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界·生死河 > 正文 > 第十一章 蛇蝎美人

第十一章 蛇蝎美人




更新日期:2022-1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被对方的弹震之力,震的双臂酸麻,心口发干,脚下一个站立不稳,踉跄后退了二步。

  “阴阳鬼手”万万没有料到一个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女,功力这等深厚,的确出乎意料之外!

  也正因此,他心里又在打着另外的念头,双目之中,也泛着狠毒的寒光,逼视着龙衣仙子。

  龙衣仙子,忽地一声冷笑,喝道:

  “好歹毒的魔崽子,你也接姑娘一掌瞧瞧!”右手一扬,一股虚飘飘的无形潜力,倏然拍出。

  这一掌虽然看来毫无半点力道,但击中人身之后,劲力立时浪涌而出,纵然是铁打铜铸之人,也非得重创当场不可。

  “阴阳鬼手”乃是识货之人,一见对方的虚飘掌势,不禁大吃一惊,身子一转,“嗖”

  疾退数尺!

  龙衣仙子冷笑一声,如影随形,追扑而至,双掌疾出如电,“霍!霍!霍!”连出三掌。

  这三掌是她九成功力所聚,威势非同小可,掌势甫出,潜力破空生啸,一丈之内,已笼罩在掌风之下。

  “阴阳鬼手”的四周,直被劲力充满,找不出一丝空隙。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阴阳鬼手”,他眼见对方追击而至,蓦然一声凄厉怪啸,脚步一滑,双拿一引对方的劲力,竟使出成名绝学“旋转阴阳”卸字诀,身子一翻,随着掌劲,向后飘去。

  虽然他及时应变,逃过了一命之危,但也被龙衣仙子掌劲的弹震之力,震的血气翻涌,鲜血顺着口角,流了下来。

  龙衣仙子见他能逃过自己这一招“天克地冲”,也不禁芳心一震,脑海里闪电一转,一声冷叱,复又欺身扑击而到。

  她双掌有如凄风苦雨一般,旋风成涡,掌影点点,奇幻无比,逼向对方的上中下,三路要害。

  “阴阳鬼手”虽是机诈无比,但他乃是极端好胜之人,纵然内腑已经受伤,仍自强运真气,逼住伤势,力图作困兽之斗。

  但龙衣仙子这凌厉神速的奇诡掌影,却不容他有丝毫喘息思索的机会,那触目惊心的掌影,已密密麻麻重叠攻至。

  “阴阳鬼手”心头大骇,疾速的展开身法,旋身暴退。

  这当儿

  方天云交手片刻之后,已深切的体会到“惊天八式”的无穷妙用,纵然他无法发挥出“惊天八式”的最大威力,但这三个窟魔宫中的人物,已被他逼的团团乱转,险象环生了。

  这三个鬼窟人物,虽然全力相拚,手中的钩形长剑,也划出闪闪银光和疾锐的劲风,但是,竟无法挡住对方的攻式,只觉得对方身法之怪妙,如幽灵一般,紧紧跟在自己的身后。

  三人震骇之下,越打越怕,渐渐的额角之上,已流出豆大般的汗珠。

  方天云突然冷笑一声,身子向右一飘,脚尖微一点地,双手十指倏张,猛抓一人的两肩。

  这个青衫汉子,大吃一惊,剑如陨星飞泻,寒星如电,射扫方天云的双腕。

  方天云快步一滑,身子倏然半转,已让过来袭的剑势,接着左掌向前一伸,看似击向左方的一人,陡然又向回一带,反臂扫出,一股山崩海啸的掌力,击向左后方的另外一人。

  他这一掌神速已极,掌风到处,只听“碰”的一声轻响,惨叫响起,左后方的劲装大汉,蹬!蹬!蹬!后退了五步,七窍鲜血直冒,立即一命返往西天。

  方天云击毙一人,身子并未停留,右手一张,闪电扣向另一人的右腕!

  他这种疾如闪电的眩目手法,使人防不胜防,劲装大汉双目突觉一花,右腕一阵疼痛,长剑已到了方天云的手中。

  方天云夺过长剑,豪气大发,一声龙长啸,左手一抖,但见寒光闪处,冲起了一片血雨,厉叫声中,又是一人丧命当场。

  他剑劈一人之后,霍地猛一转身,左手一扬,钧形长剑脱手飞出。

  但听“-”的一声,劲装大汉手里的兵刃,已被击落地上。

  接着,那劲大汉一声狼嗥似的惨叫,身子萎缩地上。

  原来那动装汉子已被方天云发的剑身潜力,击中气海要害,立时一命归阴。

  方天云击毙四个劲装汉子之后,双眸不由一闪,只见“阴阳鬼手”被龙衣仙子逼的连连后退,团团乱转,不由大喝一声,叫道:“龙衣姑娘,先请退下,让我来收拾这老崽子!”

  身随喝声,猝然腾空而起,半空中,身如云龙似的晃了三晃,已来到“阴阳鬼手”的天顶之上,双臂猛的暴张,十指弯曲如钩,直向对方的当头抓下。

  龙衣仙于听到喝声,娇躯已经后退了数尺,但见他摇摇摆摆的凌空挟至,不禁看得呆了一呆。

  “阴阳鬼手”早已如同惊弓之鸟,眼见他怪忽莫测的当头击到,心里更是一惊,急忙向后一仰,贴地暴退。

  方天云一击落空,不由暴喝一声:

  “看你能跑得了吗?”

  身子怪忽的一闪,“嗖”的一声,欺到“阴阳鬼手”的身前,左手疾出如电,猛然劈了一掌。

  “阴阳鬼手”大吃一惊身子疾速一转,斜让开去。

  他一闪之势,虽然快捷,但方天云这一掌,却笼罩了一丈方圆,他身躯尚未站稳,已被掌风扫中,蹬!蹬!后退了四五步,“叭哒”跌了个四脚朝天。

  方天云冷笑一声,喝道:“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魔崽子,小爷送你前往西天。”

  右手一扬,狠狠的劈出一掌。

  这一掌神速威势,掌风滚滚,排空生啸,“阴阳鬼手”若被击中,就算他是金刚之躯,也势必碎骨如粉不可。

  “阴阳鬼手”不禁大吃一惊,虽想躲闪,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不由暗道了一声:

  “我命休矣!”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阴阳鬼手就要毁在方天云这威猛掌力之下。

  这当儿

  突听一声娇叱:“住手!”

  一股无形潜力发向方天云的右肩,电射而至。

  方天云听到喝声以为龙衣仙子叫自己住手,不禁微微一楞。

  那知

  就在他略一错愕的当儿,“碰”的一声,右肩已被潜力击中,蹬!蹬!蹬!踉跄后退了三步,一交跌坐地上。

  这突然之变,顿使龙衣仙子大吃一惊,因对方来的太过神速,竟使这位身负绝学的少女,不及出手抢救。

  但听“碰”的一声巨响!

  方天云劈出的掌劲,击在“阴阳鬼手身旁的山石之上,登时碎石粉飞,沙土飞扬!

  龙衣仙子芳心一震,正欲飞跃到方天云身旁之时,突见红影一闪,一丈之外,已来了一位红衣少女。

  就在这时,方天云气的厉叫一声,猛然一跃而起。

  凝目扫去

  只见一丈之外,悄然站着一位全身血红,头挽宫髻,艳若桃李,媚态横生,脸带娇笑的美貌女郎。

  他一见来人,双目之中,突地暴射出一股杀光,厉声喝道:“臭丫头,你三番五次的阻挠方某,是何用心!,今宵若不报‘枫树崖’的一掌之仇,誓不为人!”

  暴喝声中,猛一欺身,掠到红衣女子的身前,双掌一扬,两股威猛的掌力,随手卷出。

  红衣女子不怒反笑,一双勾魂眸子倏然一转,人如瑞云一般,斜滑到方天云的左侧,口里发出俱有磁性吸力的格格笑声,嫣然说道:“干吗那样大的火气,我并没有意思和你打架呀!”

  方天云怒喝一声:“无耻贱婢,少说废话,接方某一掌瞧瞧!”

  左臂向右一带,反扫而出,同时脚步一滑,右掌也劈出一股奇劲的力道。

  他盛怒之下,两掌交替拍出,威力之强,当真慑人心魂!

  红衣女子黛眉突然一竖,娇声喝道:“你既然想打架,我就找人陪你玩玩,四婢何在?”

  喝叫声中,娇躯一转,快如掠空的巧燕一般,滑飘到龙衣仙子的当面。

  就在红衣女子身躯滑动的当儿

  突见人影飘飞,四个头换官髻的少女,无声无息的飘然而至。

  这些着装相同的四个少女,分别穿着白、黄、蓝、黑四色鲜明的罗衫,每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束鲜艳花朵,娇笑声中,媚态横生。倏然把方天云包围起来。

  方天云一看来人,竟然又是四个少女,不由心头一震付道:

  “哪里来的这样多美女,个个貌美如花,艳态媚人……”

  他游目一看,只觉得四个少女的俏目之中,似有着迷人的魅力,顾盼媚笑之间,使人有飘然之感。

  突听那身着白衣的女子一声清脆的格格娇笑,盈盈说道:“奴婢等奉命陪公子玩玩,还望公子手下留情!”

  一言说完,娇躯一幌,倏然滑动脚步,游走起来。

  白衣女子的身躯甫动,另外三人也跟着滑动、刹那间,四条人影,已交织成一道绮丽的彩虹,使人目眩神摇,眼花撩乱。

  方天云不知这四个婢女要玩什么花样,立即行功蓄势,全神戒备。

  但见这四个婢女的身法越转越快,香风阵阵,并未出手,不由心中一动,付道:“难道她们想困住我不成?这是为何……”

  一念未了,突听身后一声娇叱,一轮阴风,点击而至。

  方天云心头一震,身躯疾速一旋,呼的劈出一掌!

  他掌势一出,顿觉一口怒气难平,暗道:“我方天云乃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岂能让这些婢女捉弄!”

  心想之间,左掌滚扫而出,一股排空劲风,势如山崩海啸,掠向四女。

  他一击之势,虽然十分威猛,但四个婢女的一身武学,却也非同寻常,但听一阵娇叱,四女冲天跃起,让过了方天云的快猛一击。

  方天云见四女神妙的让过一击,不由杀机陡起,暴喝一声,双掌连绵而出,如山的掌影,有如波涛汹涌一般、滚滚而出。

  四女婢,见他掌势绝异,力道劲猛,知道碰上了劲敌,纷纷一声勾人心魂的娇叱,身躯忽左忽右,盘旋起舞,葱管儿似的纤掌,若劈若点,交替而出,着着逼向方天云的六路要害。

  要知,这四个女婢,虽然与红衣女子有奴婢之称,其实却是情同手足,而且四人的武学,在“鬼窟魔官”之中,也算得一流高手,尤其四人练就的“香艳”掌法与“乱神花阵”,更是颠倒众生,勾人心魂,端的淫媚绝世,倾古凌今。

  此刻

  四女婢见对方功力高绝,掌势绝异,纷纷展开“香艳掌法”,婀娜的娇躯,如同摆柳一般,左飘右旋,上飞下掠,虽然掌指兼施,罗袖甩动,但令人看来,那里象是交手过招,简直是歌姬受舞一般,绝妙已极。

  这时

  龙衣仙子与红衫女子也已人影翻飞,打的难分难解了。

  原来红衫女于现身之后,龙衣仙子已料定来人必是鬼窟门中的香花妖女了。及至于白、蓝、黄、黑四婢现身而出,知道自己所料不假。

  要知,香花妖女无论身到何处,她那如同姊妹的婢女,一定跟随左右,纵不现身,也必隐在暗中。

  此次香花妖女及时救回“阴阳鬼手”一命,因缘于她第一次见到方天云时,就存了觊觎之心,在“枫树崖”所以击中方天云一掌的原因,本想把他制住命女婢捉回,那知无巧不成书,竟解了方天云受制的穴道,以致见方天云狂笑而走之后,便在暗中紧紧跟随。

  她本是个极其淫荡狠毒之人,凡是被她看上眼的人,她必然得到手后而甘心,但她知道方天云和龙在仙子的一身武学非同小可,是以,先行救了“阴阳鬼手”一掌之危后,立命婢女把方天云困住,自己则反扑龙衣仙子。

  龙衣仙子见她飞掠而至,面色陡然一变,哑然不屑的冷哼一声。

  香花妖女锐目倏地一转,格格一声笑道:“大概你就是崛起江湖的龙衣仙子吧!”

  话声虽然清脆悦耳,骨子里却锐利冷傲,显然没有把龙衣仙子放在眼里。

  龙衣仙子秀眉一扬,怒道:“我是谁?恁你香花妖女还不配问,就算是“血魔妖姬”,哼!本姑娘也要看看她够不够资格哩!”

  香花妖女怒极反笑,一阵格格娇笑之后,媚目之中,猛然射出两道煞光,不屑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本门和你本无怨仇,不知为何连伤本门中的数名弟子?”

  龙衣仙子柳眉倒竖,冷冷说道:“鬼窟门都是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就是你香花妖女也不例外!”

  话如陡起的寒风,令人听来毛骨悚然。

  这时,“阴阳鬼手”巳从地上爬了起来,见两人针锋相对,开口喝道:“这是个辣手货色,香花同门,勿必把她除去!”

  香花妖女蓦然一声格格冷笑,笑声之中,充满了恨陡起杀机,笑声突然-止,冷然叱道:

  “好狂的丫头,我香花娘子倒要领教领教!”

  人随话声欺身而上,右手罗袖忽地一张,劈击而下,左手五指倏张,锐风如剑,点抓龙衣仙子的面门。

  两招一式,神速绝伦,恨不得出手之间,就把对方击毙掌下。

  龙衣仙子见她招式凌厉绝异,自然不敢大意,娇躯迅速的一旋,让过劈来的罗袖,右手一翻,运掌如剑,斜切对方的左腕!

  香花妖女的武学,确有惊人之处,左掌忽地一缩,忽然如扣,猛击对方的右腕,同时身随掌进,掌劈脚踢,蓦然疾出两招。

  她变招为攻,快如电闪,龙衣仙子掌势一出,她的右掌左脚,已连环攻到。

  龙衣仙子身躯何等灵活脚步一挫,人已斜纵了二尺,霍地右掌一缩,疾出中食二指,点击对方的“丹田穴”,右脚向滑,猛向香花妖女的“活肌穴”踢去。

  香花妖女一见对方的攻势凌厉无比,知道已碰上了对手,右脚向左一旋,突然疾退数尺。

  她一退之后,身躯乃不停留,双掌一翻,若劈若点,复又欺身攻到。

  龙衣仙子不由芳心一震,娇躯一转,斜让开去,掌腕一伸一缩,指点掌掠,立即还攻两招。

  两人这等近身相搏的招式,虽然看不出什么威力,然而生死间,却是间不容发,稍有大意,立即抱憾终身,恨海难补了。

  这虽然是片刻之间,但两人的心里却已有数,知道这种打法,一时间难分胜负。

  香花妖好本是狡滑之人,心念一动,拿势立变,倏忽间,抖舞出无数掌影,势如巨浪排空一般,猛然劈出!

  她想:先以奇绝的掌影,把对方笼罩住,然后再见机施杀手,把衣仙子毁在掌下,其心之毒,当真胜过蛇蝎!

  但是,龙衣仙子何等人物,那有料不出对方心意的道理,一见对方掌法突变,立即展开奇妙的身法,宛如穿花的彩蝶般,飘飞起舞,尽管香花妖女的攻势凌厉,对她却是无可奈何。

  龙衣仙子正自打着念头,准备猝然施袭的当儿

  突听一声厉叫,传入耳中。

  她心里一震,知道这叫声出自方天云的口中,当下,娇以一旋,凌空而起,凝眸瞥扫过去。

  眼光过处,只见方天云双掌转动如轮,把四个婢,逼的疾速飘退,躲闪不及,她本是有替方天云耽心,但一看之下,心里立即释然了,知道那四个婢女,不是方天云的敌手。

  那知。

  就在她分散心神的当儿

  香花妖女突然一声娇喝,纤拿起处,两股锐极的掌风,向龙衣仙子交替攻到。

  龙衣他子大吃一惊,凌空的娇躯,急忙向后一仰,使出“神龙出云”的身法,“刷”的一声,疾速向后飘退!

  她闪的虽快,仍被花香妖女的掌风扫中,直被卷飘出七八尺外,才双臂一张,稳住去势,绕是如此,蹬!蹬!后退了四五步,才拿桩站稳。

  香花妖女本以为这两掌必然把对方重创当场,那知对方竟然能借势飘退,没有震伤,不禁心里骇然一怔!

  龙衣仙子不由杀机大起,冷叱一声:“无耻丫头,竟敢猝然施杀手!”

  娇躯闪处,快如电光石火,十指箕张,飞扑而至。

  这一招之势,神速威猛,招式末到,“丝!丝!的锐风,已飘起香妖女的衣袂。

  香花妖女头一震,娇躯快如闪电的一滑,如同风车疾速转动。

  两人这一次交手,都是全力施展,刹那间,狂飙陡起,沙土横飞,两条娇小的人,又变成一色绚丽的彩影,使人眼花撩乱,难分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