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十四章 罗盘
第十四章 罗盘



更新日期:2013-10-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白袍人道:“还算你有些诚意。”他玩笑道:“不过,慕容,你这会该不会是真的只来这儿喝酒的吧?”
 
  “当然不是,这里现在应该只有我们二人了。那我就明说了。我需王兄帮我一件事情。”慕容似乎并不着急的说。
 
  白袍人道:“但说无妨。”
 
  慕容杜荷道:“我需两个直径三尺的罗盘,这是图纸。”他把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图纸从袖中取出,递给白袍人。
 
  王漪闻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早就盯上我这个白工了。”
 
  慕容杜荷笑嘻嘻地说:“王兄客气。”
 
  王漪闻把图纸拿着看了看,口中不禁啧啧称奇了几声:“慕容你果真是奇才,为兄都要自愧不如的。不说别的,单看这其上符文,王某便得需至少一天才能破解出来呢。”
 
  慕容杜荷面上不露声色地回道:“哪里哪里,王兄太过自谦了!”但心里已经破口大骂开了。
 
  他当初翻译这些符文用了整整四天啊四天!还为此差事累死累活,才勉强完成的!人比人,气死人啊!
 
  慕容杜荷这次是真的被打击到了,于是他心情很郁闷地想:“或许我不该来这里的!”
 
  王漪闻当然不知道他慕容杜荷被他一句话消磨成了那样,否则他一定会更高兴的。
 
  王漪闻思索了一下道:“这符文虽够深奥,雕刻起来也是不易,但也只是多花费些时间而已,这倒不是很难的。看在你我相识的份上,王某便宜些也是应该的。”
 
  慕容杜荷称谢一句后,突然想起来什么的道:“对了,王兄,这罗盘必得是一对,我看就做成一金一银好了。”
 
  王漪闻道:“好,不过这价格……”
 
  慕容杜荷道:“再提一成!”
 
  王漪闻道:“好!慕容杜荷果真是爽快人,为兄也不沾你便宜,现下你只需出八十金即可。”
 
  慕容杜荷道:“我这次过来,带的钱可不多,一下便被王兄诈了大半去,还真有些舍不得!”
 
  王漪闻道:“王某可没看出慕容你还是个会吃亏的人。”
 
  慕容杜荷笑道:“好了,你我还是别贫嘴了,我可争不过你。不过那八十金我倒是可以先付的。”说完把几张银票推向王漪闻。
 
  王漪闻道;“既然如此,王某定会请阁内手艺最好的李师出手的,慕容,你三天后应该就可以见到实品了。”
 
  慕容杜荷点点头:“若是李师亲自打制,应该不会失败的。”他言语间竟似乎对那位李师手艺很是信任。
 
  慕容杜荷想了想又道:“三天的话,或许时间太紧了点,毕竟铭印那些符文是非常麻烦的。只要质量够好,我即便再多等几天也无妨的。”
 
  王漪闻道:“慕容,你这倒不必担心的,我定会保证质量。”
 
  慕容杜荷听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了,却又独自倒了一杯冰溪酒慢饮。
 
  王漪闻有些好奇的说:“慕容,你这么认真的时候,可少见的紧,看你待这罗盘如此严肃,难道它还有什么特殊用途不成?”
 
  慕容杜荷道:“是有些小用处,否则我费这么大苦工作甚?这次又欠了你人情,不知该如何还了?”他微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的样子。
 
  王漪闻默然了一下说道:“或许这次,我还真有你能帮得上忙的时候。”
 
  慕容杜荷表情夸张的道:“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你这样的人,还用得着小人我来帮忙?”
 
  王漪闻默然的时间更长了,好久后才微微咬牙说道:“别明知故问。”
 
  慕容杜荷道:“好,不和王兄开玩笑了,但你也知道,那人可不是好哄骗过来的,不过我会尽力的,王兄放心吧!”随后他又用腹语点醒对方道:“天山原八十寿礼,王兄可愿参加?”
 
  王漪闻这才神色一缓道:“多谢!但愿此行能和想象中一样顺利!”
 
  慕容杜荷没有看到臆想中对方感激涕零的景象,不觉有些失落,但马上又不在意了,毕竟能让身为老狐狸的对方低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战绩了,以后可以好好回想一下的。
 
  他只得有些悻悻然的说:“既然这样,就好。”
 
  慕容杜荷正在乱想,忽听得对面那人说道:“我这里也有一个消息,慕容你是否要听听?”
 
  慕容道:“当然,你且讲来吧!”
 
  王漪闻语气似乎有些奇怪的道:“荆州有一怪人,复姓东门,嗜武如命,却武功奇高,起码我不是对手的。那人在荆州途门县设置了一十三道擂台,至今仍未有人完全破开。据闻那十三道擂台实是关卡,且由其亲自把关,也怪不得那些人拿不下了。”
 
  慕容暗道:十三道关卡,或许别人破不了,我却可以的。
 
  王漪闻一见慕容杜荷的神情,便知慕容被这件事引得动心了。
 
  果然,没过多久,慕容便道: “若是没其他高人阻拦,我说不得还得去看看的。却不知那最后获胜之人能有什么奖励。”
 
  王漪闻道:“虽未公示,但为兄猜想,那人连这等事都敢做,便有可能真拿出那兵器榜上前五名的。毕竟那人手上似乎便有封棋的。”
 
  慕容笑道:“排行第二么……既然王兄如此说了,那就应该没错的。想我那宝贝已久的雪瑕剑也只是排行第八而已,真想看看那等神兵究竟是何模样。”
 
  王漪闻道:“该当心处便不能如此随便了,否则定会阴沟翻船。”
 
  慕容道:“此话有理。不过我自认,即使打不过那里的所有人,但逃脱还是很有把握的。所以我只要运气好些,或许那大馅饼还真能砸在我头上呢!”
 
  慕容杜荷又有些惋惜的说:“若王兄你也同去,我们二人联手,定能取胜的。毕竟你的阵法才能我可是拍马也赶不上。”
 
  王漪闻道:“为兄对那阵法也只是略懂罢了,哪有一点精通的样子,否则我早便被那些人请去了,那还会在这地方一待便是这般久!”他似乎提到了某些忌讳的人群,忽的闭口不言了。
 
  慕容杜荷一听到“那些人”,自然想起了某些传闻,脸色有些苍白起来,但只维持了一会儿,便又恢复了常色的嬉笑道:“王兄必是多虑了,以那些人的神通,又怎会来管我们这些小事!我等尽可玩自己的就是了。”
 
  王漪闻叹气道:“你这话若被其他人听去,或许要惹一番风波的。”
 
  慕容杜荷道:“只是说与王兄听,自然是没有那等顾虑了。”
 
  王漪闻道:“你倒是直接。”
 
  慕容杜荷笑了笑,却毫不客气的又给自己倒了杯冰溪酒,王漪闻见状,只得摇头。
 
  慕容杜荷又与这位好友闲聊了半刻,微微一礼后终于说出了告辞的话语。王漪闻自然也是向慕容一抱拳,道:“慕容,你我目的虽不相同,但定然都能达成的。”
 
  慕容杜荷道:“我也是这样想的,王兄,后会有期!”
 
  王漪闻道:“即是如此,为兄便不多留了。”
 
  慕容杜荷点点头,大步走出了厅堂。
 
  王漪闻看着慕容杜荷的身影消失,目中露出几分思量之色来。
 
  慕容杜荷刚下了楼梯,便看见那位与众不同的女子。
 
  她亦是着一蓝裳,但与赵琴的气质截然不同,若说赵琴是仿若天边的云彩,不可捉摸。那此女就是冰山上的雪莲,冷漠之极但魅力有增无减。其抬手投足间袅娜多姿,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身形极美,虽真容被薄纱所遮,无法视得清楚,但依然可看出是位绝世美人。
 
  她似乎正在垂首打量身前的一把白色佩剑。相隔如此之远,此剑未出鞘,但慕容杜荷仍然感到有一股寒气扑面。
 
  蓝裳冰冷女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抬头便与慕容杜荷视线对上,其目光锐利之极!女子打量了慕容一眼后,眼里似乎有些失望,但在看到慕容杜荷腰间的佩剑时,不觉面色一变。
 
  慕容杜荷似乎想起了什么,转首便要离开,却被一道冰凉的声音喊住了:“黑衣者,站住!”
 
  慕容杜荷望了望店内,似乎只有他一人穿的黑衣,那就是在说他了?
 
  正在这片刻功夫,蓝裳冰冷女子已来到了他身旁,目光在其腰间微微一凝,但马上就移开别处的说道:“拿来!”
 
  慕容杜荷讶异道:“什么?”他自然知道那女子想要的是什么,只是没想到其要他的宝物要的这么直接而已。
 
  蓝裳女子道:“那把剑!”
 
  慕容杜荷道:“你是在说雪瑕?”
 
  蓝裳女子道:“此乃我门圣物天月剑,中原人竟乱改其称?”
 
  慕容杜荷道:“天月剑?听起来似乎很适合这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