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凝界·韵萧升起 > 第一卷 > 第五章沐府(上)

第五章沐府(上)




更新日期:2013-08-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沐萧漫无目标的在街上游走着,正如小二说的那般,樱花节确实有不少的凝术师,但是沐萧感觉这些人的身上散发的气息并没有多强大,至少没有那个他在客栈遇到的小二强大。不过,沐萧倒是对他们身后稀奇古怪的动物感兴趣。暂且成为动物吧,因为它们绝不能称之为正常的动物,不是多条腿,就是少一只眼的。
         “诶,这是什么啊?”沐萧抓住旁边的一个人问。
          “你这也不知道啊,这叫凝缘兽,是凝术师的凝觉的一种。”路人甲解释道
          “什么是凝觉啊?”沐萧从路人甲的解释中找到了重点,什么是凝觉,这凝觉好像是一种很关键的东西啊。
          “这我也不知道啊!”路人甲挠了挠头,“难道,你的家族没有告诉你吗?”
           “呃呃·····”沐准萧备混过去,他向四处张望,忽然一个简陋的铺子吸引住了他,他离开路人甲,走向那个铺子。铺子的主人是一个老者,整个铺子只有五六平方的大小,铺子中满是破旧的书籍。吸引沐萧的则是铺子前的小木桌上的一个卷轴,这个卷轴看上去十分普通,甚至有些破旧,但是沐箫却觉的在这卷轴之间有着一个不弱的力量。
         “老伯,这个怎么卖?”沐萧指着那个卷轴说。
         “想买这个啊!“老人摸了摸下巴,“你要是把这两本买了我就卖给你!”老人一副奸商样, 他从身后拿出了两本书,均是破旧样,封面的字只能模糊的分辨出《凝界手札》和《物品常识》的模样。
         “好吧!”沐萧点了点头,“多少钱?”
           “一金币。”
           要知道这种破烂书最多不过几个铜币而已,老人如此狮子大开口母校倒也不计较,反正这钱也不是他的。沐萧从链纳掏出一个金币扔给老人,抱起卷轴和那两本书向外走去。刚走出去,沐萧就被人群冲向一个府邸,身不由己的他并没有看到在他的身后,那个破旧小铺的主人,脸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带着韵味的微笑
。        “快看快啊!”人群里有人嚷嚷道。沐萧的目光向上移,这座府邸上有着金灿灿的两个大字——“沐府”,通过这两个大字沐萧便知道这户人家定拥有不弱的财力与势力。但是更吸引人的是沐府门旁的一张告示。

           致樱花街众人

           沐府于二月甘二下午为沐族新代举行成人礼。本次成人礼的参加者有:天才少女——沐雪,丹女之徒——沐灵,以及双胞胎兄弟沐勇,沐厉等人。二月甘二之时,沐府会在试炼场席开百桌,望众人能到场。
           注(沐族弟子沐萧看到此启示速回沐府,参加成人礼。知道沐箫踪迹者,请转告沐萧,如将沐萧召回,必有重谢。)

落款:沐家之主-----沐毅  
                
           “咦,沐府要举行成人礼啦。”路人甲问道。
          “是啊,听说那天去观礼的人不仅不会收钱而还可以领到几个银币诶。”路人乙答。“不愧是大户人家,真大方。唉,那个沐萧不是天生无凝力吗?”路人甲十分不解,既然已经是废物了,还参加成人礼干什么?
         “那个废物,离家出走啦!”路人乙解释,他的脸上满是厌恶。
          “沐萧?”沐萧摸了摸下巴,难道这个世界也有一个人叫沐萧?不过沐萧这个名字也算普通的了,有一模一样的名字也很正常。忽然,沐萧眼前一片漆黑,不会吧,又搞什么?沐萧正疑惑着,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不过这个男孩的脸上少了几分冷峻,多了几分倔强。紧随这个男孩的出现,无数熟悉而又陌生的话面涌现到沐萧的脑海之中:     
       第一个画面,一位美丽而消瘦的妇人躺在床上,高挺的肚子,脸上满是痛苦与汗水,她咬着自己的手绢,抓住手绢的手骨节分明,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从她的口中传出,她是要生了。一个男人急冲冲的踹开房门,跪在妇人面前,吻了吻妇人的手。“若兰,坚持住,我会一直陪着你。”男人抬起头,比起妇人来,他的脸十分平凡是那种放进人群中便认不出的相貌。但是,他的脸上却拥有着常人没有的坚毅。
        “啊----”厢房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喊声未落厢房内便响起婴儿的哭声。

         “生了,生了。”男人喜极而泣,他捉住妇女的手“若兰,若兰,你看到了吗?”
         “男孩还是女孩?”妇女的脸上扬起一丝喜悦。
         “男孩,你看他多漂亮啊,和你长得很像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抱起那个满身是血的婴儿,递给他的妻子。“起什么名字呢?”他问。
        “沐萧吧,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吹箫吗?而且他的名字里也有个萧。”妇女的声音低了下去,她实在是太累了。

 第二个画面
         小男孩渐渐学会了走路,他的母亲,那位消瘦的妇女牵着他的手,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眼底却有淡淡的悲伤,她望着自己的儿子,泪水立刻落了下来。小男孩拽了拽自己母亲的手,不断的说着刚学会的话,虽然是那般的模糊,但沐萧还是听见了。他不断说的话一句是“妈妈不哭,妈妈不哭······”另一句是“爸爸呢,爸爸呢?”他母亲听到自己儿子说的话不禁泪流满面。
         “爸爸,爸爸,他会回来的。”她不断的的呢喃
         后面的画面中,小男孩渐渐长大了,是的,他该参加凝力觉醒了。
         小男孩望了望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父亲,这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吗?小男孩不太相信,母亲那般思念,但是这几年来父亲于他不过是一幅挂在墙上的画而已。此刻他看到了他的父亲,使得他的确和那幅画上的男人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此刻这个男人却是堂堂沐族的家主,他是那般的高贵,那样的遥不可及。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小男孩问自己,倘若他真正是自己的父亲他为什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关心过自己和母亲。
         “把你的手放在水晶球上。”小男孩面前的老者对小男孩道,他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小男孩有望了望自己父亲,将手放在水晶球上,他的心脏从如此卖命的蹦跳过。凝力觉醒中水晶球的光度可以决定他未来的发展。水晶球的光芒越强就代表他天赋越高。
        小男孩忐忑的闭上双眼,他不敢看。一秒,两秒······五分钟就这样过去了,小男孩睁开双眼,水晶球没有任何变化。是不是坏了?小男孩不相信的在水晶球上试了又试,站在他旁边的老者也一脸不相信。但是小男孩无论试多少次都没有效果。是不是真坏了?      “来,你过来试一下。”老者对站在小男孩身后的一个孩子说,这个孩子很听话的跑了过来将手放在水晶球上。水晶球亮起了微弱的光芒,这光芒确实微弱但好歹是亮起来了。“来,你再试试.”老者将小男孩的手放在水晶球上。所有人闭住呼吸,等了很长时间,那水晶球却还是不亮。
         不可能,绝不可能······小男孩拼命的摇头,又一次又一次的将手放在水晶球上,虽然没有流泪,但他的双眼早已变得通红。“你不要试了。”老者一声厉喝,小男孩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他只是将手不断的放在水晶球上,有不断放开。
          “你没有凝力,你是个废物,听到了没有?”老者生气了,指着小男孩对站在台下的两个侍卫说:“你们,把他、带下去。”两个侍卫一左一右的夹住小男孩,把他带到门外。      “不,这绝不可能,绝不可能······”小男孩不断的哭喊着,他瞟了一眼他那个所谓的父亲。那个男人,一丝担心的表情都没有,甚至还满脸厌恶。他是那般的冷漠,仿佛一切都看在眼里,一切又都不看在眼里。男孩在那一刻感觉他的世界,他的信仰全都崩塌了,化成了堆积在苍老树根下的那卑微而又苍凉的尘埃。
            “妈妈,您看到了吗?这就是您多年来一直在等待的结果。”大雨无情的冲刷在小男孩的身上,泪水与雨水混合着涌进小男孩的衣襟里。不,我不能呆在这里,妈妈还等着我呢。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尽管知道是在下雨,泪水与雨水早已分辨不出,但是小男孩还是象征式的擦了擦自己的泪水。他挤出一个笑容,尽管这笑容中充满了悲伤,绝对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我要让她骄傲,哪怕不是真的。
            有一个画面,出现在沐萧面前仍然是一个厢房,不过较之第一个厢房这个厢房甚至比平民的房屋还要破旧,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荒凉的味道。
             “萧儿-----”那个消瘦的女人此刻已经躺在了床上,她的脸早已没有了往日那般美丽,枯黄色的皮肤上满是斑点,她的身上飘浮着只有死尸才有的腐肉味。作为一个女子最在意的便是自己容貌,而此刻的她又是何样?女人叹了口气,同样是在经历痛苦,而一次有你,一次却只有这个孩子,女人的眼前浮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今天的测试怎么样啊?”她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测试?”小男孩他抬起头,努力的忍住不哭。“测试测试,测试的结果很好啊。”
              “真的吗?” 
              “真的。”小男孩的眼中洋溢喜悦的光彩,“那个老者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凝术师,在场的小孩子都十分羡慕我呢。”小男孩的笑声为整个房间增添许多欢乐,他自豪的诉说着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个场景,还不停的用手比划着。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跑到母亲身边说:
              “妈妈,妈妈,等我升到凝者之后,我就带着你一起飞好不好?我带你去找爸爸,那样  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看那些美丽的风景,一起生活······你说好不好?”
              女人的被她的儿子感染,几乎黯淡的眼眸中有升起了一些那种名叫希望的东西。她努力地坐起来,握住小男孩的手,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会吗?”
              “会。”小男孩很用力很用力地点头,他发手握住他妈妈的手,“所以,妈妈一定要活下去哦。”
             女人的眼眸再次黯淡,“你出去一下,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哦。”小男孩的小脑袋低垂了下来,走了出去。
             雨一直在下,不过却渐渐变小,仿佛在为什么哭泣,那些飘泊的云,不断的幻化着。作为云,也许它们并不知道自己原本的样子,但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成雨,不管愿意,抑或不愿意 。这是沐萧的一个老师告诉他的,那个总是喜欢看青春文学的戴眼镜的胖女人。
             女人半瞌着的眼眸忽然张开,“是你,是你来接我了吗?”她干枯的脸上扬起一个微笑,诡异的带着几分悲伤与喜悦。是幻觉吧,女人喃喃,不过是幻觉也没关系呢。她的手放在了空气之中,那样的自然而随意,仿佛有另一只手轻轻的托起了它。女人心满意足的闭上双眼,那颗布满疮伤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
             画面转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全是小男孩被欺辱的画面,最后定格在一个雪天:      触目惊心的血迹迅速将一片雪地染红,躺在雪地中间的是一个男孩。虽然他的脸庞早已被鲜血覆盖,但是沐萧还是认出他便是之前那个多次出现在画面中的小男孩。然而此刻他正被一群野兽分食着。
             渐渐一切又归为黑暗,男孩再次从黑暗中显现出来,他身着白袍,脸上带着纯洁而又干净的微笑。他的身上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按理说这白光应该是驱散黑暗但是男孩身上的白光却好像融进黑暗一般。
              “你是谁?”沐萧抬起头。这个男孩和他如此的相像,又如此不像。纵然他们拥有几乎一模一样的相貌,但是他们的气质却截然不同。
               “我是你啊。”男孩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沐萧。 “
               呵,可笑。”沐萧冷笑一声,“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不是也需要一个身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吗?”男孩微微一歪头。
                “那倒是。”沐萧摸了摸下巴,他本是从异界穿越而来,没有一个真实而可靠的身份是十分令人怀疑的。如果有以这样的身份可以省去他许多麻烦。而且零尘也说过他将有一年的家族试炼时间。若真没有一个真实的身份他这一年里不是白白浪费了?
              “那就代表我活下去吧。”男孩的消失如他的出现一般突然,沐萧的视野中的黑暗开始迅速消失,原本的景物与人群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一切都好似没有发生一般。             沐萧拉了拉身上的黑色斗篷,向沐府的大门走过去。
                “什么人,竟敢擅闯沐府。”站在沐府大门前的一个侍卫迅速拦住沐萧。
                “凭你还想拦住我?”沐萧的迅速转身,右腿直接扫向侍卫的双腿。只是一瞬间那个侍卫便倒在了地上,沐萧随便的一踢竟然把这个侍卫的双腿给打折了。
                “你到底是谁?”这侍卫不愧是进行过正规的训练,即使腿给打折了也没有呻吟,不过那又怎样?沐萧现在看似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童,但是他所受过的训练绝对要超过这个侍卫,甚至是他的百倍。沐萧的身体虽然变小但它的强度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即使沐萧打不过那些凝术师,但是一个小小的侍卫他还是能应付的。
               “若不是看在你是沐府的人,现在你的明早就没了。”沐萧微微一笑,又冷冷的对另一个侍卫说:“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沐萧回来了。”
                “是是是···”另一个侍卫吓得瘫在地上,听到沐萧的话,立刻连滚带爬的朝沐府的正厅飞奔过去,生怕只要慢一秒就会比自己的同伴还惨。