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十六节




更新日期:2023-0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韩友彬不告诉我他为什么变成独眼龙的。”

    “臭小子,光想着自己。今天我们去看老家伙吧?”

    “小焕吗?”

    “是的。”

    “好吧,就这样。”

    我约好和恩珍一起去医院,然后就开始上课了。我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民宰的嘴唇在瑟瑟发抖。友彬遮住一只眼睛。还有我傻乎乎的样子。所有的情景就像演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中逐一浮现。

    第二节下课,班长把一张纸贴在告示板上。同学们一个个聚到告示板前面,想看看那张纸上写了什么。

    “怎么回事嘛??”

    “什么?现在就要考试了?”

    “喂!!怎么这么快就要考试了?每天都考试!!”

    “怎么可能呢!!”

    “哎呀,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个星期之后就开始考试!!!”

    什么??一个星期之后?!!怎么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一起了??我拿着记事本,走到告示板前面,把通知内容记了下来。

    “芮媛姐姐!!芮媛姐姐!!”

    这时,素敏慌慌张张地向我这边跑了过来。

    “姐姐!!”

    “素敏啊!”

    素敏眼睛红红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怎么了??那些人又欺负你了吗??”

    “不……不是的。”

    素敏哽咽了一会儿,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你怎么了??”

    “民宰哥哥很奇怪,哥哥,哥哥他……!”

    “民宰怎么了?”

    “民宰哥现在很不正常,他怪怪的,民宰哥很奇怪!!啊哈啊啊啊啊,呜呜!”

    “怎么了??他怎么不正常了??”

    “他手里那着一块大角木,嘴唇瑟瑟发抖,不知道去了哪里。怎么办呢?万一出什么事,呜呜……”

    “什么?你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民宰哥他很奇怪,好象要杀人似的。我第一次看见民宰哥露出这样的表情,姐姐你帮帮忙吧,姐姐!!”

    难道……难道,难道他去找富荣工高的那些家伙去了?

    那可不行!!我必须拦住他。民宰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连你也受伤了,那我真是罪不可恕。真的……

    “民宰在哪儿??”

    “出去了!!”

    我急匆匆地跑到一楼。同学们围在窗前,交头接耳地往外看。

    “让一让,让一让!”

    我一定得把民宰找回来,可是有那么多人挡在路上。

    “民宰呀!!民宰呀!!”

    民宰背着角木,急急忙忙往校门口走去。

    “不行!!不行啊,民宰!!!!”

    我抓住民宰的衣角。

    “民宰呀,不行,你不要这样!!你想去哪儿呀!!”

    “放开我,韩芮媛!!”

    “民宰呀!”

    “我让你放开我,韩芮媛!!”

    民宰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从来没觉得民宰像今天这样可怕过。

    “民宰,你不要胡思乱想!!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啊!!”

    民宰甩开我的手,想继续往前走。我跑上去,拦住了他。

    “民宰呀!!不可以!”

    突然,民宰把角木握在手里,恶狠狠地盯着我。

    “民……民宰呀!”

    “韩芮媛,我真的很喜欢你,把你当做好朋友,但是今天,我第一次这么怨恨你,讨厌你!”

    “你不要拦我,我现在不是正常人,我已经疯了,所以你不要惹我。”

    “民宰呀,民宰!!”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碰我一下,我连你也不会放过的!”

    “民……民宰!”

    说完,民宰又把角木背在后面,咬牙切齿地转身走了。我应该拦住民宰,我不能让民宰这么离开。万一他出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呢?我知道我不能放他走,可是很奇怪,我的脚根本不听使唤,迟迟不肯离开地面。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民宰背着角木,骑着摩托车从我身边经过。转眼间,我的脸颊已经被泪水浸湿了。

    “姐姐!!姐姐!!”

    素敏向我跑过来。

    “姐姐!!民宰哥呢?民宰哥在哪儿?”

    “对不起,素敏。”

    “你就让民宰哥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

    “姐姐。”

    我一哭,素敏立刻慌了神。

    “对不起。”

    “你应该拦住他的。民宰哥说不定会杀人的。他的眼睛,和从前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们不该就这么呆着!!快站起来!去把民宰哥找回来!”

    “素敏啊!”

    “姐姐,快点儿!!”

    “我没有信心。”

    “姐姐!!!!”

    素敏哭着把我拉到了富荣工高。

    “素敏!!”

    “姐姐,我们快点儿找民宰哥吧。”

    “民宰!”

    民宰在哪儿呢??

    啪……哒……哒……

    这时,我们听见惨叫声,还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我和素敏瞪大了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千万要平安,民宰呀。

    我们推开仓库门,刚要进去,看见富荣工高的四个家伙已经倒在地上了。

    “民宰呀!!”

    民宰满头大汗,把角木放在富荣工高那个家伙眼前,恶狠狠地盯着角木的顶端。

    “民宰哥!”

    见民宰没事,素敏这才放心下来,她小声叫了民宰一声。民宰手拿角木的造型真像一名剑道运动员。民宰的胳膊上出了血,但是他坚持不肯放下手里的角木。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民宰哥!!”

    可能是因为民宰刚才对我说的那番话?我想走到他身边去,可是我迈不动脚步。

    哒……哒……哒……哒……

    “民宰呀!!”

    民宰疯狂地向富荣工高那些家伙身边走去。剩下的两个人也都倒下了。

    “是哪个兔崽子!!!”

    “是谁把友彬的眼睛打伤的!!!!”

    “啊啊,我们……我们不知道。”

    民宰用角木使劲打那个家伙的腰。

    “啊啊~~~”

    那个男人大声尖叫。汗珠从民宰的额头上一滴一滴滑落下来。

    “是哪个兔崽子干的!!到底是哪个兔崽子!!!”

    “我……是我!!”

    一个男生举起手。民宰好象真的疯了,他的眼里看不到焦点,他呆呆地望着那个男生,太可怕了。我从没见过民宰如此愤怒的样子,真的。

    “是你,是你把友彬打成那样的?”

    “是的。”

    “是吗??我要把你变成和他一样,你等一会儿。”

    民宰把脖子上的领带摘下来,扔在地上。

    “民宰哥!!!”

    “啊啊~~~”

    伴着一声尖叫,民宰以飞快的速度向那个男生扑了过去。

    “民宰呀!!!”

    我用尽全身的力量,领先民宰一步跑向那个男生,我挡在那个男生面前。

    “韩芮媛!”

    民宰紧紧盯着我。

    “民宰呀,你不能这样,这样下去,最后吃亏的是你,你真的不可以这样!”

    “让开!!”

    “不行!!!”

    “韩芮媛!!那我就只能先从你下手了。”

    “民宰呀!!你不要这样。呜呜……呜呜……友彬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难道不是吗!!友彬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韩芮媛!!”

    “求求你了,三思而后行!”

    “我实在无法忍受。如果我不杀死这个兔崽子,我一辈子都会恨我自己,我会后悔,我会无颜面对友彬。”

    “那也不能这样,真的不能这样!!”

    “韩芮媛!!”

    这时,素敏哭着拉住民宰的胳膊。

    “民宰哥,你不要这样,民宰哥,你要是这样,那我可怎么办呢??真的,你让我怎么办呢!!”

    “呜呜……呜呜……”

    素敏抱着民宰的胳膊,大声哭了起来。看见素敏这个样子,民宰解开衣服扣子。

    “狗娘养的,今天算你小子命好。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会叫你死无全尸!”

    富荣工高的男生浑身颤抖如筛糠。

    “民宰哥!!”

    “让开!”

    “哥哥!”

    素敏对民宰尽情地撒娇,想让民宰消消气。素敏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可爱了。我真羡慕素敏可以在民宰面前这样撒娇。

    一点多了,我约好和恩珍一起去医院的。

    素敏和民宰骑摩托车,我坐出租车,回到了学校。

    “恩珍啊!”

    恩珍蹲在校门前。

    “韩芮媛!你去哪儿了?”

    “我还想问你呢,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

    “算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等了你一个小时了!!”

    “傻瓜!谁让你等我了!”

    “快回去吧。”

    “没事儿!!我和老师说了,你和我要去医院看望小焕,她同意让我们出来了,那个老处女。”

    “老处女同意我们去医院了?”

    “是的。”

    友彬的名字总是在我脑海中盘旋。我和恩珍乘出租车去了医院。

    “喂!你去哪儿?”

    “我先到友彬那里看看,你先去看小焕吧。”

    “那也好,我知道了。”

    恩珍去了小焕的病房,我先去看友彬了。

    咣当当当……咣当当当……

    这是什么声音?友彬的病房里传来什么东西撞击和破碎的声音,还有人的惨叫声。

    “友彬啊……”

    友彬好象没看见我,他捂着那只缠了绷带的眼睛,在地上痛苦地打滚。

    “友彬啊!”

    我心底的某个角落猛地沉了下去。都是因为我,友彬竟然要承受如此剧烈的痛苦。他的眼睛好象比他跟我说过的更严重??是不是??

    “友彬啊,友……友……”

    “嗬嗬……嗬……”

    友彬上气不接下气地望着我。

    “韩芮媛??”

    “友彬啊,呜呜……呜呜,是我错了,我错了。”

    从一大早,我就一直忍着眼泪,现在终于控制不住。我坐在地上,疯了似的放声痛哭。

    “芮媛啊!”

    “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真的是我错了。”

    “不是的。”

    “友彬啊!!我对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真的……呜呜!”

    友彬连鞋也没穿,就向我走过来。看着友彬的脸,一眼就能看出他有多么痛苦。

    “芮媛啊!”

    “友彬啊,对不起。”

    友彬抚摩着我的脸,为我擦去泪水,并对我说道。

    “我……我可以……原谅你,因为是你。”

    友彬说他要原谅我,我推开友彬。

    “你不能这样!!!你真的不能这样!我对你那么残忍,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还是冲我发火吧,你还是骂我吧!!这样我会感觉更舒服一些。你不需要因为我而勉强露出笑容。不要这样,友彬啊,呜呜,这样显得你更痛苦。”

    “芮媛!”

    友彬一直对我灿烂地笑着。你太可恶了,太可恶了,我这样求你,你还是冲我发火吧,那样我的心可能就不会这么痛了。

    “芮媛啊,我一点儿事也没有。就是在想,你怎么不来看我呢,现在好了。”

    “你怎么还会冒出这种傻话!!”

    友彬抓住我的肩膀,轻轻拥我入怀。我无法推开友彬颤抖的手臂。

    “韩友彬,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你让我怎么办呢!你的眼睛怎么弄成这样了,真是的。”

    我在友彬的怀里尽情地流下忍耐已久的眼泪。

    “呜呜……呜呜……”

    喀哒!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友彬抬头看了看,好象在瞪着什么东西。是小焕和恩珍。小焕的脸色猛地僵住了。恩珍也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为什么所有的事情总是这么乱糟糟地纠缠在一起呢?

    我呆呆地望着小焕。小焕扬起眉毛,低头看了看我。

    “小焕呀!”

    咣!

    小焕狠狠地把门关上了。

    “小焕呀!!”

    我猛地站起来,往门口跑去。我抓着门把手,可是怎么也拧不开。友彬站在我身后。友彬,我该怎么办呢?我就这样把友彬丢在这里吗???我看了看友彬。友彬像个罪人似的低着头。我放下了抓在门把手上的手。我又坐回到友彬身边。我不能抛下因为我而如此痛苦如此可怜的友彬,我不能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友彬睁开他那双圆圆的眼睛,望着我。我冲他露出灿烂的微笑。

    “你怎么不走了?”

    “没什么,怎么了?你不让我留在这里吗?”

    “那小子可能误会了。”

    “你走吧,我不会缠着你的。”

    “不,没关系。”

    其实,我的心里真的很郁闷。我真想立刻找到小焕,他一定误会了,他一定很生气,他一定在等我否认这件事,他一定在等待我去找他。

    “去吧,趁着我现在还不想拦你。”

    “我说不走就不走。”

    一边说,我一边强颜欢笑地坐在友彬身边。此时此刻,小焕在做什么呢?如果我向他道歉,他应该会接受吧。这小子虽然爱生气,但是每次生气的时间都不会很长。

    “现在几点了??”

    “十点,你快走吧,太晚了,我都忘了时间。”

    “已经十点了?太晚了,太晚了,哎哟。”

    “你快走吧!!”

    “好吧,友彬啊,那我走了,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好的。”

    “对不起。”

    “我好象每天只能听见你和我说对不起,不要这样,我已经听够了,你换句别的词吧。”

    “呵呵,我知道了,哎,我走了。”

    我拿起书包,向门口走去。

    “芮媛呀!”

    友彬叫住了我。

    “很奇怪,你今天一点儿也不开心,却一直在笑。你假装很高兴的样子,心里却充满了对那个家伙的担忧。你为什么不去找他呢?我看起来就那么可怜吗??是这样吗??如果你不开心,就直接说出来,不要这样。”

    我现在实在没有勇气面对友彬了。

    “不是这样的,友彬啊,我走了,你保重。”

    我艰难地推开门,双腿颤抖得厉害。我一屁股坐到旁边的长椅上。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这样纠缠呢??

    我下到一楼,这才想起了小焕。我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不,明天跟他道歉也行吧?不,想来想去,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来到了小焕的病房门口。

    “呃?芮媛啊!”

    “恩珍!”

    你还没走吗??恩珍从卫生间里出来。

    “是的,你这死丫头!!我怎么能走呢。现在的气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那个兔崽子。”

    “怎么了?他生气了吗?”

    “神经病!!不是生气!!而是非常生气!你为什么出来?你当时应该拦住小焕的!”

    “因为友彬。”

    “小焕一直站在门口,等你出来,你这个傻瓜!!可是你到最后也还是不出来。”

    “真的吗?”

    傻瓜……真的……他真的太傻了。把门狠狠地关上,然后又站在门前等我??那为什么还要无情地摔门呢??

    “看见自己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那个老家伙该有多生气呀。而且你还和友彬拥抱在一起。到现在为止,这小子还一直忍着呢。你真是的,为什么要这样!!韩芮媛!!那小子不是一般的家伙,你记清楚了!这个兔崽子特别爱嫉妒!!!”

    “那,那我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你赶快去向他道歉吧。反正你韩芮媛真是与众不同!!”

    “我该怎么办呢?他要是很气愤的话,他要是发起火来,好可怕的。”

    “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快进去看看吧,该来的总会来的,长痛不如短痛!”

    “哦。”

    “那我先走了。”

    “谢谢你,恩珍。”

    “谢我什么!!”

    “哎!”

    “谢谢你陪在小焕身边。”

    “你说什么呢!!祝你顺利!”

    “嗯。”

    我抓着门把手,犹豫了半天,才推开门。病房里漆黑一片。

    “小焕呀,小焕!”

    我打开灯。

    “小焕呀,你睡了吗?”

    病房里立刻亮了起来。

    “我的妈呀!!!”

    小焕呆呆地坐在床上抽烟。吓死我了。既然有人,那就该吭一声呀。

    “既然你在房间里,为什么不说话!”

    我是不是不该这么说?是啊,现在我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喂!”

    小焕看也不看我一眼。

    “小焕呀。”

    “你来干什么?去跟那个兔崽子粘在一起吧。为什么?那个兔崽子让你来看我?是不是?”

    小焕冷嘲热讽,不停地挖苦我。他把烟头熄灭,枕着胳膊,靠在枕头上瞪我。

    “对不起。”

    我想说点儿什么,却只说出了这一句。

    “对不起?”

    小焕又挖苦我。每当这种时候,我真的不想说话。

    “对不起,在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无法走开。”

    “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

    小焕重复着我说过的“对不起”,大声笑了。

    “在那种情况下,你就跟那个兔崽子拥抱在一起了?你想再拥抱一会儿,所以不能出来?你觉得这种话应该对我说吗???”

    “喂!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为什么不能?你总该找个借口解释解释吧。”

    我从来没想过会遇到这种情况。那种时候,如果我向小焕解释,他会听吗??他会相信吗??我觉得心里很难过。虽然我和友彬的行为让他误会了,但是我仍然以为小焕会相信我。我觉得愧对友彬,这种内疚感折磨得我好痛苦,我痛苦得快要发疯了,可是怎么连你也不理解我!!

    小焕又叼起一支烟,点着了火。

    “现在我不想看见你。”

    小焕用低沉而粗暴的声音对我说。

    “对不起。”

    “我累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我也是人!”

    “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想,反正每次你这样对我的时候,我都像疯了一样,我简直要发疯了!!你到底希望我怎么样!!你!!”

    “可能是我的性格问题,反正我不能允许属于我的东西,尤其是我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且还是拥抱??哈,如果你是我,你会开心吗??你会怎么样?你的心情会怎么样??”

    “并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

    “是的,我是神经病。我把不好的性格都占全了,所以我很讨厌。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和你交往这么长时间,你知道我是怎么忍过来的吗?但是这次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我太累了!!韩芮媛,我现在真的不愿意看见你。”

    我又关上灯。我不想让小焕看见我的眼泪,不想让她看见我软弱的一面,所以我把灯关上了。如果你稍微相信我一点儿,不用很多,只要相信我一点点,我可能就不会这么痛苦了。虽然我因为友彬而痛苦得发疯,但是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什么痛苦什么委屈都挺住。

    小焕那边冒出几片火花。

    “我没想到你会这样,没想到你会这么讨厌我,不过,今天,我真的……”

    我忍住眼泪,艰难地开口说道。

    “真的,是的,今天我真的很对不起你,可是,小焕呀,我太累了,我真的好累。如果连你也这样对我,我真的要崩溃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我关上病房的门,跑了出来。

    “韩芮媛!”

    是我听错了吗?我关门的时候,好象听见小焕在叫我的名字,不会的,不可能的。小焕怎么会叫我呢?我擦了一把眼泪,走出病房。

    我的眼泪怎么会流得这么凶??是因为委屈吧,是的,我好委屈。

    我乘出租车回了家,司机师傅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因为我一直在流泪,而且长头发也披散开了。

    我就这样哭了多久??车不动了。

    “师傅,怎么不走了?”

    “已经到了。”

    “啊,是的。”

    我交了钱,回到家里。

    我刚想进去。

    “小姐!!”

    出租车司机往我这边跑过来。

    “怎么了??”

    “不要因为痛苦就选择自杀!!因为失恋而选择死亡的女人,实在太没出息了。对父母来说,那是一种莫大的罪过!你要多往好处想呀!难道世界上只有他一个男人吗?!世界上最不缺的东西就是男人。你就当你们没有缘分吧~~”

    司机师傅用奇怪的方言跟我说话。自杀??他为什么要说自杀???我会自杀吗??我看起来那么奇怪吗??

    “什么??哦,是的。”

    “好啊,快回去吧。”

    我回到家里。这位师傅真莫名其妙。

    我推开门走进去,家里黑漆漆的。阿姨说她今天要外出。我的心里感觉到一阵空虚,家里没有别人,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更加重了空虚感。哎哟,我躺在床上,一会儿为友彬而哭,一会儿为小焕而哭。我一夜没有合眼。

    这时,电话铃响了。

    “喂?”

    “芮媛呀,我是恩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