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四章 暗杀
第四章 暗杀



更新日期:2013-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在附近似乎漫无目的地转了好几圈,终于到了一座式样普通的大殿前,其上赫然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慕容府”。只是不知为何,如此明显的目标物,竟至今未被别人发觉。
 
  慕容杜荷闲适的走进殿门,里殿正中似乎还供奉着什么,走近一些,方才看清,台上的物品赫然是一把颜色雪白,但通体晶莹的上好宝剑。
 
  慕容杜荷向着那剑拜了几拜,喃喃道:“雪无瑕,雪瑕剑,真不知道那几人,若得知此剑落于我手,会作何感想!不过为此剑赔上的命也太多了!”
 
  慕容杜荷走到内室,在床上盘膝打坐起来。高息再怎么说也算是个顶尖高手了,他自然要认真对待一番的。只有让自己的状态永远保持最佳,才能在残酷的斗争中活下去。
 
  一天后,慕容杜荷有些欣喜的感受着体内的内力又增长了一点。在决战的关键时刻,一丝内力都是可以逆转乾坤的啊。他现在取胜的把握应该有近九成了吧,再加上雪瑕剑,此战必胜无疑的。
 
  他跳下床后随意做了些吃食,他的厨艺在这几年的苦难之后终于提高了不少。
 
  收拾了碗筷之后,慕容杜荷单手捶了捶背,走到另一间屋子里。里面的东西竟大都是装扮的服饰等等,整间屋子说是一个大型化妆台都不为过的。
 
  慕容杜荷取了另一件纯黑色的长袍换上,再系上一条墨蓝色腰带,顿时他的身形显得更加修长起来。若是他这幅样子被外界的女子看到,恐怕要引起一番不小的风波的。
 
  至于那件换下的玄色衣袍,自然是被慕容杜荷用内力硬生生震成了粉末,慕容杜荷看了看满地的黑灰,有些嫌恶的皱皱眉,但又不得不把它们清扫到外面。
 
  说起来,慕容杜荷算是略有些洁癖的,否则他绝不会自己做所有的活的,而是会雇个丫鬟。想必以他的容貌,会有不少女子甘心免费服侍他的。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慕容杜荷曾受昆吾君昊的本体指点过一段时间。在其中他感悟最多的不是武学,而是算学。算学便是算命的学问,以那人的实力,所指导的精义自然不会是那些街头上打着半仙旗号的人可比的。慕容杜荷虽然天赋异禀,但在这一方面却似乎有些迟钝,不过好在他毅力够强,在经过极多次的尝试之后,终于被他机缘巧合之下算出了一些来。
 
  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便是,在这些年里,不能让自己的贴身物品落于他人之手,否则,若是被那些专修邪术的人捡了去,便是天大的麻烦。甚至若是对方实力够强,他一定会为此赔上小命的,在他的仇家如此多的情况下,他自然要更加小心了。
 
  慕容杜荷对着那边的铜镜,照了几下,再用眉笔随意在脸上随意描了几下,顿时整张面孔显得平淡无奇起来。他觉得自己出门不会再被人认出来后,才挎了剑,慢悠悠的从殿门走出。待他远行数步之后,整座大殿竟仿若虚无般的不见了踪影。慕容杜荷转过身来,见到此情形,满意的点点头低语道:“真不愧为小须弥阵,当真名不虚传,自己为此赔上大半身家,倒也算是值了。”
 
  慕容杜荷从赵琴的住处把高息的情报取来后,便骑着闪电驹直向着京城方向出发了。
 
  待到慕容杜荷赶到皇宫附近时,时至傍晚。还没到深夜,他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便行动了。恰好肚子有些饿了,他便随意找了家客栈,点了几个小菜,吃饱喝足之后,在客栈定了间房安歇起来。
 
  同一时间,赵琴在其房里打着算盘,口中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仔细一听,竟似乎是“慕容杜荷欠我一条人命,这正好可以用在与山本的那场交易上的,嘿嘿,他可没说我不准找人帮忙,这次我赢定了。这次换的金子三十万两,起码能得玛瑙首饰一千来件,勉强够我装修一下厨房的角落了。唉,山本这吝啬鬼,开的价也未免太低了些。。。。。。”
 
  第二天,慕容杜荷神清气爽的醒来,再梳理了几下头发,把衣上的褶皱尽数抚平后,才又到楼下,人似乎不太多的样子。他也不在意,当即点了一大桌菜,和几杯烈酒,开始大吃大喝起来。虽然其举止似乎有些粗鲁,但身上的优雅气息犹存。他的这一动作竟在无意中迷住了几位店里的侠女们。
 
  但当她们看清慕容杜荷的面容后,便又失望至极的摇了摇头,继续关注起别的事物来。慕容杜荷心里暗暗有些好笑,自己若真是这幅相貌,以后出行也能够安全许多了,又哪里需要去专门学习这无聊的化妆术!
 
  慕容杜荷吃完早饭,便在桌上留下几块银子后,又悠闲地逛市场去了。
 
  四五个时辰后,他到了皇宫正门前。守卫还真不少,这可有些麻烦了。他暗暗皱眉。在白天行动太过冒险了些,待到晚上再来吧。他的时间很充裕,迟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又到别处闲转了好些时候,待他再次回到皇宫门前时,天已经全黑了。其袖袍似乎有些微鼓,但不仔细看却又看不出来。
 
  慕容杜荷深深地望了殿门一眼,就转身离去,几分钟后,他出现在了皇宫后墙前。慕容杜荷轻巧的跃了进去,高达十米的宫墙竟丝毫不能阻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