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3-01-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兰登手中的这件东西看着不大,却重得出奇。金属圆筒经过抛光处理,纤细光滑;长约六英寸,两头浑圆,就像一只迷你鱼雷。

    “在粗暴地把玩它之前,”西恩娜提议,“你可能想先看一下它的另一面。”她挤出一丝紧张兮兮的微笑:“你说你是一名研究符号的教授?”

    兰登的注意力回到圆筒上,将其在两手之间慢慢旋转,一个鲜红色的符号映入眼帘,那是它侧面的纹饰。

    他浑身上下立刻绷紧了。

    当还是一名研究图标符号的学生时,兰登就知道不多的几个图形具备让人望而生畏的震慑力……而眼前这个符号绝对榜上有名。他本能而迅速地作出反应:将圆筒放在桌子上,身体一软,靠在椅背上。西恩娜点点头:“没错,我也是这个反应。”

    圆筒上的标记是一个简单的品字形图标。

    兰登曾读过有关资料,这个众所周知的符号是由陶氏化学公司于20世纪60年代设计的,来代替之前使用的一系列效果并不明显的警示图标。和其他广为流传的符号一样,它简单、独特、易于复制。它巧妙的设计能引发人们各种联想,从蟹螯到忍者的飞刀;这个在现代社会里代表“生物危害”的符号已经成为一种全球品牌,在各国语言中无一例外地意味着危险。

    “这个小罐子是一只生物管,”西恩娜说,“用来运输危险品。在医学领域我们偶尔会接触到。它里面是一个泡沫套筒,用来固定样品试管,保证运输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她指向生物危险标识,“我猜里面装的是一种致命的化学药剂……或者也许是一种……病毒?”她顿了一顿:“最早的埃博拉病毒样本就是用类似这样的圆筒从非洲带回来的。”

    这绝不是兰登希望听到的:“这鬼东西怎么会在我的夹克里!我是艺术史教授;我为什么要随身带着这玩意儿?!”

    痛苦扭动着的身躯在他脑海里掠过……在那之上,是一副瘟疫面具。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不管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西恩娜说,“它都是一个非常高端的装置。衬铅钛管。基本上完全密封,连辐射都穿不透。我猜应该是政府配备的。”她指着生物危害标识一侧邮戳大小的黑色面板:“指纹识别系统。万一遗失或者被盗后的安保措施。这种管子只能由某个特定人物打开。”

    尽管兰登感觉大脑已经能以正常速度运转,但他依旧要费很大力气才跟得上西恩娜的话。我一直携带着一只生物样品密封罐。

    “我在你的夹克里发现这个生物管之后,本想私下给马可尼医生看的,但一直没有机会,后来你就醒过来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我考虑过用你的大拇指来解锁,但我完全不清楚里面会是什么,于是——”

    “我的拇指?!”兰登直摇头,“这东西绝对不可能设置成由我来打开。我对生物化学一窍不通。而且我从未碰过这一类装置。”

    “你确定吗?”

    兰登有十足的把握。他伸出手,将大拇指摁在面板上。没有反应。“你看?!我都告诉你了——”

    钛金管清脆地咔哒一声,吓得兰登把手一下缩回去,就像被烫到一般。真他妈活见鬼!他盯着钛金管,仿佛它会自动开启,并释放出致命的气体。过了三秒钟,它又咔哒一声,显然是重新锁死了。

    兰登一言不发,转向西恩娜。

    年轻医生长舒一口气,不再那么紧张:“嗯,这下非常清楚了,你就是指定的携带人。”

    对兰登来说,整个情节前后矛盾、不合逻辑。“这不可能。首先,我怎么可能带着这块金属通过机场安检?”

    “也许你是坐私人飞机来的?或者是等你到了意大利以后才拿到它的?”

    “西恩娜,我得给领事馆打电话。马上就打。”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打开它看看吗?”

    兰登这辈子干过不少缺心眼的事情,但绝不会包括在这个女人的厨房里打开一个装危险物质的容器。“我要把这东西交给有关部门。就现在。”

    西恩娜噘起嘴唇,权衡着各个选项。“好吧,但一旦打了这通电话,你就得全靠自己了。我不能牵涉其中。另外你肯定不能在这里和他们见面。我在意大利的入境情况……有点复杂。”

    兰登直视着西恩娜的眼睛:“西恩娜,我只知道你救了我的命。所以你想要我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做。”

    她感激地点点头,走到窗边,望着下面的街道。“好吧,我们就这么办!”

    西恩娜迅速拟定了一个方案。简单明了、设计巧妙,而且万无一失。

    她开启手机的来电信息屏蔽,然后拨号。她的手指纤细优美,每一下点触都显得坚定果敢。兰登在一旁默默等候。

    “查号台吗?”西恩娜说,她的意大利语听不出一点口音,“请帮我查一下美国驻佛罗伦萨领事馆的电话号码。”

    她等了一会儿,然后迅速记下一个号码。

    “非常感谢。”说完她挂了电话。

    西恩娜将号码,还有她的手机推给兰登:“该你上场啦。你还记得怎么说吧?”

    “我的记忆没问题了。”他微笑着回应,拨通纸片上的号码。电话接通了。

    无人应答。

    他按下免提键,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让西恩娜也能听到。是电话录音自动答复,告知领事馆的服务项目与作息时间,办公时间要上午八点半才开始。

    兰登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刚凌晨六点。

    “如遇紧急情况,”电话录音继续播放,“请拨77联系夜班值班员。”

    兰登立刻拨通分机号码。

    电话接通中。

    “美国领事馆,”一个疲惫的男声响起,“这里是值班室。”

    “你说英语吗?”兰登用意大利语问道。

    “当然,”接线员用美式英语答道。听上去他因为被吵醒而略有几分不悦,“有什么事吗?”

    “我是美国人,在佛罗伦萨被袭击了。我的名字是罗伯特·兰登。”

    “护照号,请讲。”能听到他在打哈欠。

    “我的护照丢了。我想应该是被偷了。我头上挨了一枪。我还住了院。我需要帮助。”

    接线员突然清醒过来:“先生!?你刚才说你被枪击了?你的全名是什么?请再说一遍!”

    “罗伯特·兰登。”

    电话那头传来沙沙的声音,兰登能听到对方在用手指敲打键盘。电脑嘀了一声。没了动静。接着又是敲击键盘的声音。又一声嘀音。然后响起三声尖锐的嘀音。

    更长时间的沉默。

    “先生?”接线员开口了,“你是罗伯特·兰登?”

    “对,没错。我现在有麻烦。”

    “好的,先生,你的名字上标有警示记号,要求我立刻将来电转接给总领事的秘书长。”他又停住了,仿佛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请不要挂机。”

    “等一下!你能告诉我——”

    电话已经在转接中。

    铃声响了四下,接通了。

    “我是柯林斯。”一个嘶哑的声音应道。

    兰登长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把话讲清楚:“柯林斯先生,我是罗伯特·兰登。我是一名美国人,现在佛罗伦萨。我中了枪。我需要帮助。我想立即到美国领事馆来。你能帮我吗?”

    没有片刻的犹豫,这个低沉的声音答道:“谢天谢地你还活着,兰登先生。我们一直在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