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一章 任务与路遇
第一章 任务与路遇



更新日期:2013-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此时他正处于一间庄严古朴的殿室里,听着对面装扮华贵的少年唾沫横飞的讲着今日的任务。
 
  慕容杜荷有些不耐的摆手,阻止了对方的高谈阔论,道:“李管家,你说的事情,我大概已经清楚了,你们主子希望我去把六王的一名叫做‘高息’的侍卫清除掉,然后再拿到其身上的密报,是这样没错吧?”
 
  那人正是本朝三王爷的贴身管家,六王自然是三王爷的六弟。
 
  李峰不敢怠慢的说:“的确是这样,但是,据我所知,高息可是比起皇宫第一大内侍卫也差不了多少的高手,慕容公子还是小心点好。”慕容杜荷轻轻的说:“李管家是不相信本人的实力?”
 
  李峰面色一变,急忙否认道:“哪里的话,我可是对您相信异常的。”他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对方实力极强,却喜怒无常,曾经有过连杀数个提交任务之人的先例,堪称冷血之极。
 
  慕容杜荷是个杀手,而且是不听命于任何人的顶尖杀手,而正是因此,才使得几乎所有人都不敢得罪他,得罪他的人都早已和阎王见面去了。他是个让所有人一想到其名字,就胆寒的疯子!
 
  虽然慕容杜荷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与此相反,他倒是经常想着自己是个善良的人。这让熟识他的人很是无语。
 
  慕容杜荷笑了笑,“是吗?”还未等李峰回话,又问道:“报酬多少?先说好了,要是少于60万两黄金我可不干。”李管家陪笑道:“我们的价码绝不会让公子您失望。”说完报出一个惊天的数字,竟比慕容杜荷先前提到的数目还要略高出一些来,由此可见三王府的财大气粗。
 
  慕容杜荷点点头:“差不多了,勉强够买下那人的命了,三天后,你们说的那个高息应该就不存在了。我还需回去准备一下,就先告辞了。”他走到门口,身形一顿,又想起什么的说道:“对了,你们府上似乎有一件轻罗纱衣的,我希望那时可以用密报换到。”
 
  李峰在心里苦笑,这人真不是个吃亏的主儿,口上却利落的答道:“是的,慕容公子。”
 
  慕容杜荷满意的笑了笑,袖袍一甩,便转身离去了。
 
  路上,慕容杜荷转头望了望身后的“贤王府”匾文,心里冷笑几声,贤王,还是贤王呢!这皇家的水可还真够浑的。不过这都与他没什么关系。他只要不把自己搅到里面就行了,至于其他人,就算都拼死了,与自己又有何干系!既然请到他身前了,他也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即可。
 
  时至傍晚,远方的太阳似乎体型变大了些,颜色也鲜红似血起来。天边的云雾都争先恐后的向落日方向涌去。
 
  “人世苍茫啊。转眼间,十几年了……我,原来还是只有我。或许即便再待上几十年,连个给我哭坟的还是没有的。”慕容杜荷轻叹了口气。他脸上难见的显现出一丝寂寥来。
 
  自从他四岁时,父母被前来寻仇的人打成重伤后,他们一家就没有过安宁日子的机会了。整天得东躲西藏,逃避那伙人的追杀。后来的一次,黑衣人在他们毫不设防的时候,对他们几人下了狠手。父母战死了,慕容杜荷与胞姐杜薇却在父母的掩护下,侥幸逃了出来,从此他们两人相依为命。
 
  他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有一天,慕容杜薇却满怀歉意的对他说,她要跟一个人走了,那人是她不愿放弃的。慕容杜荷没想到杜薇会抛弃他,这让他的心里很是难受,却阻止不了她的离去。她是彻底的抛弃了他了。
 
  若父母没死,姐姐没走,我们一家四口现在应该是在温馨地看夕阳吧!姐姐总说夕阳是残碎的美,当时杜荷虽然不赞同,却总是会陪着她看。
 
  慕容杜荷闭了一会儿眼睛,现在也只有自己一人罢了,想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他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眼前的一层晶雾却无法马上消散掉。
 
  地面似乎突然有规律地震动起来了,慕容杜荷抬头向那个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渺小的黑影向这边冲来,速度还很快的样子。难道是什么强大的兽类?咦,不对,似乎是一辆失控的马车的!慕容杜荷有些惊讶,这马跑的好快啊!竟似乎比自己的闪电驹还快上几分的样子,不过自己今天没带此马,真是有些遗憾了,否则还能稍微比试一下的。
 
  马奔走的方向正是自己的一处临时居所的。这马车里一定是无人的,自己似乎可以搭一下这便车的。慕容杜荷想到此,心里微微有些高兴,自己的运气不太差啊!
 
  不过上这车还是需要费些周折的,自己轻功可不太好的。慕容杜荷有些犹豫,不过他马上便有了决定。只是一只失控的野马罢了,凭他的能力足以驯服的,况且,就算真的不行,那他顶多再跳下来就是了,只不过脚程自然又得慢下不少,他可没有这闲情逸致在这里慢慢散步的。
 
  慕容杜荷眼看着那马车已距自己不足一丈了,便微微一侧身,再快速的提气,脚点轻点地面,一跃而起,随后单脚的踩在了马车顶部边缘上,再轻巧的一翻身,顿时稳稳地坐到了马背上,缰绳使劲一拽,并在同时双腿将马身用力一夹,马儿却似乎慕容杜荷此举触怒了,只听其发出一声充满狂暴之意的嘶鸣后,速度竟又一下子加快了倍许,顿时其背后一路沙尘滚滚。
 
  慕容杜荷皱了皱眉,手中现出一把利刃来,却迟疑了一下后,并未轻率地割下马首,反而又将利刃藏进了宽大的袖里。
 
  他转过身子,任由那马速度越来越快,目中虽有一丝闪动,面上却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只是掀开了帘子,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或许还有什么宝物呢!金子什么的来几箱也不错啊。虽然他身家不少,但他绝不会嫌自己的金子多的。慕容杜荷好心情的想道。
 
  当他刚看清马车内的布局时,就目瞪口呆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