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银泽


更新日期:2014-04-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银泽
但是,沐雪他们不知道的是“杀狼”根本没有发挥出正真的实力。想象也知道,沐萧的实力虽然强劲但是他毕竟刚刚掌握凝力。而且,“杀狼”这“秦家最强攻击凝缘兽”的称号又岂是浪得虚名的?
再则,杀狼现在有没有使用凝力。要知道凝缘兽与野兽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拥有凝力一个没有凝力。凝力攻击比起单纯的物理攻击来说实在是要强上许多。
秦南之前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不过是想试一试沐萧而已。试试他是否有资格成为他秦南的对手。显然沐萧通过了他的测试,甚至超出了秦南的预料。
秦南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也许,今天他将拥有一场异常精彩的战斗。
“要不是是在比赛,我一定要向你好好讨教一下你这一身诡异的身法。”秦南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他热爱战斗,这是个事实,但是他只是喜欢战斗过程时的那种刺激感以及战斗胜利后的满足感。而不是那种因为杀了人而得到的快感,所以他终究是不适合这个以杀人为生的世界。更不适合这个为了实力,地位,权利可以什么都做的世界。
但是,他依然是要变得,与这个世界同化。
沐萧的这身身法也许对于其他凝术师来说算不上什么,只要到达一定的境界,想要拥有着这种身法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请记住,是一定境界。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达到这个境界的。这样的身法,我们可以说是一种战斗技巧。
在大多数的凝术师眼中战斗技巧与武技相比,犹如鸡肋。武技可以拥有凝力,而这战斗技巧却不能拥有。但是,在同等级人战斗中第一比的是武技,第二比的就是战斗技巧了。然而,这武技难寻,战斗技巧又可是好找的?战斗技巧只有在不断的实战中才可以得到,而且对手还必须是实力与自己想等甚至高于自己的,
这样的战斗对于凝术师来说,没有一定的底牌很容易在其中丧失生命,生命对于人们来说是多么重要啊!
当然,在一些佣兵团队中也有一些人懂得些武技。但是,那些那些大多数只为自己照想的佣兵团来说,他们有怎么会将这武技教与他人?
既然,沐萧已经掌握了一些武技,那么与沐萧战斗的话他多多少少都可以掌握一些技巧。就不用辛苦的用战斗来寻找这种技巧了。
“曲曲小技巧而已,不足挂齿。”沐萧扬起嘴角,他这些日子得罪了不少人也与不少人战斗过。不过他看得顺眼的除了沐雪与沐灵以外,现在也只有这个站在他面前的秦南了。其实,他蛮欣赏秦南的性格的。
“那就让我试试吧。”秦南的右拳上隐隐开始有些许凝力缭绕,青筋突起。渐渐地秦南右拳的凝力越来越浓。秦南望了“杀狼“一眼,”杀狼“会意,再次向沐萧冲去。这次的”杀狼“可没那么好对付了。
沐萧的速度确实很快,但是因为身体缩小的缘故,他的身体不如往日用得灵活,速度自然有些降低下降。若是从前,沐萧与“杀狼”真正的速度相差的并不是很远,但是,下降后沐萧的速度与“杀狼”就不能相当了。
一番打斗之后,沐萧渐渐有些吃力,竟有几次被“杀狼”近身,身上也增添了不少伤口。但是,沐萧的玄色劲装使得他看起来不过是湿了衣服而已。
“杀狼”再次抬起爪子,原本只有两寸长的爪子立刻爆涨到二十厘米多长,并且环绕了一层不厚却蕴涵着巨大力量的乳白色凝力形成的薄膜。(风属性的凝力基色是乳白色,雷属性基色为紫金色,水属性为水蓝色,火属性则为赤红色)
沐萧别了别嘴角,比起“杀狼”的爪子他的匕首就好似小孩的玩具一样。这个“杀狼”就是个变态啊,自己怎么有一点羡慕秦南那家伙了,自己的天赋确实很逆天,但是现在完全发挥不了作用,跟没有差不多。
虽然听起来【三象同体】不过要花费几倍的凝力,但是沐萧现在连风凝力还未完全掌握,更别谈用什么水属性,火属性凝力,更危险的是,倘若在这个时候使用【三象同体】不但占不到什么便宜,反而会有生命危险。想想看一个凝术师可以使用三种不同的凝力,而别人却只能使用一种,这种人如果没有充足的实力与势力,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灭亡。
“也罢,也罢。”沐萧甩了甩头。“安心战斗吧。”他侧卧着匕首向“杀狼”的爪子迎去。
“小心!”正在与秦慕可战斗的沐萧时刻关注着沐萧这边的动静,眼看着杀狼的爪子就要抓到沐萧了,不禁大叫。“杀狼”的力量何其巨大?倘若这一爪真抓上去的话,沐萧的手极有可能就废了。一个废了手的人虽然称不上是废物,但离废物这两个字也不远了。
多亏了多年来的训练,沐萧的反应力超出常人,他迅速的缩回抓着匕首的手,将腰弯下,借助“杀狼”腾起时形成的一个空隙,移到“杀狼”的身下,反手向“杀狼”刺去。倘若“杀狼”的身体没有这般庞大沐萧也许也找不到这么好的进攻机会。
但是,沐萧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秦南。
秦南可是从一开始就蓄力了,他一直都在等待机会,现在机会来了。盘踞在秦南拳头周围的漩涡开始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旋转,并且以肉眼可见的膨胀。一只巨大的学色狼头骤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狼头一出现,一股强烈的威压遍布整个比赛场。在场一些实力较弱的人当场脸就白了。狼头紧贴在地面迅速向沐萧袭去,竟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深深长沟。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一个需要那么长时间蓄力的武技又岂会弱?
此刻就算是沐萧的速度再快也无济于事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技巧有算得上什么?
“轰——”狼头毫无悬念的砸在沐萧的身上,顷刻间尘土飞扬,台下的人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身影如同被折断线的风筝一般向比赛场外飞去。
秦南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沐萧是一个好对手,倘若可以他倒想和沐萧好好打一场,不用凝力,只是单纯的拳脚较量。但是,现在是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关系到他们家族的荣耀,他秦南需要的,是速战速决!
突然,秦南的笑容僵住了,他的眼中闪过几丝疑惑。
“似乎似乎,在这尘土之中看到了一双紫色的瞳孔,这是我的错觉吗?”秦南晃了晃头,再次想着尘土之中望去,那紫色的瞳孔却已经消失了。
“我的病难道已经严重到影响视觉了吗?呵呵······”秦南苦笑。
“果然,沐萧终究撑不了多长时间。”沐灵望着这漫天尘土,着实觉得之前自己还妄想沐萧可以战胜秦南的想法实在太过荒唐。沐萧的实战能力确实强悍,但是比起秦南他又算得上什么?
只希望沐萧不会受太重的伤。
“哼,沐萧,你竟然这么容易就败了太丢人了。”沐雪攥了攥拳头,虽然她的脸上挂着一丝嘲笑,但是却掩饰不了眼中的焦虑。
沐雪这丫头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想着沐雪下手又重了几分,她特快点将眼前这个烦人的大姐解决掉,这样就算沐萧下台二比二他们也不一定会输。
其实,秦南之前看到的紫瞳并不是错觉,对此沐萧看得更为清楚。他亲眼看见在狼头砸在他身上的一瞬间,趴在他脖子边的银柝睁开了双眼,紧接着沐萧的周围出现了一层闪着银色光泽的透明膜。
这银色透明膜委实厉害,竟将狼头的力量卸去大半。但,秦南的狼头还是实实的打在了沐萧的右肩上。因为力量被卸去大半的缘故,这一击只不过将沐萧的右肩打的血肉模糊而已。在现代的时候,沐萧因为执行任务受伤无数,这种伤也算不了什么,比这还重的他都受过。所以,他还是抗得住的,沐萧胡乱的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将血肉模糊的右肩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不过此刻他早已飞出了比赛场,比赛资格自是被取消了。
远方的秦南甚是惊讶。要知道,他这一招可没有放水,就算是凝视巅峰也会被其伤到筋骨。而沐萧不过是凝师一阶而已,受到攻击后竟只是血肉模糊。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秦南感叹。
突然,他的脸变得煞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滴落。
“怎么会?不是离发病的日子还有两天吗?该死,可不能在这里倒下啊。”秦南死死的握紧拳头,满脸痛苦。此时,他的背后早已湿透,面颊白得透明。“噗——”一口鲜血喷出,秦南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好!”秦慕可心中大惊,也顾不上与沐雪的打斗,往秦南的方向冲去。眼看着前方即将倒下的身影,她几乎将全部的凝力都注入到了双腿之中。快点,再快点······她的眼中盈满了泪水。
队长这个傻瓜,明知道自己身体不行还来参加比赛,这不是找死吗?明目上说是为了家族的荣誉,其实还不是为了那个女孩,可是那个女孩不早就 和你断绝关系了吗?队长,你怎么这么傻啊!
然而,有一个身影在秦慕可之前接住了秦南。是,
沐萧!
“谢谢。”秦慕可望了沐萧一眼,眼中微带矛盾,明明是敌人为什么要帮她?不管那么多了,先将队长弄下台再说。秦慕可急切的招呼秦熙,一同从沐萧手里扶过秦南,向台下走去。此刻,“杀狼”早已化为一段光流进入了秦南的体中。
沐萧追了上去,伏在秦慕可的耳边低声道:
“他,中毒了?”
只见秦慕可脸色一变,加快了脚步。
“本场比赛秦南队弃权,沐灵队胜。”
无奈之下裁判只得宣布沐灵他们胜出。话音刚落便在台下引起了一阵轰动,台下之人无不羡慕沐灵等人的好运气。秦南他们的实力谁不知道啊?他们的实力在所有人当中甚至可以排到前三。这场比赛不出意料的话胜利的一定是秦南他们,然而此时沐灵却胜了。虽然是靠运气,但是在实战中运气也算是实力的一部分呢。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十分奇怪。秦南是这一代小辈中一等一的高手,怎么会突然晕倒在比赛场上?这樱花街恐怕又要乱了吧。
                              【秦府】
“大夫,我大哥怎么样了?”秦慕可抓住老大夫的衣袖,焦急的问。很多人都知道她与秦南是队友关系,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秦南是他大哥。不过也是,倘若 不是她这个秦家的家族天赋,秦家也许还不会收养她这个所谓的“野种”。呵呵,“野种”。
这个家也只有大哥真正对她好了,她不要大哥死,不要。
“恐怕什么?“秦慕可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大哥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以往半个月才发一次病,现在越来越严重,发病的次数也越加平凡。女人!想起沐灵的脸,秦慕可的表情越加扭曲。女人,都怪那个女人!如果没有她,大哥不会变成这样的。
“恐怕······”老大夫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已经有六旬左右,一把山羊胡,脸上的皱纹多的可以夹死蚊虫。自十岁起他便跟着老师傅学医,至今已有五十载,见过无数疾病,几乎是樱花医术的权威。可是,这秦家大公子的病他是在看不出。
“恐怕没有太多的时间了。”老大夫颤颤巍巍的将后半句话说完。他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还要出诊他容易吗?看着眼前气得发抖,满脸通红的秦慕可,老大夫不禁抓了抓胸口的衣服。那颗老心脏啊,“扑通”“扑通”地跳,再呆下去他的半条老命都有搁在这个秦府了。
这年头,赚银子不容易啊!
“你···说···,什···么?秦慕可双眼充血,双手死死抓住裙角、呵,这个结果他不是早知道了吗?秦慕可冷笑。有得时候她恨不得秦南早点死才好,这样她在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了。
“其实如果是乐药师的话也许能救他。在这之前老夫先开”老大夫连忙举笔在纸上写下一张药方,逃似的跑出秦府。他敢打赌,从出生以来他从来没有跑这么快过。
什么?你说银子?银子不要了,再呆在这里这秦府小姐都要把生吞了。人老了,受不起惊吓。老大夫决定一回家就弄服保养精气神的药服下,这年头多活以分钟也是赚了。
空荡荡的秦府大厅只剩下秦慕可一人。她咬着下唇,面色发白。乐药师?说着容易,但是整个樱花街内已知的乐药师可能只有一手之数。大多她都不认识让她怎么找?而且就算是认识又能怎样?谁会帮她,谁会帮助一个没有充足实力的人?
女人!都怪那个女人!
对了,那个女人,她也是乐药师!
                                     【沐府】
   “灵姐姐,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秦南大哥。”沐雪试探性的扯了扯沐灵的。自从在比赛场上遇到秦南之后,沐灵整个人都变得很奇怪。在此之前,对于沐灵与秦南的一些事她也是有所听闻的,但是她也只是听闻了一点而已,终究没那些亲眼所见的人了解。谁知道沐灵与秦南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去,干嘛要去看那个家伙!”沐灵撇了撇嘴角。既然已经跟他没了关系,又何必上他们秦府自找羞辱?
“可是······”沐灵雪脸上露出几分担忧。
“沐灵,你给我出来,出来!”
一阵叫喧打断了沐雪的话。这是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走到沐灵等人所在的房前,跪下道:“沐灵大小姐,秦府三小姐求见。”
“又是那个疯婆子。”沐灵一跺脚,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让她离开。”
“灵姐姐······”沐萧知道沐灵真的生气了。侍卫模样的人退了下去,不过外面的叫喧声依旧不停,沐灵干脆将房间的窗户都紧紧德地关了起来。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叫喧声 停止了,只听的一句:“沐灵,你不见我,你会后悔的!”
秦慕可甩袖而去。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秦慕可这个时候发什么疯啊?沐灵自己给自己沏了杯茶,细细品了起来。“好茶。”沐灵赞叹了一声。其实这哪是什么好茶,而是已经几天没换的陈茶了。这个房间里的人谁有看不出沐灵这其实是在故作镇定。
“那我们也该走了,沐萧。”房间里的气氛很是奇怪,沐灵很反常的对一杯陈茶情有独钟。那神态,看着让人不禁发瘆。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不在流动,沐雪只能听到自己心跳声,“扑通”“扑通”······还是快点逃离这里为妙,她吐了吐舌头,招呼起沐萧,想要从这奇怪的气氛中逃出去。
等了半天,沐萧都没有回应,沐雪不禁有些不耐烦起来。“喂。沐萧,我叫你呢。”她走了上去,低下头拍了拍沐萧的肩膀。奈何沐萧毫无反应,沐雪仔细一看竟发现沐萧的双眼紧闭,面色发白。
“灵姐姐,你快过来!”沐雪连忙跑到沐灵身边,扯了扯沐灵的衣角。一不小心用力太大,沐灵手上的茶水撒的满身都是。
“我说过,我不去。”沐灵将茶杯在桌子上一搁,转过头来,怒气冲冲地道。
沐雪一时间被沐灵的语气吓到了,说话的声音也低了几分:“不是的,不是的,灵姐姐。我是想你去看一看沐萧,他有点不对劲。”
“沐萧?”一听到是沐萧沐灵怒气消了大半。“我去看看。”她疾步走到沐萧身边。
“怎么,都是血?”沐灵心中大惊。其实想想也是知道的。沐萧刚才受了秦南的全力一击,那样的攻击就算是她也不可能不受伤,更不用谈沐萧了。该死,她早该明白的。沐灵一跺足。
“沐雪,你快去叫大夫来,我先初步处理一下沐萧的伤口。”沐灵道。怪不得刚才沐萧一句话都没有说,这家伙受伤了也不说一句。
沐灵麻利的脱下沐萧的衣服。她虽然才十六岁,但是做为一个乐药师,处理伤口这种小事对于他来说还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这么多伤口······”沐灵不禁吸了口凉气。只见沐萧的上身满是鲜血,大大小小的伤口如沟壑一般。尤其是他的右肩,完全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沐灵掏出一块湿毛巾,仔细的在沐萧的身上擦拭起来。沐萧身上的血迹很多,沐灵用了近十条毛巾才将其擦拭干净。
沐灵从链纳之中取出一个玉瓶,将玉瓶中白粉倒在手上,仔细的在沐萧的伤口上涂抹起来。少年的皮肤略显白暂,却已经拥有了许多肌肉,无处不透着雄性的力量感。但是让沐灵惊讶的确实沐萧脖子上的 一个奇怪的咒印,一只延伸到沐萧的左肩。暗黑色的花纹,微带一些金色,说不出的诡异又富有美感。
突然,沐萧皱了皱眉。沐灵的手骤然停下,果然她还是碰到了他的伤口,虽然她涂得很小心。她难以想象沐萧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样的伤口,搁到与之同龄的人身上,谁不会大声叫痛?之前她认识的一个孩子,只是在腹部划了一道几寸长的口子,就大叫了很长时间。然而,沐萧的伤口与之相比更多也更深,然而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而已。
“你这小子真不省心。”沐小心翼翼地用纱布将沐萧的伤口包扎起来,脸上升起几分怜爱。她是乐药师,凭借这个身份她手上有很多买都买不到的好药,她有信心沐萧擦上这个药,不出一周伤口就可以完全康复。
等所有的伤口都涂抹上药粉之后,沐灵的玉瓶也见底了。
要是此刻还有识货的人在场的话,一定要大叫沐灵是个“败家女”。她手中的可是二品灵药啊,这一瓶卖个几千金币不成问题。就这么给她用完了,钱再多也不是这么用的。
一切弄完之后,沐灵站了起来,揉了揉蹲酸了的腿。也在这时,沐雪领着大夫来了。。
“灵大小姐,你这是······”大夫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沐萧的年纪虽小但是参加了成人礼,也算是半个成人。而沐灵已经双八,是个货真价实的成人。亚特斯的男女之间虽没有太多的限制,但却也不是完全开放的。沐家始终是樱花街数一数二的家族,规矩自然是要多些,也更严格些。眼前,这幅女子脱掉男子上半身衣服的画面委实让他这个一生正正经经的老儒生看着不舒服。
庸腐的老头。沐灵察觉到了大夫有些怪异的目光,自是晓得他的想法。她吐了吐舌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她也是为了处理伤口好不好。“他的下身还有许多伤口,就拜托你了,处理好了,钱当然是少不了你的。”
大夫眼中的复杂立刻被欣喜掩盖,谁不喜欢银子?虽然每月他都有固定的收入,但是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嘛。至于他看到的这个画面,就当没看到,反正又不是他家的闺女。
“沐雪,我们走吧。”沐灵招呼气沐雪她要是再留在这里就真会让人说闲话了。
“灵姐姐,沐萧真的没事吗?”
“放心好了,我看过。他的伤口很严重,但是不过只是外伤而已。”
······
沐灵与沐雪渐渐走远。殊不知,在她们走远之后,那个大夫大叫一声,跌跌撞撞地冲出了房间,一副仿佛见鬼的表情。
然而那房间之中,则充满了让人感觉很舒服的银色光泽。银柝再次安安静静的呆在沐萧的身上,不断发出柔和的银光。心中却十分不屑:“他有那么恐怖吗?人家好歹也是龙界一只花,迷了不少龙妹子呢。”
说也奇怪,在这柔和的银光之下,沐萧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但是明显可以看出上身的伤口比下身的愈合速度要快很多,想必沐灵的药还是很有效的。
-------------------------分割线---------------------------------------------
成人礼的比赛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虽说中途有秦南这么一个小插曲,但是樱花街新一代的性质依旧不减。毕竟,在这个比赛中得一个好名次,可以得到不少好处。
几场比赛打下来 ,沐灵与沐雪倒是没遇到什么厉害的对手,虽然没有沐萧上场,却依旧稳稳的挺进了前四。唯一让沐灵不愉快的是秦慕可天天都要来沐府大闹一番。
 
“这已经是第一,二,三······算了,我都不想数了。灵姐姐,你就出去一次好不好?就算不见秦南大哥也行啊。”沐雪一脸愁容。她可真佩服秦慕可的毅力,从他们与秦南他们比赛的那天起,天天必到,一天不少,真是新世纪的好少年。
“不去。”沐灵麻木的回了两个字,眉毛却微微跳了跳,在她的印象中秦慕可虽说并不是什么品德高尚,乐于助人的大好人,但是却也不是一个无礼之人。她天天来沐府闹,肯定是有急事。但,他秦家的事又怎么会轮到她来管?
“听说······”沉默不语的沐萧望着沐灵,顿了顿道:“秦南中毒了,所剩的时间不长。”
“什么?”沐雪突然的大叫。“你个沐萧,瞎说什么?秦南可是我们中一等一的高手,他怎么会中毒?”沐雪的声音越来越低,其实这句话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秦南之前一直好端端的,现在却突然晕倒在比赛场上。也只有中毒的理由才合理吧。沐雪抬头瞥了一眼沐灵,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又迅速将目光移开。
中毒?呵,秦南,你也有今天。沐灵在心中冷笑,双手却不知不觉的紧抓裙摆,手心更是冷汗一片。
夜,已深。今夜无月,墨黑色的幕布之上只撒着零丁的星辰。偶尔传来某种生物被捕捉到时所发出的惨叫声。声音不大却异常尖锐,也许是消耗生命在啼叫的原因,这样的声音似乎能穿透到灵魂之中去。
沐府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犹如一只巨大的野兽。你永远不知道它到底吞噬了多少条鲜活的生命,也不知道有多少条生命作为的它的养料而碌碌无为的活着。他们,有些终日歌舞升平,有些花街买醉。又有些醉心修行,励志变强······各色各样,总之是又可恨又可爱啊。
一个身影蹿了出来,盘上屋顶。
“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沐灵轻轻抿了一口杯中之酒,一股腥辣之感立刻冲上鼻头,贯穿喉咙,冲进胸腔。是谁说饮酒消愁?在她看来饮酒消愁愁更愁。
仰头,一滴清泪顺着面颊划落。
“出来吧,既然来了陪我喝一杯。”沐灵微闭双目对着那蜷缩在不远处的黑影道。随即,沐萧缓缓的走了出来,在沐灵身旁坐下。
“为何来此?”沐灵给沐萧斟了一杯酒。
“习惯。”沐萧将酒杯拿在手中把玩却没有喝,微微泛蓝的酒水中掩映着的是有些许光亮的天幕。
寥寥几句,沐灵与沐萧便再次陷入沉默。两人,零星,杯酒,冷潭······若是平时定是幅充满惬意与诗情的画面,但搁在此刻却处处携带着那种被凝固了的,名叫悲伤的东西。
“你呢?”沐萧突然抬起头,黑色的瞳孔里映着这天幕也映着世界万千。
“消愁。”沐灵抓起酒瓶又灌了一口酒,依旧是腥辣。
“其实我常常会羡慕流水,无论是我用石头砸它,还是用刀剑划,它总是会恢复原样。而且,当遇到阻碍物时,能正面面对它也正面面对。而人往往都选择逃避,人生有多长时间?或许有遗憾才是完整的,但是遗憾太多的话是不是很不尽兴呢?”沐萧望了望沐灵,
“而且,有些事情错过了便无法挽回,等你回想起的时候,便会后悔曾经你明明有机会让这一切不发生,但你却放弃了。”
沐萧尽量将自己能想到的都说了,不过他还真是想不到多少东西,劝人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个高难度的活。
“可是,当一滴污水滴入一杯清水当中时,它们将被同化。一滴水毁一杯水,足以。”沐灵咧开嘴角,泪滑进嘴巴。“有些东西,就让它错过吧,我累了,我不想再追了。”
又是一阵沉寂,沐灵闷闷地喝着酒,沐萧一声不发的玩着酒杯。
“跟你说个故事吧,大约在两年前,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沐灵放下酒瓶,双手搁在膝间,如同翠竹般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徒添了几分生气。
风,带起发丝,也带起那醉在陈酿中的往事。
沐灵从未忘记过今夜所发生过的事,尤其是沐萧的那个笑容。她从未想过一个孩童的笑容会这般美丽,虽然沐萧已经十三了,但在沐灵的眼中他依旧只是孩童。没有孩童拥有的阳光天真,却平添了几分苍白与岁乐流逝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