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四个故事 5




更新日期:2023-01-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三人斗了半天口,这才想起来藤明月还昏迷不醒。

  虽然我们三个都是做药材生意的,但是平日里只会投机倒把,吃吃喝喝,根本不懂什么无器械急救。

  阿豪说:“是不是得给她做做人工呼吸?一直这么休克下去,恐怕有些不好。不过我可不会做,你们俩谁会?”

  臭鱼摇摇脑袋,这种事原本也是指望不上他。

  其实我也不会,但是救人要紧,马上使劲回忆了一下以前看的电影中做人工呼吸的姿势。

  我把藤明月的脑袋抬起来,对着她得嘴往里面吹了两口气。

  阿豪在旁指点说:“好象要把鼻子捏起来。”

  我想起来电影里好象确实是这么演的,于是一手捏着藤明月的鼻子,一手扶着她的头,准备接着做人工呼吸。

  刚才不及多想,现在把藤明月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才发现她长得十分清秀漂亮,竟有出尘脱俗之感。

  我心想:“我这岂不是跟她接吻一样。”一想到此处,心跳有些加速。不过我对她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一向没什么好感,如果女人太聪明,男人就麻烦了。

  臭鱼催促道:“快点,一会儿她就死了。”

  我连忙收摄心神,问他二人应该是往里她嘴里呼气还是往外吸气?

  那两块料答日:“不知道,都试试。”

  于是我嘴对嘴的往藤明月嘴里吹了两口气,然后又嘬了两口。藤明月还是没醒过来,似乎呼吸也越来越微弱。

  我焦躁起来,把藤明月放到桌子上,准备学电影里面的急救措施,给她做心脏按摩起勃术。

  心中暗想这招如果再不灵,那便说不得,只能给她灌些屎尿了。

  于是双手交叠,准备去按藤明月的胸口,正在此时,藤明月“嗯”的一声,悠悠醒转了过来。

  藤明月开口第一件事就问王雅楠是不是死了。

  阿豪怕她再晕过去,就安慰道:“还不确定,她应该没事,只要是还活着,咱们几个赴汤蹈火也要把她全须全尾的救出来。”

  藤明月稍感宽慰,休息了片刻,四人一同出去找陆雅楠。

  臭鱼引领我们到了事发现场,大雨之中地上全是泥泞,四周一片漆黑,别说什么村庄了,除了那间慈济堂药铺,根本就看不到别的房屋。

  这雨下得也怪,只是闷声不响的从半空中泼将下来,天上雷声闪电却一个也没有,而且从开始下雨直到现在这雨的节奏大小就几乎没变过。

  没走多远就到了臭鱼发现人腿的地方,在瓢泼大雨中借着手电筒的灯光,只见草丛中白花花的一条女人大腿.

  腿上无鞋无袜,也没有明显特征,确是不好分辨这到底是不是陆雅楠的腿。但是腿上没毛,脚踝纤细,应该是女人的腿没错.

  我们怕藤明月再吓昏过去,没敢让她过来,藤明月就坐在她的车里避雨等候。

  阿豪看着那节齐根扯断的女人大腿说道:“我倒想起以前看的《水浒》了。”

  我问道:“跟这人腿有关系吗?”

  阿豪说道:“书上有一段,是武松在十字坡遇到卖人肉馒头的孙二娘,曾说了四句江湖上流传的话语: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过?肥得切做黄牛肉,瘦的却把去填河。”

  臭鱼笑道:“你别乱弹了,依你的意思陈老头是开黑店的,把陆雅楠切成牛肉卖了?”

  我说:“这大腿是上好的肉,怎么又被扔在这里?看来既不是被怪物吃的,也不是被人肉饭店包了馒头,似乎也不是鬼做的,鬼撕掉女人大腿没什么道理可言。”

  三人一起摇头,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何缘故。

  臭鱼用手电照着远处的一处草丛说:“那里好象也有条人腿。”

  我和阿豪寻声望去,雨夜中能见度太低,却瞧不十分清楚,隐约间看那草中倒真象有只雪白的女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