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二十一章 邪阳宫
第二十一章 邪阳宫



更新日期:2013-10-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藩月之地,是元国与六个邻国的交界处。这六国单个实力虽较元国弱小些,但联合起来,还是元国必须慎重以待的大敌的。
 
  慕容杜荷几乎是在路上丝毫未停歇的狂奔向那藩月之地,历时三天三夜。他也不知为何一听到苦岚身负重伤的消息,为何情绪就这般失控。
 
  “大概是我欠他几次人情吧,还清了就好了。”他想道。
 
  “终于到了!”慕容杜荷充满歉意的抚了抚已经精疲力尽的闪电驹。
 
  他在路上的时候虽然匆忙,但好歹总算没被这噩耗冲昏了头,故而还多算了几步,也只算出苦岚现在距离他似乎不太远的。这还是在他那两个罗盘的帮助下,才勉强得来的音信。
 
  不过这也是现在能听到的最好消息了,这使他的心情稍微振奋了一下。
 
  藩月之地的交易场所十分发达。
 
  思虑再三后,慕容杜荷决定先去坊市。一是快速熟识此地,以免将来找人时跟瞎眼猫似的乱撞。二是观察一下此地来往者的实力,再做其他分析。
 
  怀揣着这主要的两大目的,慕容杜荷上路了,不过是牵着马走过去的。毕竟他虽然只是身处藩月之地边境,但是附近不远处就有一处较大坊市的。
 
  慕容杜荷速度很快,只一会儿工夫,便到了三二东街,此地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之一。此处正是隶属于元国与雀国合办的坊市之一。故而规模还算是宏大的,而且来来往往的人流量也是大得惊人。
 
  行人中有近五分之一配着刀剑,而且不乏外域人。说是外国人,但相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而且雀国的人与元国相比,差别就更是细微至不可见了。几乎从面貌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差异来。
 
  另有琦国人,眼睛却大多是蓝色的。凡此种种,诸国各有诸国的特点。
 
  慕容杜荷来到府吟居,顷刻间便有下人把他迎进去。
 
  府吟居,虽是名字风雅,但其实是一处大型马厩的。
 
  慕容杜荷交了钱,便将闪电驹牵到里部去。并多给了些赏银,这阵子他的马儿可就全靠这些人来养啦!不给些好处怎么行。
 
  慕容杜荷倒是不担心把马放在这里会被人盗走,毕竟这府吟居既是专门以养马立足的,想来也不会去做这等自损门面之事。但是若真有不识好歹的人……他不介意教训那人一下的。
 
  兰州城,古月楼。
 
  赵琴坐在主位上冷冷的说:“阁下自降身份来到此地,是有什么特殊意图吗?”
 
  那人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楼主竟是这般待客的,可真让我大长了一番见识。”
 
  赵琴道:“是么?我可从来不知堂堂风霞宫宫主,也是这等无聊到喜欢给人找麻烦的闲人。”
 
  那人道:“楼主这般说就错了,在下只是和一人做了个交易罢了,便必得履行承诺的。”
 
  赵琴道:“阁下当我这儿是免费管闲事的?”
 
  那人又奉上一沓银票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楼主笑纳!”
 
  赵琴接过钱数了数,道:“即使如此,阁下这般做也是犯了规了,只能允许这一次的。”
 
  那人点头称是。
 
  二人又商谈了一会儿,那人便离去了。
 
  赵琴独自一人,把玩着茶具,良久,幽幽的叹了声:“我迟早要死在钱上。”
 
  藩月之地。
 
  慕容杜荷买到了一份此地最新的地图,终于大概有了点了解,不至于先前那般两眼一抹黑了。不过他也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罢了,毕竟时间很紧张,恐怕等他把这份地图细细的研究完,苦岚早已被人灭了。
 
  随后他又在古月楼分店,砸了不少钱,才得了此地出入人的相关消息。这次他可是破费了许多呢,改天一定得让赵琴全都心甘情愿的交出来!
 
  有三处发现了疑似苦岚的人。
 
  第一处,邪阳宫。雀国七宫之一,势力不可谓不大,甚至都扩散到元国地域来了。
 
  第二处,频漆地,一处荒地。
 
  第三处,倾月阁,有名的风月场所。
 
  慕容杜荷想了想,决定先去邪阳宫一趟,因为那里离他所处的地方最近,而且依照慕容杜荷对苦岚的性格了解,他倒是真有极大可能便在那邪阳宫的。
 
  不过,那追杀苦岚的究竟是何许人也,却没个准信,这让慕容杜荷有些气结。他以明对暗,本身就是极为冒险的事情了,却还不知对方一丝讯息,这真是最糟的结果,恐怕还未正式对上,便已输了大半。
 
  他的轻功不弱,所以便决定徒步去往那邪阳宫了,说起来,那地方的确不远的,但只是对慕容杜荷这等顶级高手而言的,对于不会武功的一般人来说,坐着马车能在十天里到达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两天后,慕容杜荷到了所谓的邪阳宫。
 
  虽是由稻草搭建而成,但依然抵挡不住那股冲天的气势。
 
  不过就算气势再强,宫殿再多,那也是由稻草搭建的啊!慕容杜荷对此表示,若真有机会,他愿意在这里放一把火试试效果如何。
 
  一道明面上还算看得过去的红木栏杆便是邪阳宫的大门了,慕容杜荷无语了一阵后,决定上前去敲门。
 
  谁知手刚一碰到栏杆,那红木便因年代久远碎成了一片一片的。
 
  ……慕容杜荷想道:其实他走错地儿了吧?这里大概只是一处有着相似名字的地方而已。真正的邪阳宫怎么会是这么…穷困潦倒的样子呢?还是他看错了?
 
  他被这里的独特打动------确切来说是打击---了一下,便也熄了以往对于那些大派都是富得流油的鄙夷态度,毕竟这里可是最好的反证了。
 
  慕容杜荷刚小心的踏进院里去,便听见一人厉声喝道:“来者何人?敢擅闯我邪阳宫!”
 
  声音低沉内敛,却不知来自何方。
 
  慕容杜荷道:“在下慕容,来此地只是寻一故友,还请通报一声。”
 
  那人道:“阁下自称慕容,莫非便是中原武林上的第一杀手玉面罗刹?”
 
  慕容杜荷道:“如果没有第二个敢于这样自称的,你说的那人便应该就是我了。”
 
  那人道:“原是慕容公子,先前副宫主有告知过我等,说是若阁下这几日来了,便请在此地稍待几天的。”
 
  慕容杜荷道:“即使如此,便有劳了。”他倒是毫不客气。
 
  一男子现出身形,对慕容杜荷拜了一拜,以示恭谨,随后便道:“我等已为公子留了住所,不知公子可愿现便去看看?”
 
  慕容杜荷无所谓的道:“原先倒没有什么的,经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的有些乏了,也罢,你前面带路!”
 
  男子低头称是,随后带着慕容杜荷在仿若迷宫般的宫殿间穿梭起来。
 
  走过几座明显异于别处的大殿,便到了邪阳宫的重地。能在此地还来往自如的人大多是有着十足身份的。
 
  慕容杜荷被引到一所虽是面积不大,但制作很是华美的大殿前,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慕容杜荷眯着眼分辨了好一会儿,才看出那几个字是“慕容居”!
 
  那人倒还真是有心的,不过他是来救人的,可不是来这边赖吃赖喝的,不过他现在似乎也只能在这边赖上一段时间了,毕竟苦岚的状况现在推算起来,似乎比他所想的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果然是他白担心了,不过苦岚现在的境况也不能说是好的,他还得时刻做好救人的准备才行。
 
  那男子退下了。
 
  慕容杜荷走到殿里,观望了一下四周的布局,竟是和他的慕容府差不多,虽是较为简陋了一些,但是墙上表的精品字画,就足以抵消这一缺陷了。
 
  而且,那些字画多是清淡的色彩,倒是很符合慕容杜荷的审美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