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十二章 跟踪
第十二章 跟踪



更新日期:2013-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回去的路上。
 
  一辆马车内。
 
  慕容杜荷这厮道:“此行倒算是顺利非常了,如果我们能忽视某些小问题的话。”
 
  赵琴道:“你说的问题该不会是?”
 
  慕容杜荷道:“别明知故问。”
 
  赵琴道:“这次实在抱歉。”
 
  慕容杜荷道:“虽说这次目标没完成是因你而起,但能结交到缚灵杉等人,也算是一场幸事了。”
 
  赵琴道;“......多谢!”
 
  慕容杜荷道:“不用如此客气,不过,我记得我似乎还欠了你六条人命......”
 
  赵琴道:“不是六条,不过我愿以这六条人命来换。”
 
  慕容杜荷道:“好!”
 
  半个时辰后。
 
  马车外有人喊道:“两位,你们说的地方到了。”
 
  慕容杜荷对赵琴说:“到家了,下车。”他跳下马车,同时袖中白光一现,车夫无声地栽倒在地。
 
  赵琴走出来,看看车夫的尸体道:“这回倒是比前几次快了近半。”
 
  慕容杜荷道:“你该不会是在说我的出手速度吧?”
 
  赵琴道:“嗯。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为何要杀此人?他的身份似乎不值得你出手的。”
 
  慕容杜荷点头,“虽说如此,但你不觉得他知道的太多了吗?”
 
  赵琴白了他一眼道:“你这算什么理由?”
 
  慕容杜荷理直气壮地道:“我看他不顺眼,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
 
  赵琴道:“好吧,这足以让你出手了。”
 
  慕容杜荷语气轻松地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被你这么一重复,我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赵琴道:“一定是你误会了我的好意。我这样善心的人难道会去做那种在背后伤骂人的事吗?”
 
  慕容杜荷笑了笑道:“也是,你总是直接骂的。”
 
  赵琴娇嗔道:“我哪有那么好!”
 
  慕容杜荷苦笑。
 
  言谈间,方才尴尬的气氛消减了不少。
 
  慕容杜荷突然道:“赵琴啊,你是否发现了什么问题?”
 
  赵琴眨眨眼道:“没有啊……你说的该不会是跟在我们身后十丈外的那位仁兄吧?”
 
  慕容杜荷点头道:“没错!”
 
  赵琴道:“要不要留他一个全尸?”
 
  慕容杜荷笑道:“随便你!不过只要让他母亲认不出即可。”
 
  赵琴暗暗撇撇嘴,但未表现在面上,只是说道:“真是个善良的人啊!”
 
  慕容杜荷瞪她一眼:“快去快回!”
 
  赵琴抿唇一笑道:“是的,慕容公子!”说罢转身向来路走去。
 
  慕容杜荷望着她远去的倩影默默无语。
 
  赵琴用轻功很快便后退十丈,看到一个有些鬼鬼祟祟的中年人后,勾起唇角低声道:“真是不知死活,他是你能盘算的吗?”说罢从衣袖里取出一物,竟是一只三寸长的玉笛。
 
  中年人显然也看出赵琴不是他原想的那般弱不禁风,便神色凝重了几分。毕竟他只是想拿些好处,并不想为此赔上小命的。
 
  他道:“鬼笛赵琴?”
 
  赵琴笑吟吟的说道:“阁下既然知道我的名号,还敢跟踪我等,妾身真要对阁下说声佩服了。”
 
  中年人冷笑道:“在下久仰鬼笛赵琴之名,虽自认不敌,但要离去还是易如反掌之事。”
 
  赵琴抿唇一笑,中年人被其笑容迷的一怔,顿觉赵琴美丽万分,一时间竟挪不开眼。待到他幡然醒悟,才惊觉脖上一凉,此时即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可怜那中年人在外界本算也是一代枭雄,但如今碰上赵琴,却是连武器都未取出,便被取了性命,当真是死得极冤。
 
  中年人的脖子被玉笛虚空一扫,便仿佛十分脆弱的容器一般从中折断。赵琴冷冷的视着中年人的尸体倒在地上后,才慢慢走近,心中有些期待的在尸身上翻找起来。
 
  却只搜出一把短刀,一只短剑,看其寒芒闪闪的样子,显然也是一大利器,而且形式差不多,似乎是一对的样子。
 
  此外只有几块银子,虽然价值不小,但赵琴还看不上眼。至于其心目中的金子,更是半个子儿都未见。
 
  赵琴跺了跺脚,有些愤恨的自语道:“我不该出手的,这次果然又亏了。不过这人的意图已被我打断,也算是他欠了我一个人情吧。或许还能抵得过一条命呢。”
 
  慕容杜荷正在原地等的无聊,便见赵琴喜滋滋的回来了。
 
  慕容杜荷扬了扬眉道:“什么喜事?能使你这么高兴?那人除了吧?”
 
  赵琴道:“这是自然。”
 
  慕容杜荷道:“那就好。否则放一个隐患在身后,我还真有些不太习惯。”说完对赵琴招了招手,“我们走吧,这里似乎离你住的地方不太远了。”
 
  赵琴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确如此。”
 
  路上她忽然又叹了口气说:“我开始后悔了,阿杜,若是那马车能停的近些,我们或许就不必走这么长的路了。”
 
  慕容杜荷酸酸的说:“你这莫非是在损我?你已经到了,我还有一段距离呢。”
 
  赵琴看了看近处的“破门”笑道:“是有如何?不过我是不是还得谢你送我到家一回?”
 
  慕容杜荷叹了口气:“不用了,你也别笑话我了,我自己走回去吧。”说完竟真向赵琴打了个招呼,便转头离去。
 
  时值正午,烈阳高照,赵琴步入破门,院落内房奢华无比,她望天叹道:“要下雨了。”
 
  ……
 
  慕容杜荷回府后,首先是沐浴了一番,把装去掉后,他的心情畅快了不少,毕竟总是扮另一个人是很不舒适的。
 
  “苏州双秀……”慕容杜荷闲适的躺在床上,嘴边泛起一丝笑意,“应该是苏州单秀才对!不过那位灵越公子缚灵杉果真是个高手,即便我要赢,也是颇为不易的。”
 
  “至于,那凤华娘子却为何,连其夫四分之一的功力都不到,难道缚灵杉竟是个如此宠妻的人,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说来也险,若是他当时真动了杀心,就错失了这些朋友了。
 
  人生百年,信得过的人不多。虽然他与这几人只是初识,但看其面相,应该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倒是值得结交的。
 
  所以虽然此行结果与目标相差甚远,但慕容杜荷觉得不仅不亏,而且很值,非常值。
 
  不过人生真的只能有百年吗?是不是有办法可以活得更久呢?
 
  他四岁时,他的师父便是看似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如今过去十几年了,其容貌竟丝毫未变,即便是精于保养,也不可能做到完美。
 
  而且,慕容杜荷也实在是想不出,那人往脸上抹粉装扮的样子……真是对师父的大不敬。
 
  长生,的确是件美妙的事情,不过,能做到的人太少了,他家师父应该也是其一吧?若是如此,可真是够让人羡煞的。
 
  不过他也只能想想此事了,毕竟白日梦做多了对身体不好。
 
  但是他的机会应该比寻常人大点吧?他家师父似乎不太弱的。慕容杜荷有些茫然地想道。
 
  同一时间,一座破旧的老屋内。
 
  一人正在盘坐运功,外面虽是艳阳高照,但房内光线着实昏暗,看不清此人相貌,隐隐可见,似乎年纪不小的样子。
 
  门外的数十丈处,还有不少与之外形差不多的房子并列。
 
  附近的一伙黑衣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其中一名在平石上踱步的蒙面女子是为首之人,行动间袅娜多姿,身形极美,显然是位绝世美人,但可惜其真容被薄纱所遮,无法视得清楚。
 
  蒙面女子停下步伐,对着其手下道:“可找到那人了?”语调虽冷,但仍悦耳动听。
 
  旁边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恭敬地说道:“回特使,我等先前已重伤此人,再加上特使那一掌之力,绝对跑不出方圆百丈的,预计一刻钟之内,便能将四周可容身之处皆探查一遍,到时即便其有通天之力,也绝逃不出我等手心的。”
 
  被称作特使的蒙面女子点点头,抬首望天自语道:“元宫第一高手,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元国的人,果真无能的很啊。”其语中轻蔑之意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