:“是,慕容大人!”说完便向慕容杜荷拜了拜,转身走出去,大抵是为慕容准备热水去了。

  慕容杜荷斜倚在床上,把右手凑到眼前看了又看,依旧是什么都没有,他最终还是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兰州城。

  叶王府。

  一红衣女子神色有些严肃的对另一人道:“相公,你这般做委实太过危险了些,毕竟天下间奇人异人不少,若是惊动了他们,恐怕有些不好收场的。”

  文雅青年答道:“薇儿莫要担心了,为夫这不是还好好的么?而且我命格本就不差,再加上有那人帮忙,这次定然不会出什么太大的疏漏的。但若真的霉运当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能赌这一次!”

  红衣女子沉默了许久,才道:“既然相公是这般想的,那我也没什么好劝的,只愿你真能成功吧!”

  文雅青年道:“所有几率都只是在半数之说,将来若是情况有变,还得另作一番打算的。”他握起红衣女子的手道:“若是到时那些人真的是我两想的那般模样,你便先走吧,我随后再来……若我来不了了,不要忘了每年给我鞠一把土。”

  红衣女子黯然的道:“好好的说什么伤感的话,连累的我也都有些想落泪了。我再求上几人吧,若是这般做真能使你的情况好些,我亦是很开心的。”

  文雅青年叹了口气道:“大不了不去了就是,不过你这样子倒真是很有那种氛围的……虽然怎么看怎么怪异。”

  ……

  夏衣使唤了两人,给浴桶里添了水,又把浴桶抬到慕容杜荷屋内。

  慕容杜荷对他们道了声谢,夏衣受宠若惊的道:“这本就是奴婢应该做的,况我等若还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大人尽管吩咐就是。”

  慕容杜荷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夏衣几人识趣的退下。

  慕容杜荷把门关严实了,才慢悠悠的宽衣下水。

  水面上飘着玄叶,一种纯黑色的花瓣,有种清香之气。

  玄叶,也有人称它为黑玫瑰,是比较珍贵的一种花了。不过虽然两种名字里都带着黑字,未浸水之前可是与黑字毫不沾边的,只有红白两色,妖艳的红色,圣洁的白色。

  玄叶即便只是沾上一滴水,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变为黑色。

  而这正是慕容杜荷最喜爱的颜色,又因为他本就觉得纯正的花香比那些料子更好些的。

  所以他每回沐浴,必得有玄叶,这几乎已成为了他除黑衣外的另一个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