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2-1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朱德庸说:“不管你是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最后你会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信。”

    宣桦这家伙,看起来很美,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

    那天我俩在食堂吃饭,我排队去打免费汤,结果前面一女生拿着那大勺子在桶里捞。我们这些排在后面的也算有点素质的没说什么,人家不就是想捞点稠的嘛,再加上这个美眉也还算漂亮,于是一群男生端着盆子排在那个美眉后面。10秒、20秒、30秒……半天过去了,那个女生还在捞。她后面一男生耐不住了,嘴里嘟囔着:“差不多就行了啊,干吗还在捞哦……”那个差点就准备脱鞋下去捞的美眉回头很凶地白了那个男生一眼,转过头去继续用大勺在捞。我估计当时周围的人心里都一句话“这个美眉怎么这样!”

    ……

    那个美眉还在不停地捞,当她停的时候,她捞上来了一副眼镜。

    当时周围人全倒。

    宣桦好奇地问我,“哎,你看这是不是这两天晨报评咱校校花的候选人,那个15号?嗯?”

    我不满地扫他一眼,记得还挺牢的,瞧那眼神儿,快把人裙子看下来了。

    宣桦兀自絮絮叨叨,“真人没照片好看啊,当时网上投票就数她票数高了。”

    我压着火儿,回去以后就打开那个网页看了看,宣桦在校园网上的ID叫“西窗剪烛想媳妇”。还挺活跃的,光对15号的评价就两条,什么“这妹子身材还好,脸就差劲点儿啊,不过在这恐龙出没的地方也得算一美女了”。

    就这也叫身材好?!宣桦这个没审美的民工!

    我看得很郁闷,忍不住发了个帖子控诉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偶的流氓LG蹲在墙头等红杏,看网上评选校花的MM比看俺都专注!还是个不咋的MM!偶三个月来恪守妇道,没啥对不住他的啊!偶的心要碎了。不活了不活了!”

    我在校园网注册的ID叫“曼玉”,十分钟后立刻有人回帖,我打开看。

    回复一:“曼玉你好!我是德华!”

    回复二:“我是朝伟啊!”

    我快郁闷死了。还好第三个回帖者比较有人性,前几句是这样的:“你们怎么这样啊,人家心情不好还在这儿胡闹。感情这东西说不明白的,自己用心就好了,也别太刻意了,是自己的,谁也夺不去。我们常说的,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随其自然。”

    这个回帖中间有好长的一段空白,我一直把鼠标往下拉,都是空白,直到拉了两屏才在篇末看到几个字,“我是润发,安慰一下:)”

    靠啊!

    接下来陆陆续续还有自称为学友、星驰、青霞、尔东升、王晶、钟楚红以及吴孟达的一干猛人留言,表示同情。其中一个叫房祖名的ID留言说:“这男人啊,是很贱的,就像我爸那样,只有我妈那种睁只眼闭只眼的女人才能拴得住。”

    他不怕真的成龙来扁他吗?

    总算有个平时在网上和我混得挺熟的兄弟发现了,惊讶道,“你LG不是西窗么?”

    我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干脆回复道,“楼上的各位兄弟姐妹们,谢了,现在我宣布,谁在BBS上发如下帖子:“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我就送他10个Q币,送完为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此帖一出,从者云集。顿时成为校园BBS上的第一热帖。

    “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曼玉妹子,赶紧送币币来。

    “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姐姐我也要Q币……偶是阿娇……

    “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要是没有币币,哼哼!

    “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

    “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

    “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

    曼玉:)是不是说三遍就有30个币哈?

    我有充分理由相信宣桦有内线发现了这个帖子,因为自习三小时归来,我打开帖子,看到这样一个回复:老婆,你果然有办法,这下全校的妹妹都知道我是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了。老公实在佩服得紧啊。另外……“西窗剪烛想媳妇”,你这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鸟人……老婆,我也骂了,我也要Q币……

    回复的正是我那个老色鬼,死猪头,没良心的杀千刀的“西窗剪烛想媳妇”,———也就是宣桦同学!

    超级不要脸啊……我发现宣桦同学是个当卧底的好手,在其斯文败类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流氓的心。继食堂偷窥美眉事件之后我严厉地批评教育了他,原以为这家伙会有所收敛,谁想其后我忙着准备考试,才两天不见,丫就发短信撒娇说:“老婆……我好想你……你再不来看偶,偶就蹲在墙头等红杏了哈。”

    我皮笑肉不笑地回信息,“蹲吧蹲吧,以后想蹲也蹲不成了,回来就把你阉了。”

    “你舍得啊?”

    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当天夜里我就潜到他寝室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宣桦不说话,笑嘻嘻地盯着我,“老婆,你最近瘦了很多哦。”

    总算这个家伙还有点人性,“你才知道啊?”

    “你看,带子都耷拉出来了。”宣桦拎起我领口露出来的肩带,“其实紫色比较适合你。”

    我抓狂……

    宣桦的确有着做流氓的潜质,你看丫让我揍了一头包还兴高采烈站床上唱“大象……大象……你的鼻子为什么那么长……”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