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莫罗博士的岛 > 正文 > 第三章 奇怪的面孔

第三章 奇怪的面孔




更新日期:2023-01-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走进了船舱,发现一个男人在舱梯上,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他站在扶梯上,背朝着我们,凝视着飞溅在舱口的浪花。看得出来,他是个奇形怪状的人,短粗、笨拙,驼背,毛茸茸的脖子,脑袋都快要缩到肩膀里去了。他穿着暗青色的斜纹哔叽衣服,一脑袋又粗又硬的黑头发厚得惊人。我听到一群尚未见到的狗狂嗥猛吠,只见他立刻迅速地闪退下来,正好碰到我为了挡开他而伸出的手上。他以动物般的敏捷,忽地转过身来。

  那副闪向我的黑脸,把我吓得魂飞魄散。这是一副奇特变形的脸。脸部突出,使人看了就觉得那好像是一副牲口嘴脸;半张开的巨嘴,显出两排我从未在人嘴里看到过的大白牙;眼角充血,一圈残缺不全的白眼边围着淡褐色的瞳仁。脸上显出了奇怪无比。兴奋的红晕。

  “他妈的,混蛋!”蒙哥马利喝道。“你他妈的为什么不让开路?”

  黑脸汉一言不发地闪跳在一旁。

  我继续登上舱梯,几乎不由自主地还在盯视着他。蒙哥马利在舱梯脚下稍停了一会儿。

  “这儿没你的事,要知道,”他故意用不慌下忙的腔调说道。“你的地方是在船前头。”

  黑脸汉畏缩着身体。“他们??不要我到前船去。”他慢慢地说,音质粗哑古怪。

  “不要你到前船去!”蒙哥马利恐吓他说道,”可是我偏叫你到那儿去。”他差点又要骂出些什么来,然后突然抬起头来看看我。跟着我登上扶梯。我在舱口止住步,一脚在里,一脚在外,回首望去,对这个黑脸家伙出奇的丑陋仍感极度的惊奇。我过去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令人生厌的奇特的面孔,然而,如果这个矛盾是可信的,我同时又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是在什么场合下,我的确和这个现在使我如此惊恐的容貌和表情曾经相遇过,随后我想起,可能就是在我被抬上船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他,而这一念头还不足以解开我过去似曾与他见过面的疑团。可是,我继而义想到,曾经亲眼见过如此奇丑面孔的人,又怎么能忘记那确切相见的场合呢。

  蒙哥马利随我之后登上扶梯,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转过身去,环顾四周,望着这只小纵帆船自船首至船尾一样平坦的甲板。从听到过暄嚣声中,对于我看到的景况,我已经何思想准备了。当然,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肮脏的甲板。胡萝卜碎块,散碎的蔬菜、草木,以及没法描绘的污垢,把甲板搞得杂乱不堪,不成个样子。用铁链子拴在王桅上的一些相貌可怕的鹿①,冲着我扑了过来,狂吠不止。在后桅旁的一个小铁笼子里,紧紧地关着一头大美洲山豹。笼子实在太小了,这头山豹在里面简直没有回转的余地。此外,在右舷墙之下的一个笼子里,还关着一些兔子。在前面一个笼子里的一个间档里,单独塞进一头美洲驼②。那群狗都戴着皮带口络。甲板上唯一的活人,是一个把持着舵轮的面貌憔悴、沉默寡言的水手。

  【①鹿:一种猎鹿的猎狗。】

  【②美洲驼,又名骆马。南美产的一种被毛很厚的驮兽。】

  这条小船打了补丁的,污脏的后樯纵帆顺风张满,象是扯满所有风帆,破浪前进。晴空万里,红日半落西天;万里海浪,浪头上掠过带着泡沫的微风,在追逐着我们。我们走过舵手,来到船尾栏杆处,并排凝视着船尾底下泛起的水沫和在船道里跳跃着又消失了的水泡。我转过身来,四下看着这条船长长的甲板上令人厌恶的景像。

  “这是海上动物巡回展览吗?”我问。

  “看起来很像,”蒙哥马利说。

  “这些动物是干什么用的?商品?珍贵的奇禽异兽?船长是想要在南海的什么地方把它们卖掉吗?”

  “很像是这样,不是吗?”蒙哥马利说道,又转过身去看船后的航道来。突然,我们听到从舱梯下传来一声嗥叫和一阵愤怒的咒骂声,只见那个畸形的黑脸汉急匆匆地顺着舱梯爬了上来。他身后紧跟着一个戴着白色软帽,长着浓密红头发的男人。这时候,对着我吠叫得已经疲倦了的那群猎鹿狗,看见前面那个黑脸汉,顿时又兴奋起来,疯狂地嗥叫着,扑跃着,想要挣脱羁绊它们的锁链。黑脸汉在这群狗的面前踌躇了一下,那个红发人趁机赶上一步,朝着他肩胛骨之间的地方,猛击了一掌。这个可怜的家伙,就象是一头被打倒了的公牛,乖乖地被制服了,在那群狂怒兴奋的狗中间,蜷曲在脏物污秽之中。给这些疯狂的狗戴上口络,对黑脸汉说来真是走运。红发人得意地怪叫了一声,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照我看来,他踌躇了,是返回身主走下舱梯,还是扑向他的受害者呢?

  红发人刚一露头,蒙哥马利就猛地惊跳了起来。“当心!”他用一种规劝的声调叫道。在前甲板下的水手舱上,又露出来两个水手。

  黑脸汉用奇特的嗓音狂叫了一声,在那群狗的脚下打起滚儿来。没人想去帮他一把。那群畜生尽力地拱咬着,欺弄着他,用它们的口络冲撞他。只见这群狗柔软灰色的躯体,在趴在地上的这个粗陋的黑脸汉身上跳来跃去。水手们走上前去助兴,对着它们大喊大叫,好像这是多么美妙的娱乐。蒙哥马利愤怒地叫了一声,大步地走下到甲板上。我紧跟在他的后面。

  眨眼间,黑脸汉已经爬了起来,蹒跚地向前走去。他被护桅索绊了一下,踉跄地撞在舷墙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侧过头来怒目瞪着那群恶犬。红发人满意地笑了起来。

  “我说,船长,”蒙哥马利牢牢地抓住红发人的胳膊肘,用他的大舌头稍微加重语气说道,“这样不行。”

  我站在蒙哥马利身后。船长半转过身来,用醉鬼所特有的那种感觉迟钝、一本正经的醉眼注视着他。

  “什么不行?”他说,睡眼惺松地直盯着蒙哥马利的脸看了一会儿后,又说道,“该死的接骨大夫!”

  他突然挣脱了胳膊,两次想把手插到侧兜里,都没能如愿,最后总算是把他那满是斑点的双拳插进了侧身衣袋里。

  “他是个船客,”蒙哥马利说,“我已经劝过你别去招惹他。”

  “见鬼去吧!”船长高声喝道。他猛然转过身未,踉跄地向船舷走去。

  “在我自己的船上,我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说。

  我以为蒙哥马利看到这个家伙已经大醉,不会再去理睬他了。谁想到他的阴暗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跟着船长走到了舷墙旁边。

  “我说,船长,”他说。“不要再虐待我的这个随从了自从他上了船,一直被欺侮戏弄着。”

  船长被酒气搞得一时缄口无言。

  “该死的接骨大夫!”就成了他认为必须说的唯一发泄。

  我看出,蒙哥马利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我还注意到,这场口角已经越来越激烈了。

  “他已经喝醉了,”我可能有点多管闲事的说;“你这样做毫无益处。”

  蒙哥马利下垂的嘴唇难看地扭了一下。

  “他总是喝得大醉。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原谅他对于他的船客的侮辱吗?”

  “我的船,”船长张口说道,摇摇晃晃地挥舞着手,指着那些铁笼子,

  “是一艘清洁的船。现在请你看看。”当然,这只船根本就不清洁。“水手们,”船长继续说道,“爱清洁的、值得尊敬的水手。”

  “是你同意载运这些动物的。”

  “但愿我从没看到过你那可怕的小岛。到底他妈的在这么个岛上要这些动物干什么?这么说,你的那个随从知道他是个人了。他是个疯子。在船尾没他的事。你以为他妈的这整只船是属于你的吗?

  “他一上船,你的水子们就开始欺侮戏弄这个可怜的鬼家伙。”

  “正是这样,他正是个鬼,一个丑陋的魔鬼。我的人受不了他。我也受不了他。我们都受不了他。你也是一样。”

  蒙哥马利转身走了开去。

  “不管怎么说,别去招惹他,”他一边说,一边用头点了点。

  可是现在船长却打算争吵下去。他提高了嗓音:

  “如果他再到船尾这儿来,告诉你,我就把他的五脏六腑揍出来,把他该死的五脏六腑揍出来!你算老几,敢说三道四地指挥我该怎么做。告诉你,我是这条船的船长——船长和老板。在这里,我就是法律,告诉你,我就是法律和先知。我讲好了价钱,载运一个主人和一个仆人往返阿里卡,并载回一些动物。可我从来没讲好运一个疯鬼和一个愚蠢的接骨大夫,一个——”嗯,别管他把蒙哥马利叫做什么了。看到蒙哥马利向前跨了一步,我立即介入,插在两人的中间。

  “他喝醉了,”我说。

  船长又骂出了比那最后一句更为肮脏的字眼。

  “住嘴,”我猛地转过身未冲着他说,因为我从蒙哥马利惨白的脸上,已经看出来要出乱子了。这么一来,我把那倾盆大雨似的咒骂全部引到了我自己身上。然而,我却是很高兴,因为防止了一场眼看就要爆发的混战,那怕豁出去承受船长酒醉后的恶意,也在所不顾。尽管以前我也曾多次遇见过怪癖的同路人,可是却从来没有从任何一个人的嘴里听到过如此滔滔不绝、如此丰富多样的卑鄙下贱的话。虽然我是个秉性温和的人,可也觉得对于其中的一些咒骂,简直难以忍受。

  可是,当我喝叫船长住嘴的时候,无疑我是忘记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失事船上微不足道的幸存者,是个断绝了资力财源,尚未付过船钱的流浪汉,只不过是依赖于船上慷慨仁爱——或者是投机生意——的一个靠他人施舍的流浪汉。这位船长以他相当有力的行动,提醒了我这一点。

  可不管怎么样,我的确是防止了一场格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