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飒高馆
第十五章 飒高馆



更新日期:2013-10-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蓝裳女子冷冷一笑,道:“阁下竟还真把天月剑当成自己的了?”又道:“阁下今日或留剑在此,或再留一命均可。”
 
  慕容杜荷毫无愧色的道:“既然是在下拿到了此剑,自然便是我的。不过这位姑娘倒是好大的口气,就不知你实力是否也像口上说的一般强大?”
 
  蓝裳女子道:“我一女子,虽没有强抢别人东西的习惯,但更不想自己之物落于他人之手,所以,我们以实力决定其从属如何?”
 
  慕容杜荷目光有些奇怪的道:“我的剑,自然是我做主,而且比或不比,都不是由姑娘你说了算吧?"
 
  蓝裳女子也不生气,只是问道:“那阁下要如何才肯交出天月剑?”
 
  慕容杜荷断然拒绝道:“想要我交出雪瑕,你想也不要想。”
 
  蓝裳女子道:“即是如此,那便得罪了!”说罢一甩袖,九根锋利至极的透明细针向慕容杜荷这边激射而来。
 
  慕容杜荷有些凝重的用剑一一挑开,九根针大都又反弹而回,慕容杜荷再次强行挡下。针可是最为阴毒的武器,中了毒针的人,据他所知,还真没几个能挺的下来的。
 
  蓝裳女子看见慕容杜荷似乎没有费多大力的样子,便知慕容杜荷也是未出全力。她眸中精光一闪赞道:“公子果真好剑法!”说罢收了飞针。
 
  慕容杜荷笑道:“果然姑娘也是性情中人。说起来,我倒真还未见过有人在我跟前能略占上风的,在下慕容杜荷,敢问姑娘芳名。”
 
  蓝裳女子面色不变的说:“果然是慕容公子,若是别人,恐怕没有这般高的功力的,我先前所料倒是没错。我姓轩辕,名寒凝,取寒然若凝霜之意。久仰公子大名。”说罢一抱拳。
 
  慕容杜荷也收了剑,微微抱拳道:“轩辕姑娘,幸会幸会。”
 
  蓝裳女子轻轻一笑。
 
  这两人竟瞬间就消除了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时间形同好友一般。
 
  慕容杜荷道:“既然我们的比试,似乎我输了些许,实在惭愧惭愧,而且我们的赌注应该便是雪瑕吧,或者是你说的天月。”他虽然口上说着“惭愧”二字,但脸上半分愧疚也找不到。
 
  蓝裳女子道:“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难道还愿将天月白白送予我不成?恐怕就算我很希望公子这般做,公子也定然是不同意的。”
 
  慕容杜荷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在下的确是输了,而且在下生平最敬‘诚信’二字,故虽有不舍,在下也不会毁约的。”
 
  他说完竟真光棍至极的把雪瑕递了出去。
 
  蓝裳女子见到此幕,似乎心里也有些郁闷了,但面上还是说道:“慕容公子,不过是一场小比而已,公子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的,而且,公子这样做是以为小女子交不出同等价值之物不成?”
 
  慕容杜荷见此微微一笑道:“当然不是,轩辕姑娘怎会如此想,只是在下愿赌服输罢了。”
 
  蓝裳女子见他又随意的把雪瑕剑挂在腰间,不觉无语。
 
  慕容杜荷又道:“今日结识姑娘,在下实为高兴,若姑娘不弃,我们便于那‘新寺’里喝会儿酒,如何?”他说的新寺实是这附近的一处颇有名气的酒楼。
 
  蓝裳女子似乎有些诧异,但马上就回归平静道:“也好,正想借此向慕容兄请教一下武学上的事情呢。”
 
  慕容杜荷听她随心的便换了称呼,也不在意,便带着她直奔那新寺里去了。
 
  新寺开张时间其实不久,但胜在占据地利,附近大都是些烟花之地,所以每日来客不少。
 
  果然,去时人很多,所以慕容杜荷难道大方一回,在新寺要了个包厢。
 
  这包厢有数道金木制成的屏风与外界相隔,所以这里倒也算的上僻静异常了。
 
  慕容杜荷点了些精细的菜肴,小二做事很麻利,很快的便将菜端过来了。
 
  慕容杜荷微举箸,示意蓝裳女子先请。
 
  蓝裳女子道:“既是公子相邀,小女子便不客气了。”说罢对慕容杜荷说了声请后,便举止斯文的用起餐来。
 
  慕容杜荷暗暗回想了一下,他自己平常用餐时的粗鲁模样,与这位相比,真是......不堪回首。
 
  慕容杜荷想到此事,不由的觉得自己以前过的当真是懒散之极,看来是他的生活习惯有问题,是时候改了。
 
  ......慕容杜荷顿觉酒瘾又犯了,便对着蓝裳女子问道:“轩辕姑娘可好酒?”
 
  蓝裳女子道:“公子随心便是,不必顾虑小女子。不过若真有好酒,来上几壶也未尝不可,”
 
  慕容杜荷心道,这人虽是女子,但似乎很豪爽啊。
 
  他请小二端上三壶乐依酒。
 
  乐依酒,是这里的特产,虽然并未外传,但着实当得好酒之名,也是慕容杜荷最喜欢的酒之一。
 
  慕容杜荷为蓝裳女子满上一杯,笑道:“无甚极好的酒,只得送姑娘几杯乐依酒了。不过这酒虽然名气不是很大,却称的美酒的。”
 
  蓝裳女子道:“是么?若真如此,小女子还真要斗胆品尝一杯了。”说罢接过酒杯,轻抿了一口,突地双目一亮的赞道:“果真好酒!看来公子所言还略谦逊了些。这酒若不是美酒,那天下便没有美酒了。”
 
  慕容杜荷语中有些得意的道:“嘿嘿,姑娘喜欢就好。”
 
  乐依酒里虽然也加了些春药成分,但又怎会真对慕容杜荷与轩辕这两位内力深厚者造成影响的,所以二人皆是面不改色的一杯接一杯的灌下去,也并未出现任何不妥。
 
  饭后,慕容杜荷提议到飒高馆去,蓝裳女子问道:“公子说的是此地最有名的那个比武场?”她说到“有名”二字时,神色有些怪异。
 
  慕容杜荷道:“正是。说实话,在下与人比武数十回,向来是赢家。唯独这次,却没做到原先想象的那般好。今日不胜你一遭,实在难以抬面啊。”
 
  蓝裳女子听到这似真非真的理由,不觉莞尔一笑道:“即使如此,便随公子吧。但小女子自认可绝比不上公子的,只望公子到时不悔即可。”
 
  慕容杜荷也笑了:“我既约你,又哪还有什么悔不悔之说?”
 
  那飒高馆离新寺不远。以他们二人的轻功,自然是笑语言谈间便已快到了。
 
  飒高馆虽然实质上只是一处比武之地,但它却是以其风格迥异而出名的。
 
  飒高馆名为“馆”,但其形态可以说是与此字毫无联系。毕竟谁也不会在看见一座通天巨塔后认为这只是一处馆子的。
 
  飒高馆有一十六层,每层面积是一样大的,装饰也相同,几乎没什么差别。每层设有东南西北四个比武擂台,互不影响。
 
  正门处有两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大汉把守。慕容杜荷与蓝裳女子按照惯例各交了五十金,便顺利的走到了一层最中。
 
  有一紫衣老者前来相迎道:“两位也是来比武的吧?三层朱雀台已空,两位请随老朽来。”
 
  慕容杜荷与蓝裳女子对看了一眼,随即点点头。
 
  紫衣老者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了,乐呵呵的把慕容二人接引到三层。
 
  说起来,这飒高馆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无论来者是谁,都需尊先来后到,不能抢台。比武者必得由特定人员接引,方可正式入内。但对于死伤之类却没有太多的限制。而且因为入场者必须交五十金的缘故,飒高馆会庇佑所有入场者。
 
  可以这么说,这五十金可以说是所有入场者的保险金了。交了钱后,即便在台上杀了人,也有飒高馆的人扛着。所以这里便是仇家了结恩怨的好去处。而且,若是能再交三倍的钱,飒高馆便保此人安然无恙。即便有仇家对其出手,也自有馆内执事挡着。
 
  这也正是蓝裳女子先前提到此地,神色便有些怪异的原因。
 
  不过慕容杜荷与此女并无深仇,却来到此地比武,其用意还需仔细思量一下的。
 
  到了所谓的朱雀台附近,倒是没见着什么朱雀的神像,反倒是头顶绘着的星空图让他微微惊异了一下。这星空图虽然看似简单,但每一笔似乎都蕴含着某种奇特的力量,让人看了微微有种仿佛离了这世间的恍惚感觉。
 
  蓝裳女子自然也看到了奇特的此图,发出啧啧之音的赞叹道:“想不到这里还有如此强的高人隐居!但看其象,心神便被迷了八分,更何况还是未完成之作。若此画完成,恐怕威力还要翻上数倍的,可以直接秒杀那些一流高手了。”听其所言,这星空图竟只是个半成品而已。
 
  慕容杜荷听了此话,心中疑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问道:“看姑娘对此画如此熟悉,莫非以前见过类似的画卷?”
 
  蓝裳女子沉吟了一下道:“说是见过,也差不多的。我一故友便是喜欢作画的,内力比我还稍强些,以其天赋,若是这几年武功再次精进,恐怕还真能做出这幅画来的。”
 
  慕容杜荷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也不知他是否真信了蓝裳女子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