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九章 苏州双秀与缚月
第九章 苏州双秀与缚月



更新日期:2013-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三九香毒虽然已经解了,但慕容杜荷却还是打算在府里修养几日,毕竟这药效虽好,但若是他再掉以轻心,说不定三九香毒又会复发的。
 
  他得彻底断了这个可能才行。
 
  这天,慕容杜荷正在府内打坐,忽然从运功中站起,走到院里。站到这里,可轻易的听到,府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
 
  “阿杜,我是赵琴,请为我指明府门所在。阿杜,我是赵琴......”
 
  慕容杜荷暗地里道,即便你不自报家门,我也知道你是谁的,又为何天天上我这儿来吵闹!
 
  慕容杜荷打开府门,看到赵琴在半里之外的地方晃圈子,却靠近不了府门,不由得笑了笑。
 
  赵琴还在原地打转,慕容杜荷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处,对着其香肩一拍。
 
  赵琴只觉一股凌厉的掌风从后刮来,暗暗心惊他的武功又精进了,手上却丝毫不含糊,也是毫不客气的向后对上一掌。
 
  “砰-----”两股力道撞在一块儿,赵琴不由得向后退了十来步,慕容杜荷也身形一斜,才重新站稳。
 
  赵琴走上前去,说:“哼,我这次来可不是和你比武的,而是另有事情,你别再拿我当试剑牌好不好!”
 
  慕容杜荷讶异的挑了挑眉:“其他事情?哦-----,你是讨债来了吧?”
 
  赵琴说道:“哪能那么说!这本就是我们之间的一场交易而已。你已经得到好处了,我这边还半个银子都没见着呢。”
 
  慕容杜荷说:“好吧,如此讲也不算错。那你是希望我砍掉谁呢?我的小姐。”他面露虔诚的说。
 
  赵琴被逗得莞尔一笑,道:“你将来就知道了。”慕容杜荷正色道:“你既然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不过你得确信我真打得过那人才行。”
 
  赵琴笑道:“其实那人你也认识的啊,缚灵杉。”
 
  慕容杜荷挑了挑眉说:“赵琴啊,你让我去与苏州双秀之一的灵越公子对打?你可真是捡的好交易。”
 
  赵琴笑容不变的道:“双秀也是刚成名不久,哪能比得过你啊?毕竟你可是大名鼎鼎的‘玉面罗刹’啊!”
 
  慕容杜荷道:“那都是些好事之人随便起的称谓,你也信?”
 
  赵琴道:“当然,你不是说过天下没你杀不了的人么?怎么这会胆怯了?”
 
  慕容杜荷微笑道:“看你这急躁样子,竟然想到那激将法这个百试不灵的方法逼我了,也罢,就陪你去上一趟。”
 
  话说,赵琴如此憋屈的样子他还真没见过几次,真是一大美景!
 
  赵琴道:“那又如何?你还不是上钩了吗?”慕容杜荷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慕容杜荷让赵琴在府门外稍等片刻,随后进府取了雪瑕剑,大门一闭,阵法一开,让其他人在别处晃悠去吧!
 
  慕容杜荷好心情的想。
 
  赵琴不愿骑马,所以即使两人轻功不弱,也在路上还是消耗了些时日,方才赶到苏州城。
 
  苏州城,面积虽不太大,但名气却可以直接和京城相比。这其中原因,倒有大半是由于这里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即颇具特色的风土人情,和水上景色,以及发达的水陆交通等。
 
  另还有一点,那就是江南出美人,苏州更是其中的代表之地。近代以三十六人名头最盛,其中,苏州双秀更是个中翘楚。
 
  双秀是一对貌美夫妻,即灵越公子缚灵杉与凤华娘子帘中夕。他们单人实力便能在整个江湖排入前十,若是联手,其实力更是翻倍增长。传闻其曾与公认的江湖第三柳夫人,在紫云山上战过一场,事后,柳夫人大败。
 
  这在江湖上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慕容杜荷与赵琴到了苏州城后,便按照原先约好的先四处逛逛,实则熟悉地形。毕竟他们二人虽武艺超绝,但并不常在外走动,故而即便来过这苏州好多次,且手里有着完整的地图,也还得在附近多转几圈,以防到时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可以尽快逃得性命。
 
  慕容杜荷走在街道上,路两边店铺很多,路边摊也多,吆喝声不绝于耳。这对喜欢清静的慕容杜荷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刺激。
 
  慕容杜荷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到附近正好有一家武器铺,便走了进去。里面虽然布置很是简单,却很整齐大方。
 
  慕容杜荷在一个柜台前停住了脚步,他所望的是一排银针,共有五根,正好是一套的样子。
 
  自从上次在高息那儿被暗算了一通,慕容杜荷道便觉得,暗器真是必不可少的武器。可以杀人,还可以救命。
 
  慕容杜荷把针拿到掌柜那里,问道:“这针怎么卖?”掌柜原先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一看到慕容杜荷挑中的武器时,不觉有些讶异。
 
  掌柜笑说道:“原来公子是看中了这复宵针啊,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物,价格可不低的。”慕容杜荷说道:“镇店之物?这针的确看起来不凡的。你且说个价。”
 
  掌柜看这人口气如此之大,不由得仔细打量了眼前之人几眼,慕容杜荷在路上易过容了,也不怕被看出什么来。掌柜自然毫无所获,只好说道:“六十两银子。”
 
  慕容杜荷面色不变:“掌柜,您这出价也未免太过利索了点。”掌柜道:“我已便宜了不少了,本来这价钱还略低了点呢。”
 
  慕容杜荷内心摇了摇头,但还是二话不说的把银票递给了掌柜。掌柜一见到银票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对慕容杜荷的态度也恭敬了不少。
 
  慕容杜荷拿到复宵针,心里踏实了点。有暗器总比没有的好。
 
  慕容杜荷揣好找的钱,在店里又转了一圈,即便店主将几样东西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但他还是略感失望,那些武器质量太差了。他一只手就能摧毁。不过也只有他能把这武器之威能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已,其他人可做不到此事的。
 
  慕容杜荷走出店门,一边把玩着复宵针,一边想道。
 
  今天刚进店就有这番收获,他的运气还不错。
 
  慕容杜荷又在附近的其他店铺转了一圈,却只是买到了二十来个精钢制成的飞镖罢了。虽然样子不怎么起眼,但好在够坚韧,否则他也不会买下了。除此之外,衣服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毕竟他要在苏州待好几天呢,甚至更久,不多准备几件衣服,这是有着轻微洁癖的慕容杜荷万万不能接受的。
 
  慕容杜荷步调平缓的走进了一家巷子里,前方是没有出口的,很显然,他走进了一条死胡同。慕容杜荷面无表情的从袖里拿出地图来,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这里原先是有一户人住着的。户主姓赵。
 
  他拿的地图是最新的,这说明,如果不是侦查有误,那这户赵姓人家应该是撤走了。不过,什么事情,能让一户老居民甘愿背井离乡呢!且还改变了附近的环境。难道……
 
  慕容杜荷微微摇了摇头,这户人到底是否活着可与他一点利益关系也没有,为什么要管别人的闲事呢!
 
  慕容杜荷转过身正要走,突然脸色一变。他对着来时的空巷说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跟踪我!”
 
  说完,脚点轻点地面,“嗖”的直奔向一个方向。顷刻间便将雪瑕架在了一人的脖子上。
 
  那人竟是个看似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儿,脸肥嘟嘟的,颇有几分可爱之相。
 
  慕容杜荷见此一怔,他也没想到,“跟踪”他的是这么个小娃娃儿。
 
  那女孩儿看到脖子上架的剑,竟一点也无惊慌之色,只是面容平静地说道:“大哥哥,我可没有要专门跟踪你的意思,更不会对你不利。你能先把剑放下来么?”
 
  慕容杜荷把钱收回剑鞘,笑了笑:“真是抱歉,小妹妹,差点误会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的家人呢?难道没有人陪着你?这里如此偏僻,你怎么会在这儿呢?”显然他疑心未去。
 
  小女孩儿清脆的答道:“我叫缚月,我迷路了。大哥哥,你能帮我找一下我的朋友么?”
 
  这女孩姓缚,难道与他要追杀的人有些联系?
 
  慕容杜荷道:“当然,不过你得把他们的特征都给我描述一下才行。这苏州城也不算太大,想来找几个人也不是太难吧!”缚月一脸兴奋的说:“大哥哥,你真是好人!”
 
  慕容杜荷心道,终究是个小孩子,几句话就哄来了,若被这女孩儿知道,自己可能会是其杀父仇人,不知又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